前夫的东西很大(有个技术好的男朋友 吃饭还在顶桌下)

 这里面没人认出来韩星是谁,毕竟除了热衷粉外,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有个知名人物就在你面前站着。

  “您凭良心说,我这细腰,我这傲人的身材,笔直的长腿,怎么着也比您老婆有吸引力吧?有我这么个宝贝,我男朋友不摸我,会去摸您那糟糠之妻?”

  韩星努努嘴,一副‘你不老实’的眼神,嗓音细软道:“当然了,您要是真觉得他猥亵了您老婆,您可以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自有警察会来抓他,如果您没有证据,在这里胡闹纠缠,那您可就是在扰乱社会治安和诽谤啦。”

  “诽谤的罪名晓得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呢。”

  方诺刚从人群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挤了进来。

  结果就听到一句:“你这个贱人,你别胡言乱语!长得人模狗样的,估计也是跟他一伙的狐狸精,合起伙欺负病患!”

  “诶!”女人喊了声。

  韩星旋即举起手机,“我录下来了啊,你诽谤我,方诺,联系律师,我要起诉她。”

  “你!”

  那个妇女一愣,撒泼道:“你……你以为我怕你!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什么人?!说出来吓死你!”

  韩星慢慢的走到那个妇女面前,轻笑一声,嗓音在卫生间里有微微的回荡之音: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姐夫是什么伟大人物,敢算计我身边这位男士。”

  方诺皱了皱眉,赶紧阻止外面那群拍照的群众,“不要拍了!这里是医院,大家快散了吧!”

  把人终于轰走以后,方诺才转身,对着那位农村妇女递上自己的名片,“女士您好,我是方诺,现在我正式起诉您诽谤我们老板,三天之内,会有法院传票到您府上。”

  “再加一条寻恤滋事,他们刚刚打人了,凶器在那里。”韩星指着那个男人拿着的钢管。

  那个凶男人立马把钢管藏在身后,指着她警告道:“你给我等着!”

  女人笑眯眯的,“不等,因为我会先找你的。”

  待人都散开以后,走廊的尽头处,有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戴着黑框眼镜,镜片遮住了眸子里的阴凉。

  见闹事者散开了,他也沿着楼梯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而那边的卫生间里。

  韩星回头望着正盯着她的陆听闻,她抬起手挥了挥男人肩上的灰尘。

  “濒危物种可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啊,先生。”

  陆听闻眼底的流光变的深沉起来,“濒危物种?”

  “啊,你不就是濒危物种么?”

  接着,便带着方诺走了。

  走出卫生间的陆听闻,望着韩星轻飘飘的步伐,瞳仁里的光多了几分波澜。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只狐狸似的,也不知道是真不怕还是假不怕死。

  刚刚那个男人的腰后,还藏了一把刀。

  她居然还敢面对面的跟那人说话。

  幸亏抽出来的是钢管,如果是刀……

  陆听闻捏着手机往外走。

  他垂下的眼眸里,温和的神情下正蛰伏着几分隐藏的极好的阴鸷。

  他随后在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发送出去:好好‘关照’一下熊汉的儿子。

  对方很快回复:好的,少爷。

  熊汉就是刚刚拿出钢管的那个男人。

  另一边已然走出医院的韩星对方诺说:“查查刚那一伙人。”

  方诺眼露疑惑,“真告?”

  韩星耸耸肩,“都随身携带刀具了,不告还留着过年么?”

  那把刀,她看见了。

  ……

  胸外科。

  慕勋着实被吓到了,害怕陆听闻又被那群医闹纠缠上。

  他们医院里风评最好的是陆听闻。

  而被医闹找上门最多的,也是陆听闻。

  “没事吧?”慕勋问。

  陆听闻神情始终那么平和,“没事。”

  他坐下来,眼前总是情不自禁的闪过那个女人挡在他面前的样子。

  何曾几时有危险的时候,会有人挡在他面前?

  这是第一次……

  他按了按眼皮,压制住内心汹涌起来的烦躁。

  再睁眼时,却已是一片清明,男人道:“叫病人进来。”

  ☆

  翌日中午。

  二院,胸外科。

  “你好,我们还没……”

  小护士看着面前美的让人惊艳的女人,怯生生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