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日志大全

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 徐教授和她的顶流前夫)

云乔转身看到萧君庭冷冽的俊颜,她微微愕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而且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她。 她猛然抓住身旁男人的手臂,可怜兮兮道:先生救我,他们要抓我去做鸡。 男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将她挡在身后,一脸的义正言辞:现在是法治社会,哪里容得下你们这些鼠辈猖狂? 萧君庭懒的跟他废话,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狠狠的摔了出去。 云乔转身想逃,只是...

Read More.

老公的爸爸的几几好好吃(大叔乖乖宠我)

乘风接到命令后便上了直升飞机,而此时却未曾察觉到飞机里的异样。 他随即将老大的命令传输给兄弟们:各弟兄注意了,今天晚上,猎魔行动。 他们几乎炸开了锅。 今天可是老大的新婚之夜,这是搞哪般? 老大可真会玩,这是要给夫人一个下马威吗? 哈哈哈要我说直接让老大解锁一百零八式,绝对整的女人服服帖帖的,还费这么大的劲干嘛? 得了吧,老大这是要用魅力把夫...

Read More.

桌子底下快速顶撞H,小妖精你真紧 夹断了h

萧君庭走进来看到屋子里的狼藉,眼眸中没有任何的诧异,他只是吩咐小可小爱将屋子收拾gan净。 那两人不愧是女队员,不过十五分钟的功夫已经让整个房间焕然一新。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他迈着大长腿缓缓靠近,霸道的气息迎面袭来,她踉跄后退,却退无可退。 他将她禁锢在xiong膛与墙壁之间,抬手nie住她的下巴:这几日恐怕要委屈夫人一下,等战事结束了,我便带着你...

Read More.

前夫现任一起上(我对象那东西太大)

面对危险保持淡定是云乔的基本素养,毕竟她这份职业见惯了生死,可是此刻她的身子僵硬的可怕。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就像她现在这样,不知道下一刻她要面对的是这个魔鬼怎样非人的折磨。 可她是云乔,一个在看似光鲜亮丽实则畸形丑陋的家庭中成长,总能绝壁生花。 男人涂抹着油彩的俊颜在她的眼眸中缓缓放大,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气息如其人,霸道...

Read More.

我一提分手男朋友就上我(丈夫不在家和儿子)

萧君庭不等他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乘风一脸懵逼,署长连个女伴都没有,这是求的哪门子婚? 不过这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毕竟萧君庭这冷面阎罗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谁若是违抗他的命令,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经历了一天的疲惫,宿舍里传来一阵绵延的呼吸,可云乔却辗转反侧。 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便猫着腰,悄悄的朝着厕所走去,毕竟在这里非军要人员是不能使用...

Read More.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见一次面做3次)

外面炮火连天,就连整个医务室都被震的颤了三颤,云乔低头为伤员缝合伤口,汗水混着血水打湿了她的发丝,那张清丽的容颜显得凌乱狼狈,看不出本色,任谁也猜不出她就是云市长的千金,云家大小姐。 燥热杂乱的环境对她没有任何的扰乱,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而且她是这次C国医疗救援小组的队长,更应该冲在前面。 哐噹!简陋的屋门被踹飞,只见四五个满是血迹...

Read More.

情人的比老公大一倍的后感( 女婿的比老公的大一半)

刘副官这才走过来看到桌子上的三文鱼,顿时脸色沉郁:夫人怎么能给队长吃这个? 他转身对小可小爱训斥道: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吗? 小可委屈道:本想告诉夫人的,可是队长 闭嘴!你们两个立刻下去领罚! 小可小爱的脸色一白,这庄园里的规矩都是按军法制定的,她们这一去恐怕回来的时候一定是遍体鳞伤。 云乔本以为萧君庭之所以不去碰三文鱼,顶多是不喜...

Read More.

和离婚的亲姐姐做(嫁给美国人的第一晚)

此时他几乎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让她的身子瞬间绷紧,如临大敌,她快速的转过身来,软绵绵道:萧君庭,我明天还要去医院报道,你总不能让我爬不下床吧。 通过最近这段时间跟这个男人的相处,她总算摸清了他的脾气,虽然嘴上跟她耍横,可到底是心疼她,如果她能在适当的时机服软,他也就不再强求,在这点上,他还是蛮可爱的。 果然,萧君庭只是将她紧紧的搂在...

Read More.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

萧君庭眸如凉夜,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他的手放在腰带上,啪嗒一声,他抽出腰带握在手中,唇角露出一丝邪魅冷酷的笑意:看来我需要身体力行的教导你如何做一位本分的队长夫人。 云乔垂眸看到散落在车座上的照片,上面的男女紧紧相拥,显然是她与容慕白,大概是拍摄之人有心为之,照片上的她温柔缱绻,似是不舍。 萧君庭猛然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你...

Read More.

太快了 坚持不住了( 好大,手都握不住)

容慕白的眸光黯淡下来,他已经得到了答案,但这个答案犹如一把刀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里,他宁愿云乔给他几个耳光,或是狠狠的将他臭骂一番,而不是一句波澜无惊的祝福。 他很想问云乔,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对不起。 云乔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身为容家的大少爷,只能以肩负家族的利益为己任,就算容家让你娶的人是小暖...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