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日志大全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免费 高冷男受用钢笔玩自己动漫

尊敬的韩斐先生,您收到一笔转账,转账资金为:500000000! 听到短信提示音,老板韩斐立刻拿出手机查看,看到到帐短信,韩斐眼皮子一阵狂跳。 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揉了揉眼睛仔细查了查五后面有几个零后,韩斐震惊的爆了粗口:卧槽! 此时此刻,韩斐极其震撼,对方居然不仅真的给自己双倍,还凑了个整,给自己转了五个亿! 看着到帐金额,韩斐只感觉自己好似在做...

Read More.

污文看了下面会出水的 《调教女奴》最新章节

十二点整的时候。 韩星感觉自己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嗡嗡震动的手机叫的她十分厌烦,喂? 口吻极其不善。 来喝酒不? 韩星眼睛都没睁开,声音里夹杂着几分沙哑与不耐,几点了还喝酒? 你来都来了,还想睡觉?你当我那扣掉的税费是纸啊?陈语言的声音也很是暴躁。 韩星沉默了会儿,你这个该死的狗东西。 等你,微信定位。 挂断了通话,韩星五分钟后才...

Read More.

校花被校长在办公室玩弄(校花被胁迫调教成为性nu)

疆晟眼眶微红,这个男人十九岁从军,不到五年,便成为国之少将。 执掌南境百万雄狮,更是权倾天下,贵不可言的神武殿主。 在他眼中,纵然是天大的事,也永远不会流露柔弱致意的男子,何曾这般伤心落怀过。 站在一边的张建业整了整衣领,一脸肆虐的说道:哎哟,今天是什么日子?买了个小的,打了老的,怎么现在又来个不老不小的? 我说,你到底是谁呀?即便这小杂种...

Read More.

挺进撞击哭喊h校长(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你没命活到那一天了。 突然一道寒彻入骨的沉声从门外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面容冷峻的男子缓步走来。 步履铿锵,自带一股肃杀之意,身后跟着一位身形魁梧的壮汉,浑身戾气,一看就不是凡夫。 来人正是林星宇与疆晟。 看着狼狈伏地,满脸泪痕的林灵,林星宇心如滴血。 他慢慢俯身,五味杂陈,很想将阔别多年的女儿抱在怀中,好好地感受那番久违的骨肉亲情。...

Read More.

为转正我被校长玩弄(被迫献身校长高潮迭起)

七月流火,一个傲然身影立于江宁市街头。 殿主,您要的资料我查到了您还有一个女儿她现在 一个身形彪悍,身着军装的男子面露异色,欲言又止。 林星宇收回怅然目光,转过身来,凛冽的眸子闪过一抹冷意。 接过资料,细细查阅。 片刻后,童养媳三字,如冰锥般狠狠扎进心里,周身瞬间弥漫着滔天杀意! 南域战王疆晟,恭敬低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自己追随殿主这几年来叱...

Read More.

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

刘副官这才走过来看到桌子上的三文鱼,顿时脸色沉郁:夫人怎么能给队长吃这个? 他转身对小可小爱训斥道: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吗? 小可委屈道:本想告诉夫人的,可是队长 闭嘴!你们两个立刻下去领罚! 小可小爱的脸色一白,这庄园里的规矩都是按军法制定的,她们这一去恐怕回来的时候一定是遍体鳞伤。 云乔本以为萧君庭之所以不去碰三文鱼,顶多是不喜...

Read More.

总裁大人7夜索爱( 黑道帝王的逃跑妻)

手术持续了三个小时,云乔认真的将老三的伤口缝合好,似乎外面的炮火连天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 她将绷带缠绕在老三的肩膀上,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老三扯了扯裂开的唇瓣:小嫂子,谢谢你。 不用客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她抬眸看了看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心中有了一番盘算。 这里距离E国只有十几里的路程,而E国是保持中立的国家,也是两国难民的避难所,她混入...

Read More.

发了狠的往里撞小说(冷少辰把童若放在钢琴上)

只见一个头破血流的男子死死的拽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医生。 你个狗.娘养的,老子就是绑也得把你绑去! 女医生挣扎:再往前就是D国jing兵团,去了就是送死! 萧君庭厉声呵道:老四,怎么回事? 大哥,老三心口中了两枪,出血太多,移动不得,只能找个医生去前面做紧急手术。 女医生吓的哆哆嗦嗦: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回家。 老四将枪口抵在女医生的头上:再说一个不字,...

Read More.

狼性总裁的地下囚爱(二叔,我想你了)

她转身便看到萧君庭那张满是戏谑的俊脸。 她此刻真想用手中锋利的刀子把这张厚颜无耻的脸划的血肉模糊,再狠狠的剜下他那双眼睛! 她长这么大就没被欺辱过,可这家伙却三番五次变着花样的欺辱她。 他一手接着她的手腕,一手环住她的腰肢,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语气暧昧:乖,小心伤到自己。 他的怀中满是女人的馨香,低头想要吻她,却被她侧开了脸。 我饿了。 我也...

Read More.

总裁老公太凶猛(教授不好惹符黎po)

云乔的身子浸泡在温水中,那件白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妩媚妖娆。 流氓,滚! 身上臭死了,洗gan净陪老子睡觉。 她真想yao死眼前这个无耻的人,不是在飞机上说的好好的么,怎么转眼间就变了? 她在浴室里洗了许久,甚至将雪白的肌肤洗的发红,她一直寻思着自己该如何在逃出去之前保住清白。 咔嚓!门被打开了,只见萧君庭围着一块浴巾走了进来。 云乔急忙捂住身前的春...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