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强占h校花(民工下面好大很粗好爽)

。”

  的确是帅,是那种干干净净,极其清透的好看,好像站在他身边,你的灵魂都能被升华了。

  韩星走在她后面,这会儿已经戴上了口罩,她低头翻看病历本。

  看见最新的那一行字时,她嘴角一抽。

  只见在最后一行写道:怀疑脑子发炎,建议去神经科。

  字迹果敢,行云流水,漂亮极了。

  这人看着温和,嘴巴还挺毒,绵里藏刀似的。

  “方诺,有人骂我。”她撒娇似的挎住方诺的手臂。

  方诺回头,“骂您的人还少么?”

  因为那么一个女二号,韩星都快臭名昭著了。

  就因为那个角色人物太狠了。

  没办法,演的太像了就容易遭人恨。

  然而韩星身边的人却都知道,那不是她演技好,而是在本色出演,一个神经会随时劈叉的女人。

  以至于那些粉丝入戏太深,就开始针对起她本人来,但欣赏她的人,却多数都是因为她舞蹈的专业性。

  “我喜欢这个医生的模样呢。”

  到了外面,方诺亲自替她拉开车门,淡定道:“那您追啊,您漂亮又风骚,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的。”

  被老板欣赏过的面孔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

  隔三差五就要跟她说一句‘方诺这个男人好帅’。

  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是的,他不一样。”

  哪里都跟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

  不是单纯,就像是不愿意让他自己的眼睛中,残留任何世间杂质似的干净。

  清澈的像是一面镜子,把人照的清清楚楚。
  “你帮我打听一下这个人。”上车后,她闭上了眼睛假寐。

  方诺依旧面无表情,“好的。”

  这已经是她七年来,调查的第8位的男性资料了。

  ☆

  不过一天过去,关于那位陆医生的资料,就已经躺在韩星那张席梦思的大床上了。

  大美人今儿起了个早,做了一小时的瑜伽后,洗完澡便裹着一件性感的真丝睡裙躺在了床上。

  她看完了关于那位医生的所有资料。

  没什么特别新奇的,但的确很优秀,从小到大都优秀的那种,据说还是目前国内胸外科最年轻的教授。

  父母尚在,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曾是大学教授,家族企业恢宏磅礴,是个打小就不缺钱的富二代。

  许是家族背景特殊,上面并没有贴出照片,只有寥寥数语。

  倒是关于他母亲的资料,韩星多瞅了那么两眼。

  方诺在一旁帮她摆弄修护指甲用的东西,“老板,一会我们要去医院看阿薇。”

  “哦。”女人懒洋洋的应了声。

  阿薇是她的编舞,自打她不跳舞以后,阿薇就去了她的学院当老师去了。

  可前几天由于拉伸时用力过猛,直接进了医院。

  ……

  上午十点多,方诺驾车陪同她一起赶往医院。

  “也是这家医院?”韩星看着前天才来过的地方。

   “是的。”

  方诺在茫茫人海中终于找了个停车位,而韩星却已经先慢悠悠的上去了。

  找到了房间号,推门而入。

  那个绑着脚丫子的女人倒是悠闲自在的在那里吃着葡萄呢。

  “呦,大美人来了,稀客稀客。”阿薇调侃道。

  跳舞的人天生骨架子就比较纤细,极其富有美感,但在韩星面前,阿薇还是弱了一些。

  韩星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阔腿裤是白色的,外面套了件白色的马甲,马甲帽子的边缘又非常浓密的白毛,显得她愈发的白嫩纯净。

  “真刻苦,跳了十几年舞,拉伸都能给自己拉医院来哦。”韩星软绵绵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嘲弄。

  阿薇吐了吐舌头,“我乐意!”

  椅子上的女人笑的妩媚,“既然你乐意,那你多住几天,我可以给你全额报销。”

  刚说完,她马甲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