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打开c哭你,粗暴玩虐蹂躏性奴 宝宝只想1v1

慕勋都快原地暴走了!

  剧里的杀手!

  杀手居然出现了!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美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来了!

  “小娃,快给哥挂个心外科的号……”

  那边的慕勋激动的都快心脏骤停了,小护士看着那个女病人,只觉得好像见过诶,但完全没意识到就是她刚刚看过的女明星。

  而那一侧。

  “进去。”陆听闻下巴朝着后面的帘子扬了扬。

  韩星起身走过去,里面只有一张空的单人床。

  她刚坐下,那男人就过来了,并且随手拉上了帘子,隔绝了慕勋迫切的目光。

  慕勋:“!!!”

  韩星把羽绒服拉开,里面只有一件很薄的打底衫,V字领口,天鹅颈漂亮的像是捏出来的,她白的不像话,比陆听闻还要白。

  他弯下腰,淡定的碰了碰女人的第三节肋骨。

  “不对。”韩星嘴角带笑。

  陆听闻扬眸,眼底有一丝凉意,“病历上写着你第三根肋骨有轻微挫伤。”

  她撅起嘴巴,有点懊恼似的,“可我哪里痛我会不知道么?”

  貌美的女人撒起娇来,很是致命。

  陆听闻深深地注视她。

  韩星漂亮的瞳子弯起,“往下一点。”

  他挪了一下,“这儿?”

  “再往下。”

  那根手指又短暂的挪了挪,“这里么?”

  他的耐性倒是极好。

  “再往下。”

  韩星皱眉,似乎在质疑他的专业性,“别人说你是专家,你别是不理解往下是什么意思,你这原地踏步是做什么?”

  接着,陆听闻淡定的将手指再次向下挪了一点。

  女人粉唇弯起,目光深深,“软吗?”

  陆听闻抿了抿唇瓣,他慢悠悠的直起身,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

  于是,面不改色道:“我们医院有签了合同的推奶师,需要吗?”

  “我也不生孩子,推什么奶?”

  男人指了指刚才的位置,“你确定你这里疼?”

  “应该是的。”

  “那我建议你去看看你的胸,那个地方疼的话,基本上你的胸肉也应该被戳漏了。”

  韩星双手抵着床边,笑吟吟的问:“你这里不就是胸外科么?你能补么?”

  男人只瞥她一眼,于是平静的转身。

  门帘拉开了。
。”

  的确是帅,是那种干干净净,极其清透的好看,好像站在他身边,你的灵魂都能被升华了。

  韩星走在她后面,这会儿已经戴上了口罩,她低头翻看病历本。

  看见最新的那一行字时,她嘴角一抽。

  只见在最后一行写道:怀疑脑子发炎,建议去神经科。

  字迹果敢,行云流水,漂亮极了。

  这人看着温和,嘴巴还挺毒,绵里藏刀似的。

  “方诺,有人骂我。”她撒娇似的挎住方诺的手臂。

  方诺回头,“骂您的人还少么?”

  因为那么一个女二号,韩星都快臭名昭著了。

  就因为那个角色人物太狠了。

  没办法,演的太像了就容易遭人恨。

  然而韩星身边的人却都知道,那不是她演技好,而是在本色出演,一个神经会随时劈叉的女人。

  以至于那些粉丝入戏太深,就开始针对起她本人来,但欣赏她的人,却多数都是因为她舞蹈的专业性。

  “我喜欢这个医生的模样呢。”

  到了外面,方诺亲自替她拉开车门,淡定道:“那您追啊,您漂亮又风骚,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的。”

  被老板欣赏过的面孔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

  隔三差五就要跟她说一句‘方诺这个男人好帅’。

  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是的,他不一样。”

  哪里都跟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

  不是单纯,就像是不愿意让他自己的眼睛中,残留任何世间杂质似的干净。

  清澈的像是一面镜子,把人照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