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最后一排被学长C,我就蹭蹭不进去 好紧 好多水

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韩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这不过是在卫生间门后的一处角落里。

  就在前一秒钟,这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

  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子烟草味。

  不仅是韩星,包括刚躲进来的陆听闻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漂亮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细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软绵绵的眉眼里都是如迷药一般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韩星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韩星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韩星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的今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闻言,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韩星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谢谢哥哥们。”

  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进了电梯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韩星才慢吞吞的收回了手,将呢子大衣拿了下来。

  她背脊靠着墙,望着面前眼神温和中带着不善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要吃了我不成?”

  陆听闻脸上莫名多了几分充满野气的笑,嗓音沉哑:“你刚摸哪呢?”

  韩星抖了抖大衣,旋即穿了上,她个子很高,又踩着高跟鞋,微微侧头靠近他耳畔。

  “替你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一下也不碍事的吧?”

  “况且,你屁股那么翘,应该自信点才是。”

  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如清风一般,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眯眯的离开了。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那股子清香。
 她刚刚不仅摸了那个男人的腰,还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哪里是不经意,分明是故意。

  陆听闻倚着墙,动了动手指,刚刚心里头的那股子暴躁的情绪,险些全部落在那群医闹的身上……

  ……

  从后门出来酒局会馆,刚刚坐进车里,她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平底鞋驾车。

  女人长发挽在脑后,耳垂挂着一对玛瑙耳钉,旗袍精致不菲,上面绣着深蓝色的花朵,十分的雅致温婉,她的五官很是大气,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情。

  “喂?”她接听电话。

  “你是不是又被变态粉丝堵住了?”堂妹韩彤的电话。

  打开免提,韩星熟练的驾驶着车子走在回家的途中。

  “大抵是我演的太入木三分了,以至于两年过去了,那群粉丝还要杀我呢。”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玩味的笑,似乎并不在意。

  韩星并不是演员,而是舞蹈家出身,一直活跃在国外的荧幕上,并不在国内工作,所以她可以坦荡荡的走在大街上不怕被人认出来。

  而两年前的那部电影,她只是因被熟识的导演叫过去演了个女二号,却出人意料的在国外火了。

  “你也是有病哦,都快过年了,你还乱跑。”堂妹吐槽她。

  “可能是那部电影拍的太久,以至于我这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呢。”

  韩星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边哼着戏曲一边回家。

  ☆

  陆听闻没回自己家,母亲这个时间段应该睡下了,回去了容易惊动母亲,所以他便来了医院分配的寝室住。

  这是个三人寝。

  有一个今晚值班,现在坐在客厅的是他的发小慕勋。

  “回来了?”

  那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沙发里,正紧张兮兮的看着电视。

  陆听闻挂起来羽绒服,走到洗手池旁边洗手,消毒后才转身过来。

  可一抬头,就看见了荧幕里的那张堪称顶级的脸。

  电视屏幕中——

  她满脸是血,淡定的望着地面上死掉的一个人,英文台词标准:“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女人的嗓音是沙哑的,也是富有质感的。

  慕勋激动澎湃的大喊:“我靠!这女人也太帅了!”

  说完他扭过头,“听闻,一起来看啊,这部剧在国外可火了,我国外的朋友推
慕勋都快原地暴走了!

  剧里的杀手!

  杀手居然出现了!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美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来了!

  “小娃,快给哥挂个心外科的号……”

  那边的慕勋激动的都快心脏骤停了,小护士看着那个女病人,只觉得好像见过诶,但完全没意识到就是她刚刚看过的女明星。

  而那一侧。

  “进去。”陆听闻下巴朝着后面的帘子扬了扬。

  韩星起身走过去,里面只有一张空的单人床。

  她刚坐下,那男人就过来了,并且随手拉上了帘子,隔绝了慕勋迫切的目光。

  慕勋:“!!!”

  韩星把羽绒服拉开,里面只有一件很薄的打底衫,V字领口,天鹅颈漂亮的像是捏出来的,她白的不像话,比陆听闻还要白。

  他弯下腰,淡定的碰了碰女人的第三节肋骨。

  “不对。”韩星嘴角带笑。

  陆听闻扬眸,眼底有一丝凉意,“病历上写着你第三根肋骨有轻微挫伤。”

  她撅起嘴巴,有点懊恼似的,“可我哪里痛我会不知道么?”

  貌美的女人撒起娇来,很是致命。

  陆听闻深深地注视她。

  韩星漂亮的瞳子弯起,“往下一点。”

  他挪了一下,“这儿?”

  “再往下。”

  那根手指又短暂的挪了挪,“这里么?”

  他的耐性倒是极好。

  “再往下。”

  韩星皱眉,似乎在质疑他的专业性,“别人说你是专家,你别是不理解往下是什么意思,你这原地踏步是做什么?”

  接着,陆听闻淡定的将手指再次向下挪了一点。

  女人粉唇弯起,目光深深,“软吗?”

  陆听闻抿了抿唇瓣,他慢悠悠的直起身,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

  于是,面不改色道:“我们医院有签了合同的推奶师,需要吗?”

  “我也不生孩子,推什么奶?”

  男人指了指刚才的位置,“你确定你这里疼?”

  “应该是的。”

  “那我建议你去看看你的胸,那个地方疼的话,基本上你的胸肉也应该被戳漏了。”

  韩星双手抵着床边,笑吟吟的问:“你这里不就是胸外科么?你能补么?”

  男人只瞥她一眼,于是平静的转身。

  门帘拉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