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夜没有从身体里退出去,餐桌下的乱高H小说 小兔子乖乖po

温栩栩血红着眼珠子,不看她了,她的目光望向了对面的儿子。

“胤胤,你过来,让阿姨看看,快点,过来让阿姨看看你的手怎么样了?”

“哟,还想找孩子确认吗?我告诉你,这孩子平时调皮的很,磕着碰着,那都是经常的事,你要想靠这个来指证我,我看更没人信你的。”

这女人在那里又是连讥带讽的来了一句。

温栩栩听到了,终于怒吼了起来:“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顾夏,你有没有做过?你心里最清楚,以前,是我不在,既然我现在回来了,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再伤害他,你最好给我听清楚了!”

顾夏:“……”

那真是一双让人恐怖的眼睛!

它里面全是血红的,瞳仁似刀,一瞬间的杀气从里面迸裂出来,就连顾夏都在那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这个贱人,她早就说过了,留不得!

“给我封死了,一条缝隙都不要留,你们知道把她关在这里的意义吗?那是你们总裁要把她带回去的,就算是变成了尸体,也别让她跑了!”

她气急败坏的让这些保镖赶快动手将这个窗户也封好。

温栩栩在里面看到,顿时朝着外面用力伸出了自己的手:“胤胤,你快过来,过来让我看看,胤胤——”

霍胤:“……”

他其实有点茫然,他不知道这个阿姨为什么这么激动?

顾阿姨做得有什么不对吗?她以前都是这样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孩子,因为不爱说话,也不喜欢交际常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做的一切,那都是正常的。

“胤胤,快过来,过来让阿姨瞧瞧……”

温栩栩几乎都是在那里哀求了,她噙着泪,拼命的在里面用力推开那些堵过来的保镖们,想要看看儿子的情况。

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她身为一个母亲,从生下来就将他抛下了,没有尽过一天母亲的责任,她怎么还可以把他扔给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来虐待?

温栩栩喉咙都哑了:“胤胤,你过来……妈……阿姨求求你了,过来让阿姨看看……”

“……”

也不知道怎么了?才五岁的霍胤看着这窗户里的那双泪如珠滚就像是在泣血一样的眼睛,他就很想过去让她看看。

他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关怀和疼爱,那种强烈的感受,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霍胤终于抬起了小脚。

可是,就在这一刻,顾夏已经出手了,她弯下腰飞快的将这个孩子了起来。

“给我封死了,再让我看到她,别想再待在霍氏了!”

她十分凶狠的地吩咐了一句,随后,抱着霍胤就转身离开了。

看得舱室里的温栩栩几乎都要怒急攻心到晕过去!

霍司爵!你眼睛都瞎了吗?你为什么会娶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回来?难道在你的心里,连儿子都不重要了吗?那可是你的种啊。

窗户被彻底封死的那一刻,温栩栩哭倒在了地上。

——

霍司爵收到消息的时候,温栩栩已经不吃不喝一整天了。

说是要见他。

“见我?为什么要见我?是因为下午那件事?她以为顾夏虐待了霍胤?”

好不容易养了一点精神的男人,长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听到这句后,没想到,他头都没抬竟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小林满头冷汗!

也是,这件事,顾夏在下午的时候,已经主动来跟他说过了,并且还抱了霍胤过来,说是她为了不让他在船外玩无人机,把他抱回来的时候动作粗鲁了一点。

小林最后也没有再去管这件事了。

只是,让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小时后,居然又有人过来了。

“不好了,总裁,那女人……她在里面割腕了。”

“你说什么?”

坐在电脑台前正处理工作的男人,终于那张冷峻的脸出现了一丝龟裂。

割腕?

厉害啊,都不惜都在自己身上动刀子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霍司爵终于铁青着一张脸出去了。

几分钟后,当他终于来到那间被锁着的舱室,本以为里面又会是一番张牙舞爪硝烟弥漫的场面。

可让他怔愣了一瞬的是,当门被打开,他竟然看到满地的狼藉。

而在那狼藉中,一个躺在上面的女人,目光呆滞形容枯槁,就像是完全没了生气的花朵一样,枯败得都让人触目惊心!

“温栩栩,你又在发什么疯?”

霍司爵被惊到了,扫了一眼这女人手旁那一滩触目惊心的殷红,他冲过来就在她旁边蹲下掐住了她的手腕。
若还有来生,我盛锦姝绝不会让虚情假意的伪君子骗去一片真心,绝不会让假仁假义的手帕交蒙蔽双眼,绝不会让心如毒蝎的表妹害的父母亲族惨死,家破人亡!”

“而他……我愿用一生来补偿……”

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只剩下一只手的盛锦姝抓紧好不容易磨出来的石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窝,带着无尽的悔和恨,断了最后一丝气息。

下一瞬间,撕裂般的疼痛毫无征兆的从下身传遍全身。

“啊!”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嫩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褥垫。

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令人无比惊恐的黑眸。

“阎……阎北铮?!”

她明明亲手将自己捅死了,怎么还能见到阎北铮?

莫非,他竟是追她追到了地狱里来?

“很好,还记得本王的名字!”

“身为本王的女人,竟想和别的男人私奔,你好大的胆子!”

没等盛锦姝想明白,覆在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了她熟悉至极的惩罚!

狭窄的马车里,他的动作狂风暴雨般猛烈!

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他嗜血的阴冷……  

“说!还跑不跑了?”

“说!你盛锦姝到底是谁的人?”

“说!本王是谁?说!”

男人每动一下,就扔出来一句冰冷的质问,毫无丝毫温柔可言的冲撞!!

疼的盛锦姝连一张精致的小脸缩成了一团,伴随着马车被晃的“吱呀吱呀”的声响,她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好疼!”

“疼?”

男人却再一次加重动作:“本王就是要让你疼!”

“你给本王好好的记住这种疼,记住你这辈子到底是谁的人!”

而后,他继续用他独有的残暴恨戾将她的灵魂都烙上属于他的印记……

支离破碎中,盛锦姝死死的盯着车窗的帘子,那帘子每一次晃动都会带进来一丝明亮的光……

……这样的光和男人给她的疼让她清晰的知道——她还活着。

重活一次。

她回到了八年前,被阎北铮关在摄政王府里的前一年。

这一年,大兴王朝的战神阎北铮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征战生涯,班师回朝的第一日,就将正在与好友周水碧一起逛街的她掳到了王府中。

可她心心念念的情郎却是二皇子阎子烨,不断的反抗他。

她试图逃离他的掌控,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抓回来,被迫接受他那些所谓起亲密却让她倍感屈辱的惩罚。

这一次,她在闺中好友周水碧的帮助下离开了王府,藏在马车里离开京城,是与阎子烨约好了要私奔的。

可阎子烨没来,阎北铮却来了。

盛怒中的阎北铮冲进马车,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

也突破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她……

强要了!!

而后她名声尽毁,被他带回王府。

她开始各种闹自杀,可他派人不分昼夜的看着她,她没机会死,还会换来他更加凶残无情的蹂躏!

他毁了她,她恨毒了他,不能逃走,就想尽一切办法与阎子烨互通消息。

——让盛家倾尽财力将阎子烨送上了太子位。

阎子烨上位一年后,伙同敌国王制造边境摩擦,将他骗去了边疆。

时,皇帝缠绵病榻已久,她以为只要阎子烨趁着这个机会成为新皇,她幸福的日子就会来临。

——哪怕,她因身子不洁,不能做阎子烨的皇后,可只要能去阎子烨的后宫,哪怕无名无分,她也心甘情愿的。

可直到盛家被诬陷通敌叛国,满门抄斩,她才知道阎子烨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她。

——那个她付出了全部深情的男人,早就和她的表妹盛蝶衣滚在了一起!

他们杀了她全家,却把她藏起来,砍了她的双腿和一只手,将她扔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知道她肚子里竟然有了阎北铮的孩子的时候,还用木杖生生的将孩子打成了一摊血水……

——此时此刻,前世对父母亲人的愧疚,对阎北铮和孩子的悔,裹挟着滔天的恨,让盛锦姝猛地攥紧了拳头,眼眶瞪的猩红。

阎子烨!盛蝶衣!周水碧!南雪微……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

“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