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调教女性奴被强j到高潮没反抗

温栩栩不太想跟儿子说那些事情,她绕开了话题,想让这个孩子赶紧回去。

这里风实在太大了,他玩无人机,虽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天已经这么晚,海面又潮湿,她担心他会着凉。

可是霍胤根本不听她的,看到温栩栩不回答他的问题后,他马上就扭头走开了。

“不用你管!你,再去给我拿几颗电池来。”

“小少爷……”

保镖顿时露出了为难之色。

温栩栩看到,也急了,正想再劝劝,可这时,一条人影已经从甲板那边过来了,看到了霍胤,她直接大步流星就冲了过来。

“霍胤,不许玩了,你已经玩了很久了,该回去了,不然你爸爸要骂了!”

温栩栩立刻朝她望了过去,一眼,她就看到了一个妆容精致,穿着打扮也是十分雍容华贵的年轻女人。

顾夏?她也在这条船上?

温栩栩露出了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当她想到这个女人和那狗男人的关系,她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霍胤,你看你,衣服都湿了,手也是冰凉的,我早说了,不要出来玩,要是又生病了怎么办?你不知道你身体有多差吗?快别玩了,把东西收起来!”

顾夏走了过来,看到霍胤还在玩后,很是不耐的在他身上摸了摸,察觉到他的衣服上已经都是湿的了,她立刻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可霍胤是不会听她话的,她嚷嚷,他完全无视,继续操控手里的无人机。

“霍胤!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又想讨打了是不是?你快给我放下!”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看到孩子不听她的话后,居然还骂了起来,不但如此,她还用力的在他的小手上掐了两下,开始抢夺起他手中的操控器来。

温栩栩霎时眼睛都充血了!

霍胤是一个很偏执的孩子。

他不像墨宝,他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又缺少母爱,导致了他性格非常的孤僻执拗,有时候一件事跟他好好说还有得商量。

可若是强来,他只会更加反抗不顺从。

温栩栩站在窗户里,眼睁睁的那女人一过去抢后,这孩子握着操控器的小手都发白了,他小脸发青,牙齿紧咬,就是在那里死死不松手。

顾夏看到后,便干脆直接掰起霍胤的小手来,那么远的距离,温栩栩都看到孩子的小手指都被她掰青了!

这个贱人!畜生!!

温栩栩终于跳了起来:“顾夏,你在干什么?你这个贱人,快放开他!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别碰他,给我滚!”

她怒极了,在舱室里声竭力嘶的大吼。

正掰着孩子的顾夏,霎时脸色大变!

该死!她刚才着急教训孩子,都忘了这里还关着这么一个女人呢?

这下怎么办?都被她看到了,她要是回头告诉了霍司爵怎么办?那男人的底线就是这个孩子,如果他指定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这女人瞬间松了手,神色间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

“顾夏,原来这五年,你都是这样对待他的吗?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呢?他虽然不是你亲生的,可是,他也是霍司爵的儿子啊?你嫁给了他,难道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他才五岁!五岁啊!顾夏!!”

“温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我怎么了?我不就是因为当心他着凉,过来让他赶紧回去,我做错了吗?”

万万没有想到,几秒钟,这个贱人就镇定了下来,转而,她望着温栩栩气定神闲的回了她这么一句。

温栩栩顿时气疯了!

“你当我瞎吗?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你掰他的手指,你还掐他,我都看到了!那保镖也看到了,你还想狡辩?”

她指着那个保镖。

但可怕的是,这女人听她说这个证人后,妩媚一笑,直接就去了他的身边。

“你看到了?”

“……”

几乎是一秒钟,温栩栩就看到了这个保镖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一张脸,更是露出了极大的紧张还有畏惧。

“没……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诺,你也听到了,他说没有,所以,温小姐,你真的是冤枉我了,又或者,你根本就是想要污蔑我,想重新夺回你霍家女主人的位置是吗?那我告诉你,还是别想了,现在我才是霍司爵的女人!”

“!!!!”

温栩栩要气疯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女人竟然还会这么黑白颠倒,而最可怕的是,这些霍家的手下,还都听她的,如果是这
温栩栩血红着眼珠子,不看她了,她的目光望向了对面的儿子。

“胤胤,你过来,让阿姨看看,快点,过来让阿姨看看你的手怎么样了?”

“哟,还想找孩子确认吗?我告诉你,这孩子平时调皮的很,磕着碰着,那都是经常的事,你要想靠这个来指证我,我看更没人信你的。”

这女人在那里又是连讥带讽的来了一句。

温栩栩听到了,终于怒吼了起来:“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顾夏,你有没有做过?你心里最清楚,以前,是我不在,既然我现在回来了,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再伤害他,你最好给我听清楚了!”

顾夏:“……”

那真是一双让人恐怖的眼睛!

它里面全是血红的,瞳仁似刀,一瞬间的杀气从里面迸裂出来,就连顾夏都在那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这个贱人,她早就说过了,留不得!

“给我封死了,一条缝隙都不要留,你们知道把她关在这里的意义吗?那是你们总裁要把她带回去的,就算是变成了尸体,也别让她跑了!”

她气急败坏的让这些保镖赶快动手将这个窗户也封好。

温栩栩在里面看到,顿时朝着外面用力伸出了自己的手:“胤胤,你快过来,过来让我看看,胤胤——”

霍胤:“……”

他其实有点茫然,他不知道这个阿姨为什么这么激动?

顾阿姨做得有什么不对吗?她以前都是这样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孩子,因为不爱说话,也不喜欢交际常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做的一切,那都是正常的。

“胤胤,快过来,过来让阿姨瞧瞧……”

温栩栩几乎都是在那里哀求了,她噙着泪,拼命的在里面用力推开那些堵过来的保镖们,想要看看儿子的情况。

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她身为一个母亲,从生下来就将他抛下了,没有尽过一天母亲的责任,她怎么还可以把他扔给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来虐待?

温栩栩喉咙都哑了:“胤胤,你过来……妈……阿姨求求你了,过来让阿姨看看……”

“……”

也不知道怎么了?才五岁的霍胤看着这窗户里的那双泪如珠滚就像是在泣血一样的眼睛,他就很想过去让她看看。

他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关怀和疼爱,那种强烈的感受,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霍胤终于抬起了小脚。

可是,就在这一刻,顾夏已经出手了,她弯下腰飞快的将这个孩子了起来。

“给我封死了,再让我看到她,别想再待在霍氏了!”

她十分凶狠的地吩咐了一句,随后,抱着霍胤就转身离开了。

看得舱室里的温栩栩几乎都要怒急攻心到晕过去!

霍司爵!你眼睛都瞎了吗?你为什么会娶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回来?难道在你的心里,连儿子都不重要了吗?那可是你的种啊。

窗户被彻底封死的那一刻,温栩栩哭倒在了地上。

——

霍司爵收到消息的时候,温栩栩已经不吃不喝一整天了。

说是要见他。

“见我?为什么要见我?是因为下午那件事?她以为顾夏虐待了霍胤?”

好不容易养了一点精神的男人,长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听到这句后,没想到,他头都没抬竟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小林满头冷汗!

也是,这件事,顾夏在下午的时候,已经主动来跟他说过了,并且还抱了霍胤过来,说是她为了不让他在船外玩无人机,把他抱回来的时候动作粗鲁了一点。

小林最后也没有再去管这件事了。

只是,让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小时后,居然又有人过来了。

“不好了,总裁,那女人……她在里面割腕了。”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