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着旗袍肉丝的肉臀,情欲秘书(H)

她说的没错啊,当年他带着那个女人回来,口口声声在老爷子面前说爱她、娶她,那现在还把她带回去,真不怕她又让他和那个女人玩完?

可她的话刚落下,这狗男人就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就凭你?我告诉你温栩栩,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在我的眼里,你没死,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正如你今天如果不出现,我把你的尸体带回去,也是一样的。”

这个魔鬼,猩红的瞳孔里泛起幽冷的光,一字一顿,尖锐得没有半点人性,扎得人神经都是战栗的。

温栩栩捏着的拳头更加的泛白了,她闭上了双眼,终于,她没有再说话。

五年了,她到底还在期盼什么?

期盼他能像个人一样,对她说出一句像样的话来?

温栩栩很快就被带下去了,随后没多久,这条船也离开了码头,正式启航出发。

原来,这条船,就是这次他们回去的交通工具。

温栩栩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再挣扎的余地,干脆被关起来后,她就合衣躺在了里面的小床上,没多久,她就睡过去了。

“小少爷,这样不可以,很危险的,小少爷……”

“闭嘴!到一边去!”

再次醒来,温栩栩是被肚子里的饥饿,还有外面的争执声给吵醒的。

隐隐约约,她还听到了一个稚嫩的童音。

童音?

温栩栩立刻睁开了双眼,一秒钟,她的意识是从未有过的清醒。

是霍胤吗?

霍司爵都在这条船上,他们又是启程回去的,那霍胤也跟着一起,不奇怪啊。

她想起了这个,顿时,一阵狂喜从她的心底涌出来后,就像是所有的血液都开始沸腾,她从这张小床上跳下来,就冲到了窗户前。

果然,透过窗户,她一下就看到了两个人站在外面。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魁梧,应该就是这船上的保镖。而另外一个,站在他的旁边小小矮矮的,穿着一件卡其蓝厚外套,小脑袋上还戴着一顶黑色毛线帽子,一眼望去,十分的可爱帅气!

那不是霍家小少爷又是谁?

温栩栩望着这个小身影,激动到热泪瞬间涌上了眼眶。

“胤胤?胤胤?”

“谁?”

正在围栏边专注操控着无人机的霍胤,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转过头来了。

果然是那张酷酷的小脸,不过,因为被人打扰了,他显得很不悦。

温栩栩看到了,使劲在这小舱室里朝他挥手:“在这,胤胤,妈……阿姨在这,快看看。”

她差点就说出她是他的妈咪了。

霍胤终于看到她了,可是,他的表情没有出现温栩栩想要看到的惊喜,反而,他很冷漠,那双酷似他爸爸的漂亮眼睛里,闪现出来的,是一模一样的不耐。

“你是谁?”

“那个……小少爷,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总裁游该责罚了。”

关键时刻,保镖拦在了这个孩子面前。

温栩栩见到,顿时急了:“胤胤,是我啊,我们见过的,就在酒店里面,你还记得吗?”

她在窗户口给孩子比划着,希望他可以记起她。

还好,这个孩子经过她的提醒后,他想起来了。

“原来是你!”

“对对,就是我,胤胤,可以过来让阿姨看看吗?就看一下。”温栩栩开心极了。

“小少爷,我们该走了。”

“让开!”

霍胤酷酷的小脸扫了一眼这个保镖,抬脚便过来了。

温栩栩狂喜万分,她终于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孩子了,上一次在酒店里,她连句话都没有跟他说上呢。

“胤胤……”

“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你不是给爹地看病的?”

霍胤走了过来,还是挺冷淡的,那张和墨宝一模一样的小脸,没有半点笑容,他就这么冷冷的,用近乎漠然的神情望着温栩栩。

温栩栩瞬间心脏里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这都怪她,如果不是她从小就把他留在那个男人手里,他不会变成这样的,他一定会像他的弟弟一样,那么开朗,那么爱笑。
温栩栩颤抖着从窗户里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摸一摸他。

“对,我……我是来给你爹地治病的。”

“治病?治病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他要对你做什么?”

这孩子,果然跟墨宝一样不好糊弄,单是一眼看到了门上那把锁,他就已经知道不是像温栩栩说的那样了。

温栩栩听了,又是一阵鼻尖发酸。

“没事的,胤胤,你别担心妈……阿姨,你爹地不会对我做什么,对了,已经很晚了,这里风很大,很危险,你快回去吧。”
温栩栩不太想跟儿子说那些事情,她绕开了话题,想让这个孩子赶紧回去。

这里风实在太大了,他玩无人机,虽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天已经这么晚,海面又潮湿,她担心他会着凉。

可是霍胤根本不听她的,看到温栩栩不回答他的问题后,他马上就扭头走开了。

“不用你管!你,再去给我拿几颗电池来。”

“小少爷……”

保镖顿时露出了为难之色。

温栩栩看到,也急了,正想再劝劝,可这时,一条人影已经从甲板那边过来了,看到了霍胤,她直接大步流星就冲了过来。

“霍胤,不许玩了,你已经玩了很久了,该回去了,不然你爸爸要骂了!”

温栩栩立刻朝她望了过去,一眼,她就看到了一个妆容精致,穿着打扮也是十分雍容华贵的年轻女人。

顾夏?她也在这条船上?

温栩栩露出了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当她想到这个女人和那狗男人的关系,她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霍胤,你看你,衣服都湿了,手也是冰凉的,我早说了,不要出来玩,要是又生病了怎么办?你不知道你身体有多差吗?快别玩了,把东西收起来!”

顾夏走了过来,看到霍胤还在玩后,很是不耐的在他身上摸了摸,察觉到他的衣服上已经都是湿的了,她立刻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可霍胤是不会听她话的,她嚷嚷,他完全无视,继续操控手里的无人机。

“霍胤!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又想讨打了是不是?你快给我放下!”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看到孩子不听她的话后,居然还骂了起来,不但如此,她还用力的在他的小手上掐了两下,开始抢夺起他手中的操控器来。

温栩栩霎时眼睛都充血了!

霍胤是一个很偏执的孩子。

他不像墨宝,他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又缺少母爱,导致了他性格非常的孤僻执拗,有时候一件事跟他好好说还有得商量。

可若是强来,他只会更加反抗不顺从。

温栩栩站在窗户里,眼睁睁的那女人一过去抢后,这孩子握着操控器的小手都发白了,他小脸发青,牙齿紧咬,就是在那里死死不松手。

顾夏看到后,便干脆直接掰起霍胤的小手来,那么远的距离,温栩栩都看到孩子的小手指都被她掰青了!

这个贱人!畜生!!

温栩栩终于跳了起来:“顾夏,你在干什么?你这个贱人,快放开他!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别碰他,给我滚!”

她怒极了,在舱室里声竭力嘶的大吼。

正掰着孩子的顾夏,霎时脸色大变!

该死!她刚才着急教训孩子,都忘了这里还关着这么一个女人呢?

这下怎么办?都被她看到了,她要是回头告诉了霍司爵怎么办?那男人的底线就是这个孩子,如果他指定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这女人瞬间松了手,神色间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

“顾夏,原来这五年,你都是这样对待他的吗?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呢?他虽然不是你亲生的,可是,他也是霍司爵的儿子啊?你嫁给了他,难道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他才五岁!五岁啊!顾夏!!”

“温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我怎么了?我不就是因为当心他着凉,过来让他赶紧回去,我做错了吗?”

万万没有想到,几秒钟,这个贱人就镇定了下来,转而,她望着温栩栩气定神闲的回了她这么一句。

温栩栩顿时气疯了!

“你当我瞎吗?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你掰他的手指,你还掐他,我都看到了!那保镖也看到了,你还想狡辩?”

她指着那个保镖。

但可怕的是,这女人听她说这个证人后,妩媚一笑,直接就去了他的身边。

“你看到了?”

“……”

几乎是一秒钟,温栩栩就看到了这个保镖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一张脸,更是露出了极大的紧张还有畏惧。

“没……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诺,你也听到了,他说没有,所以,温小姐,你真的是冤枉我了,又或者,你根本就是想要污蔑我,想重新夺回你霍家女主人的位置是吗?那我告诉你,还是别想了,现在我才是霍司爵的女人!”

“!!!!”

温栩栩要气疯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女人竟然还会这么黑白颠倒,而最可怕的是,这些霍家的手下,还都听她的,如果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