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饱了该我吃了葡萄,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正在行李箱那边带着妹妹的墨宝看到了,赶紧拉着妹妹跑了过来:“妈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什……什么?”

正气到头昏脑涨的温栩栩,听到这个稚嫩的小童音,终于,她一丝神智慢慢的收回来了,低头望向了来到自己身边的一双儿女。

是啊,她怎么忘了呢?她还有这两个孩子呢。

她被逮住了不要紧,可是,这两个宝贝,是千万不能让那个人渣发现啊,不然,她真的就什么都完了。

温栩栩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倏然在儿子面前蹲下,她抓住了他的小胳膊。

“墨墨,你听妈咪说,很抱歉,妈咪现在有点事,可能……不能带你们去日本了,妈咪现在打电话让钟姨过来,让她接你们回去好不好?”

墨宝:“……”

虽然很诧异妈咪的突然决定,但是小男子汉看到妈咪神色间的慌张,还有眼眶里的内疚,他还是很乖巧的答应了。

“好的妈咪,你放心,我会带好妹妹,乖乖跟钟姨回去的。”

“嗯嗯,墨墨真是太乖了,那这一切就拜托你了,妈咪现在就送你们去那个咖啡厅里,让钟姨过来接你们。”

温栩栩望着这个懂事的儿子,心里一阵酸涩难忍,伸手就把他用力搂在了怀里。

旁边的若若宝贝:“妈咪妈咪,你怎么就抱哥哥一个呢?还有若若宝贝呢。”

“噢噢,对,还有我家若若宝贝,快来,让妈咪一起抱抱。”

温栩栩笑出了泪,赶紧将小手里还抱着一个布娃娃的女儿也搂了过来抱了抱,随后,她就带着一双儿女去那边的咖啡厅了。

十分钟后,温栩栩再度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南希医生,你来上班了吗?院长在等你呢。”

“来了,很快就到。”

已经从候机大厅里出来的温栩栩,在电话里面无表情说完这句后,拉开车门钻进去,很快,她就发动了车子。

温栩栩其实是不怕见到霍司爵的。

她对他,没有任何亏欠,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之所以避着他,不过是因为她不想再看到这个人,还有,她担心自己的两个孩子会被他知道后,不再属于她。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都避得这么远了,这狗男人竟然还会找上门。

既然这样,那就见见吧。

温栩栩一路上心情都是非常平静的,而她的表情,也恢复了她一贯的淡漠疏离,完全看不到她任何情绪波动的样子。

霍司爵在院长办公室等了一段时间,手里把玩着的,则是一张本院医生的工作牌。

南希?

这个名字还不错,比起“栩栩”两个字,可是要有意境多了。

看来,这五年,这个当年敢从他眼皮子底下玩假死的女人,不仅仅练就了一身的肥胆子,她更是眼光也高了不少啊。

他盯着这工作牌上的照片,目光猩红得就像要吞人的野兽!

“林……林助理,霍总他……他没事吧?南希医生她已经……已经过来了……”

一同待在这个办公室里的费列罗院长,看到这位金主爸爸脸色这么可怖,周遭的气氛,更是恐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忍不住,他就在那里哆哆嗦嗦的问了起来。

助理小林:“……”

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

他只知道,当年在听闻那个女人和孩子一起死在了手术室里后,他这位BOSS大人不仅仅亲自选了三块很好的墓地,以丈夫和父亲的身份将她们好好安葬了。

他更是在这五年里,再也没有提过和顾小姐的婚事。
所以,到底会不会有事,他真的不好说,也许……直接把这位前少奶奶也活劈了呢?

小林打了一个哆嗦。

几个人就在这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恐怖气氛里,等了大概有四十来分钟吧,终于,办公室外面听到有高跟鞋“咔哒咔哒”走上来的声音。

“院长,是我,南希。”

“!!!!”

几乎是瞬间,这办公室里就好似活了过来一样,费罗列院长以从未有过的矫健,冲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小林:“……”

霍司爵坐在那张黑色摇椅上,手里捏着那张工作牌,更是一秒钟,猩红的瞳孔狠狠一缩,那工作牌在他的手中都断成了两截!

温栩栩,终于来了。

冷冷淡淡的目光就这这扇打开的门里随便一扫,她就看到了这个坐在正中间的男人。

这个人,还是和五年前一样,一张脸五官轮廓分明,粗浓的眉锋有着一个成熟男人特有的锋利,双眼深邃若海,虽然现在布满了猩红,但里面浑然天成的倨傲和尊贵,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男人,五年了,还是颠倒众生。

可惜,对她温栩栩,已经没用了
“院长,叫我来有什么事?”

温栩栩的声音极冷,那目光,更是扫过那一眼后,平视着前方,冷漠而又淡然得就好似她从未认识这个人。

霍司爵又是眸光眯了眯。

盯着这个终于出现,但却是穿着白大褂,而且脸上还戴了一个医用口罩的女医生,杀气更重了!

“啊!南希啊,这个霍总,就是昨晚找你来的那个病人,他现在已经过来了,你赶紧过来帮他看看是怎么回事?”

“院长,我已经说过了,他这个病例,是我昨天看错了,我的医术,治不了,你还是安排其他西医医生来看吧,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

温栩栩冷冷淡淡的把这话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院长:“……”

助理小林:“……”

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一条人影已经从他们背后窜了出来,随后,在所有人都还没看清楚的情况下,他抓住温栩栩的手腕,就将她“砰”的一声,狠狠甩在了门上!

握草!!

温栩栩瞬间背部痛到眼前发黑。

而院长和小林两人,则是当场目瞪口呆!

“温栩栩!!你跟我玩是吗?好啊,那我就好好跟你玩一下!”

被彻底激怒的男人,整张脸都是狰狞的,他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她,就像是发狂的野兽一样,三下两下就将温栩栩脸上的口罩扯下来,五指一扣,将她的喉咙立刻掐在了手里!

温栩栩顿时整张小脸都扬了起来。

那是一张和五年前已经截然不同的脸,五年前,她还稚嫩、天真、傻乎乎的,可是现在,她的五官没有变,但干净白皙的脸上,已经没了那种神情,她更多的是寡淡冷漠。

就比如这一刻,即便是他霍司爵掐着她,可是,那双极其漂亮的水眸里,也不见她有多少慌张和恐惧。

有的,只有对他的不屑和漠视。

霍司爵怔了怔。

“你来啊……你有本事就掐……死我,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怕死第二次,霍司爵,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么……就把我给再次弄死了,要不然,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

“!!!”

一瞬间,这个男人的手又青筋直爆!

“总裁,你干什么呢?你疯了吗?她可是太太,你快把她松开!!”

还好,这个时候助理小林已经回过神来了,霎时,他看到这一幕后,冲过来就抓住了BOSS的手腕,把他用力给掰开了。

温栩栩获救,这才“咚”的一声,从门上滑了下来,就像终于得了水的鱼儿,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这就是一个畜牲!

平复了大概有好几分钟吧,办公室里的气氛,可能是因为刚经历过了这场激烈的冲突,竟神奇的缓和许多。

“好,温栩栩,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五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还活着?那两个孩子呢?被你带到哪里去了?是不是现在也跟你在一起?温栩栩,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平静下来的办公室里,霍司爵身上的杀气依然还是很重的。

他居高临下的站在这个女人面前,脑子里只要一想起当年的那一幕,想到当时自己还因为这件事,一度自责到生出悔恨。

之后想尽各种办法对存活下来的那个孩子好,也不再提和另外一个女人半点感情以及婚姻之事。

他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傻逼,恨不得分分钟把这个女人给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