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无名火直接转移阵地,奔着面前那群医闹就去了。

  “再在这里闹,把你们都抓走。”她假模假样的威胁了句。

  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男人耀武扬威的甩着棍子,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你滚开,别他妈多管闲事!”

  刚吼完,那根钢管又划破空气奔着他们来了!

  “此时不跑,等着挨揍啊!”

  韩星说话的同时,拉着陆听闻硬闯过那群人的中间。

  许是没想到他们会正对着他们逃跑,那群人居然没反应过来,但有个反应快的女人拉住了韩星的马甲帽子。

  韩星猛然回头,长腿灵活的一踢,踢开了那个女人的手。

  随后竟还对陆听闻嘚瑟道:“我厉害吧?”

  这里是住院部,人来人往的,坐电梯根本行不通。

  韩星的力气有点大,强硬的扯着陆听闻直奔着前方的卫生间跑!

  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当厕所的门被她关上时,身后的门被人猛踹了一脚,导致韩星直接扑向马桶。

  而陆听闻就站在她后面。

  那么一扑,她稳稳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顿时笑了起来,“天意如此,你可别说是我占你便宜啊。”

  陆听闻随即拽了她一把,将她推进了里侧。

  外面的人还在叫骂。

  韩星这个时候掏出手机打了通电话,“你来阿薇这层楼的卫生间,有一群人在堵我。”

  陆听闻倚着一侧的门岿然不动,他这个当事人好像比韩星都淡定。

  不是不作为,而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跟病人发生任何冲突。

  “你他妈给我滚出来!”凶男人在外面大骂。

  医院的人赶了过来,知道是医闹,立马好言相劝。

  “你们给我滚蛋!我必须让他给我个说法!作为医生居然猥亵病人!”

  “跟你们没关系,给我滚开!”

  话音刚落——

  “咣当——”

  那道门忽然被踢开,韩星竟然走了出去,陆听闻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刚说什么?”

  对方一见他们居然还敢出来,顿时怒目而视,“就他!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竟然这么下流!”

  怒骂间,医闹男人伸出手去抓韩星,似乎想把她拖走。

  也就是那时候,原本没动的陆听闻,腿不过微微一迈,便轻飘飘的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他没动手,也没阻挡对方的手,就是那样平静注视着对放。

  男人身影颀长,个子很高,身板也宽厚,不说话时的眼神竟有那么一丝吓人。

  那一瞬间,居然让对方不敢再下手。

  韩星笑眯眯的瞥了眼身前的男人,于是歪头望着医闹们,“你老婆来了吗?”

  卫生间门口围着不少的医生护士和病患,都在看热闹呢。

  凶男人这时候一把拉过自家媳妇,就是刚刚拉住了韩星的那个农村妇女,“这就是我媳妇!”

  那女人身材臃肿,人老珠黄,眼角的皱纹都能当眼线用了,一副凶悍的面相看着都吓人。

  韩星顿时笑了,指了指身旁的男人,“大哥,我是他女朋友。”

  陆听闻的眉心一跳。

  而门口的那群医生护士更是惊愕不已。

  陆医生有女朋友了?

  这女人可真是很漂亮啊,跟陆医生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这里面没人认出来韩星是谁,毕竟除了热衷粉外,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有个知名人物就在你面前站着。

  “您凭良心说,我这细腰,我这傲人的身材,笔直的长腿,怎么着也比您老婆有吸引力吧?有我这么个宝贝,我男朋友不摸我,会去摸您那糟糠之妻?”

  韩星努努嘴,一副‘你不老实’的眼神,嗓音细软道:“当然了,您要是真觉得他猥亵了您老婆,您可以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自有警察会来抓他,如果您没有证据,在这里胡闹纠缠,那您可就是在扰乱社会治安和诽谤啦。”

  “诽谤的罪名晓得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呢。”

  方诺刚从人群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挤了进来。

  结果就听到一句:“你这个贱人,你别胡言乱语!长得人模狗样的,估计也是跟他一伙的狐狸精,合起伙欺负病患!”

  “诶!”女人喊了声。

  韩星旋即举起手机,“我录下来了啊,你诽谤我,方诺,联系律师,我要起诉她。”

  “你!”

  那个妇女一愣,撒泼道:“你……你以为我怕你!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什么人?!说出来吓死你!”

  韩星慢慢的走到那个妇女面前,轻笑一声,嗓音在卫生间里有微微的回荡之音: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姐夫是什么伟大人物,敢算计我身边这位男士。”

  方诺皱了皱眉,赶紧阻止外面那群拍照的群众,“不要拍了!这里是医院,大家快散了吧!”

  把人终于轰走以后,方诺才转身,对着那位农村妇女递上自己的名片,“女士您好,我是方诺,现在我正式起诉您诽谤我们老板,三天之内,会有法院传票到您府上。”

  “再加一条寻恤滋事,他们刚刚打人了,凶器在那里。”韩星指着那个男人拿着的钢管。
那个凶男人立马把钢管藏在身后,指着她警告道:“你给我等着!”

  女人笑眯眯的,“不等,因为我会先找你的。”

  待人都散开以后,走廊的尽头处,有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戴着黑框眼镜,镜片遮住了眸子里的阴凉。

  见闹事者散开了,他也沿着楼梯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而那边的卫生间里。

  韩星回头望着正盯着她的陆听闻,她抬起手挥了挥男人肩上的灰尘。

  “濒危物种可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啊,先生。”

  陆听闻眼底的流光变的深沉起来,“濒危物种?”

  “啊,你不就是濒危物种么?”

  女人边往后退,边对他动了动手指,算是告别。

  接着,便带着方诺走了。

  走出卫生间的陆听闻,望着韩星轻飘飘的步伐,瞳仁里的光多了几分波澜。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只狐狸似的,也不知道是真不怕还是假不怕死。

  刚刚那个男人的腰后,还藏了一把刀。

  她居然还敢面对面的跟那人说话。

  幸亏抽出来的是钢管,如果是刀……

  陆听闻捏着手机往外走。

  他垂下的眼眸里,温和的神情下正蛰伏着几分隐藏的极好的阴鸷。

  他随后在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发送出去:好好‘关照’一下熊汉的儿子。

  对方很快回复:好的,少爷。

  熊汉就是刚刚拿出钢管的那个男人。

  另一边已然走出医院的韩星对方诺说:“查查刚那一伙人。”

  方诺眼露疑惑,“真告?”

  韩星耸耸肩,“都随身携带刀具了,不告还留着过年么?”

  那把刀,她看见了。

  ……

  胸外科。

  慕勋着实被吓到了,害怕陆听闻又被那群医闹纠缠上。

  他们医院里风评最好的是陆听闻。

  而被医闹找上门最多的,也是陆听闻。

  “没事吧?”慕勋问。

  陆听闻神情始终那么平和,“没事。”

  他坐下来,眼前总是情不自禁的闪过那个女人挡在他面前的样子。

  何曾几时有危险的时候,会有人挡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