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水( 小东西我干的你怎么样)

萧君庭这人似乎有轻微的洁癖,他一回到地宫,便吩咐小可去放洗澡水。

云乔忍不住调笑他:“像你这样有洁癖的男人是怎么习惯军旅生涯的?”

毕竟军旅生涯就意味着在烈日风雪中mo爬滚打,在炮火泥浆中舍命穿梭,这抹绿色总是被鲜血和灰尘沾染。

他便脱衣服便说:“即便条件再艰苦,我也有办法把自己洗gan净。”

即便在冬日的密林中执行任务,他也能会凿开冰面洗个冷水澡。

她忽然对萧君庭的出身感到好奇,他跟那些出身贫寒,从底层爬上来的大头兵不同,他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清贵气质。

他抬眸看到她正失神的看着他,便勾唇魅笑:“要不要跟我一起洗?”

她狠狠瞪眼,她才不要。

片刻后,萧君庭腰间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完美的身材散发着力量与野xing的美。

她慌乱的扭头佯装整理床铺。

他从背后将她抱住,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袭来,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心。

“准备收拾下衣物,三天后我便带你回C国。”

她诧异:“这么快?”

他暧昧的含.住她的耳垂:“怎么?舍不得这个跟我过二人世界的地方?”

她用手肘捣了他一下:“少臭美!”

“嘶……你谋杀亲夫?”

她正要上前查看,却被他翻身压住,两人四目相对,她甚至在他魅惑的眼眸中看到了有些呼.吸.急促的自己。

她哭笑不得:“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了?总是动手动脚的。”

他翻身坐起来,顺便把她捞在怀里:“两天内我会命令A队发动总攻,击溃D国.A营。”

看他说的那样的风轻云淡,云乔便明白了,萧君庭是战场上的猎豹,早就掌握了战局的主动权,至于怎么打,什么时候打全凭他的心情。

睿智如狮,诡诈如狼,这样的人着实令敌人胆寒。

她扭头亲了亲他的下巴,似是感慨:“我男人真厉害。”

她被他wen的身子发软,气chuan吁吁的同他一起倒在了床上。

他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一旦战事胜利的消息传到C国,我会接到总统嘉奖的电话,到时候我们要紧急回国接受嘉奖。”

她思忖了一番,三日后可是云兮跟容慕白回门宴请宾朋的日子,这也太巧合了吧。

电石火光之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直直的盯着他:“你……不会是为了我吧?”

他轻轻的亲了她一下:“不然呢?我可听说你那个妹妹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而你一个月前还在苦苦寻找着你的未婚夫,在我萧君庭的人生信条里就没有被欺负这三个字,我陪你一起欺负回去!”

她显然被震撼到了,他这么大费周章不过是为了帮她出这口恶气。

她的心里满是感动:“萧君庭,谢谢你。”

事情果然如萧君庭所说的顺利发展下去。

D国.军团被萧君庭的A营打的溃不成军,很快便宣布停战。

萧君庭理所当然成了C国的第一功臣,这几天就接受嘉奖。

萧君庭带着云乔还有他的飞鹰队迅速飞回C国偃都。

他接了一通电话,便跟她解释道:“我要先去总统先生那里报到,一会儿小可会带你去试穿礼服,晚上的时候我直接去宴会找你。”

“好。”

她目送着他离开,眼眸中带着一丝不舍与眷恋。

他忽然折身回来,在她唇上落下一wen,唇角勾起邪魅的笑意:“乖,晚上就能看到我了。”

她脸颊一红:“我又没说舍不得你。”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是我舍不得你,真想把你装在口袋里,去哪里都带着。”

呃,萧先生不仅爱说混话,连情话都说的这么……漂亮!

小可带云乔来到偃都顶点大厦,这里是高档礼服定制店。

听说顶点的幕后老板很神秘,而且这里的礼服只为豪门世家,jz大佬服务,即便有些人有钱也买不到的。

云乔跟小可刚走进顶点,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的好妹妹云兮正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旗袍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毕竟是姐妹,她们的长相有几分相似,但云兮更遗传了小妈的sao媚,这件红色旗袍穿在她身上显得前.凸.后.翘,sao气十足。

云乔本不想理会她,毕竟她这个妹妹从小就喜欢跟她作对,什么都跟她抢,包括男人。

没想到云兮看到了她,扭着腰臀走了过来:“姐姐不打算恭喜我么?”

云乔停下脚步:“嗯,恭喜妹妹珠胎暗结,上位成功。”

此时几个贵妇围了上来,她们自然认得这姐妹俩,而且也知道跟容慕白订婚的是云乔,结果结婚的却换成了云家二小姐,这其中必有猫腻,如今听云乔这么一说,顿时明了。

“没想到云家的家教这么差,妹妹抢了姐姐的男人还这么嚣张。”

“就是,小三上位有什么好得意的?真不知羞耻!”

云兮被那几个贵妇堵住一阵唾沫星子乱喷。

云乔则优雅的去了试衣间,对她而言,云兮就是一坨屎,她犯不着为了一坨屎恶心了自己。

导购小姐客套的将礼服送来:“夫人,这是队长三天前定制的礼服。”
云兮正准备破口大骂时,却被此刻穿着礼服的云乔惊艳到了。

这套桃红色的一字肩礼服衬的她肌肤如雪,婀娜多姿,集优雅与妩媚与一身,令人炫目。

此时导购小姐又笑着将一套钻石首饰带在云乔细白优美的脖颈,更凸显美丽与高贵。

云兮死死的盯着她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海洋之心?”

天啊,她竟然带着那套她看中许久,却被一个神秘人以两个亿的价格拍走的海洋之心。

云乔却不以为意,她只知道这是萧君庭为她准备的礼服跟首饰,得体变好,至于其他,她懒得深究。

她扫了云兮一眼,嗤笑道:“妹妹准备以这副样子出现在宴会上?”

云兮这次低头看了看自己,跟云乔相比,她现在简直狼狈不堪,她磨了磨牙愤恨的离开了。

此时她的母亲高美爱正坐在试衣间里自拍,她准备把照片发朋友圈好好的炫耀一番,毕竟不是一般人能够来顶点试衣的。

她嘟着红唇摆好姿势正准备拍照时,却看到云兮气鼓鼓的走了进来。

“哎吆,我的小姑奶奶这是怎么搞的?”

云兮握住她的手:“妈,我看到云乔了。”

“她来这里干什么?天啊,她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她们故意花高价利用一个jz要员给徐晓冉透露了假的消息,让云乔去战区寻找容慕白,甚至还安排了杀手准备杀了她,只可惜这丫头后来失踪了。

“妈,云乔的胳膊上不是有个宫砂痣么?”

“是啊,那是当年姐姐给她种上的。”

云兮的眼眸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妈,我刚才可没看到那个痣,而且她竟然还佩戴昂贵的首饰,这只有一种可能!”

“你是说她被人包养了?”

云兮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等晚宴的时候我就让容慕白看看这个贱人真实的嘴脸,妈,你要陪我唱场戏。”

云兮与高美爱耳语一番,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你放心,我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

云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云乔,你这辈子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云家几乎将偃都最豪华的酒店包下来大半,宾客云集,热闹非凡。

嘎吱!一辆军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云乔提着裙摆在小可的搀扶下优雅的走向酒店。

砰!一个白瓷花瓶忽然碎裂在她的面前。

只见父亲云擎烈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他抬手就朝着云乔招呼过去,却被高美爱跟云兮拦住了。

云乔退后一步,冷冷的看着这做戏的三人。

“擎烈,你这是做什么,孩子回来就好。”

“爸,姐姐虽然失去了贞洁,可她还是云家的女儿啊。”

云擎烈气得胸膛不断起伏,低吼道:“你个不知羞耻的孽子,说!那个跟你厮混在一起的野男人到底是谁?老子要把他剥皮抽筋!”

云乔淡淡的捋了捋发丝:“爸,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娶了一个踩着姐姐上位的女人,如今又生了一个同样德行的女儿,若说起不知羞耻,谁还能比得过这对儿母女?”

云兮、高美爱的脸上青白交错,高美爱随即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一会儿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颤悠悠的从背后朝着云乔撞过去。

她一边跑一边哭嚎:“你这个狐狸精,把我们家坑的倾家荡产,还有脸出来招摇过市!”

云乔灵巧一闪躲,那胖女人竟然刹不住脚,朝着云兮栽过去。

云兮身后是两米高的花瓶,她没法躲避,只能做出最快的反应,她一手护住自己的腹部,一手把高美爱挡在了身前。

砰!那个肥猪一样的女人撞的高美爱口吐白沫,四肢痉挛。

云擎烈连忙把高美爱抱了起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放狠话:“你跟那个野男人谁也跑不了!”

但是这场戏还要唱下去的,云兮丢给胖女人一个眼神。

胖女人指着云乔脖颈上的钻石项链:“看到没,她哄骗着我们家老黄给她买了这个价值两个亿的钻石项链,就是个狐媚子!”

她笨拙的爬起来,伸出食指朝着云乔挠去,却被云乔踩着高跟鞋狠狠的踹飞了,噗通一声,她栽倒在地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云乔冷冷的笑道:“云兮,你的手段还是那么卑劣,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云兮抬手就想给她一个耳光却被一只如铁钳般有力的大手攥住,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么?连我的女人也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