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学长别这样会被发现的)

萧君庭只觉得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全身,他都快把持不住了。

他伸出大掌将她不安分的小脑袋摁在怀里,咬耳道:“乖,别闹了,回去给你。”

此时史密斯透过电脑屏幕看到了自己的精英团顺利的控制了大渡口,眼眸中闪过一丝阴戾,阴测测的笑道:“萧先生跟夫人真是伉俪情深,不如让我帮你一把,送你们上路去做一对恩爱的鬼鸳鸯,哈哈哈……”

他打了一个响指,所有人的枪口立刻对准萧君庭与云乔。

只不过萧君庭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唇角还勾起风轻云淡的笑意:“听说史密斯队长极爱烟火,那我就送你一份大礼。”

史密斯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有些诡异,片刻后只听轰隆一声,他循声望去,只见电脑屏幕上一片火光。

他扭头阴狠的瞪着萧君庭:“萧君庭,你耍诈!”

“我向来言而有信,只是我的人在撤退的时候,在大渡口的四周埋伏了定时炸弹,只要我在十分钟之内还没有走出这个岛屿,你的精英军团就会变成一团烟火,那可是史密斯队长最爱看的景致。”

他勾唇一笑,颠倒众生,却如嗜血魔鬼,令人生寒。

史密斯顿时脊背生凉,他这是被萧君庭包饺了,精英军团可是他十几年来的心血,绝不能毁于一旦!

他磨了磨牙:“好,我放你们离开,但希望萧先生不要为难我的人!”

萧君庭微微眯眼:“成交!”

很快萧君庭的专机降落在鲁滨岛。

史密斯即便把他恨得咬牙切齿,也不得不陪笑送他们上飞机。

飞机起飞到安全的地带,萧君庭拨通了史密斯的电话:“史密斯队长,其实我忘了告诉你,其实大渡口就埋了一颗炸弹,就在十分钟之前炸了,不过那些定时炸弹……”

没等他说完,史密斯就气急败坏的将手机摔碎在地上,他这是被萧君庭当猴子耍了!

轰隆!轰隆!轰隆!忽然鲁滨岛上土崩瓦解,硝烟四起。

萧君庭望着挂掉的电话啧么着嘴,这个史密斯性子也太急躁了些,他可是好心提醒他逃命的。

他挂掉电话便去豪华舱房里查看云乔的情况。

尽管医生将她绑在床上,可她依旧难受的挣扎,手腕上微微泛红。

“情况怎么样了?”

“这是新型的魅毒,无药可解,只能……只能看队长的了。”

萧君庭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一直渴望拥有云乔,但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他要的是她身心与他契合,只是看到云乔这样的痛苦,他心疼。

“你们都下去吧。”

医生与刘副官带好门走了出去。

萧君庭刚将云乔解开,她就像一头发疯的小兽将他扑倒在床上,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小手撕扯着他的衣衫,无奈扯不开,干脆用嘴咬。

萧君庭低低的笑了起来:“真是一只小狼狗,可我……就是对你着迷了。”

他脱下衣衫,也把她退的干干净净,两具身子交缠在一起,古铜泛着玉白,野性的痴狂缠绕着柔美的喘息,直到灵魂深处的极致。

她毕竟是第一次,他尽量的温柔,动作也缓慢下来,只是到了最后,却被欢愉冲击的控制不住了。

尽管这舱房的隔音效果极好,但是守在门外的医生与刘副官还是听到了里面‘战况’激烈的声音。

刘副官看了看腕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结束?

医生的嘴角抽了抽:“刘副官还是通知给养机送点备用的燃料跟吃食吧,看这情形要持续三天三夜。”

刘副官吃惊的长大了嘴,三天三夜?那队长完事后岂不要虚脱了?

他立刻列了一张清单,迅速发给乘风,让他稍后送过来。

舱房内气氛炙热,他果然跟她解锁了一百零八式,只是这一套运动坐下来,两人都已累的筋疲力尽。

她困极了像一只小猫窝在他的怀里,他满足的环住她的腰身,两人的身子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只是半夜的时候,他觉得身上一沉,原来她的药性又发作了。

他掐住她的腰肢,微微发力,这场运动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两人似乎都达到了欢愉的极致,但又累瘫了,她趴在他身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又是一场开始,疲惫、欢愉还夹杂着丝丝痛苦。

与此同时,可怜的史密斯队长正在深海里被鲨鱼追的哇哇乱叫,陪他一起逃亡的还有他的副官。

两人幸好被海浪冲上了岸,筋疲力尽的躺在火辣辣的海岸上。

“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有人破译了岛屿的监控网,然后悄悄潜入……埋伏了大批电子远程遥控炸弹。”

史密斯气得几乎吐血,鲁滨岛可是他精心打造集防御探测进攻与一体的高科技岛屿,没想到顷刻间就变成了
萧君庭忍着怒气将药放在桌子上:“一会儿自己涂上!”

砰!他重重的摔门而去,拨通了乘风的电话:“通知飞鹰队的所有成员去密林集训三天!”

乘风:老大这是要疯啊,刚跟小嫂子在天上大战了三天又去疯狂训练。

老四:丫的,啥也别说了,咱们都得跟着老大一起疯,真他娘的羡慕老三,还能躺在床上好好养伤。

老三翻白眼:你过来躺上十天半月试试。

很快飞鹰队的成员集合完毕,整装上路。

经历了一整天的集训,每个人都在抓狂,老大这哪里是疯啊,简直是把他们往死里整。

老五:“三天后我们就得累成狗肉干了,到时候直接被装进真空袋里打包回老家。”

老四咯嘣一下把嘴里的虫子咬碎:“哪有啥法子,反正老大怎样,我就怎样,累死也是老大的兄弟。”

乘风的眼珠子一转随即朝着众人勾了勾手指头:“想不想回去吃肉?”

众人异口同声:“想!”

“嘿嘿,大哥发疯的原因在小嫂子身上,咱们把他们小两口撮合一下,不就得了。”

老五拍了拍他的脑袋:“就你鬼点子多,你说吧,我们按你说的做。”

“一会儿等小嫂子来了,咱们就把大哥的车连同给养口粮全部带走,这有了困难,夫妻俩不就得抱团取暖了么,这抱着抱着,不就……嘿嘿嘿。”

老五又呼了他一巴掌:“成,就这么办!”

老四摇头:“那不成了背叛大哥了,我不干!”

众人将老四打昏,拖到了车上,悄悄的开走了所有的军车给养。

与此同时乘风假借萧君庭的名义给刘副官发了条短信,让他速速把云乔带到密林集训区。

半个小时后,刘副官将云乔送到了目的地,随后他又接到了一条短信,便匆匆的离开了。

云乔暗自骂着萧君庭,这个混帐,折磨了她三天三夜还不够,竟然还让她来这种鬼地方,她现在一走路,扯的大腿根部就疼。

只是密林里怎么静悄悄的,哪里有飞鹰队员的影子?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只见萧君庭提着鱼竿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这些混球小畜生,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当他看到站在那里的云乔时,瞬间明白了那群小兔崽子们的心意。

她一拐一瘸的走过去:“不是让我为伤员做手术么?人呢?”

“你被那些混帐东西骗了。”

他不容分说将她抱起来。

“你干嘛?”

“抱你找地方休息,这群兔崽子恐怕要明天才会出现。”

他找了一大圈才找到一个树洞,心中把飞鹰队的人骂了遍,吃的喝的全部带走了,甚至连个帐篷都没给他留下。

夜晚的密林有些阴冷,他找来干柴生火,又去抓了几只野兔,麻利的剥皮抽筋,穿在树枝上烤,顺便又烤了几条鱼。

很快野兔肉、鱼肉的香味飘过来,他撕下一只兔子腿递给她。

“这里肉最嫩了。”

她确实有些饿了,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味道还挺不错的。

他有将鱼肉放在干净的荷叶里递给她:“慢点吃。”

这鱼肉竟然是挑了刺的,而去挑的很干净,鱼肉肥美的味道在她嘴里晕开,心花怒放。

见她吃好了喝好了,他才将剩下的东西打发下肚,不过只是些骨头架子了。

火红的光芒映衬着他俊逸的脸,燃动的火苗跳跃在他深邃的双眸,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跃着。

“萧君庭,我们试着好好相处吧。”

他拨弄柴火的手微微一顿:“嗯。”

平日里他不是挺能说的,这会儿怎么装深沉了?

“萧君庭,其实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心里除了自己,未曾真正的装下谁。”

可是我现在想试着装下你。

他勾唇戏谑道:“如果容慕白听到这句话会心碎的,毕竟他陪伴了你这么多年。”

“我跟他之间的交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族利益,感情是有的,但无关爱情,即便那人不是我,他也会屈从家族利益娶另外一个姓云的女子。”

“呵!你倒是聪明的很!过几天你的未婚夫确实要娶你的妹妹为妻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却没有在她眼里发现任何的波澜,微微欣喜。

“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话?”她从身后抱住了他:“以后我试着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

他的身子僵硬,良久似是叹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