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运动往里放东西(带老婆多人运动经历)

刘副官这才走过来看到桌子上的三文鱼,顿时脸色沉郁:“夫人怎么能给队长吃这个?”

他转身对小可小爱训斥道:“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吗?”

小可委屈道:“本想告诉夫人的,可是队长……”

“闭嘴!你们两个立刻下去领罚!”

小可小爱的脸色一白,这庄园里的规矩都是按军法制定的,她们这一去恐怕回来的时候一定是遍体鳞伤。

云乔本以为萧君庭之所以不去碰三文鱼,顶多是不喜欢,或者对它过敏,她不过是想整整他,没想到后果这样严重。

“刘副官,这件事是我的错,跟她们无关。”

刘副官冷冷道:“触犯了军法自然由军法处置,夫人还是先去看看队长的情况吧。”

她急忙来到卫生间,看到萧君庭吐得七荤八素,身子微微痉挛,连忙蹲下身子为他轻抚着背部,愧疚道:“萧君庭,对不起。”

他吐完之后,猛然扎进满是冷水的洗漱盆内,过了片刻,起身,将脸上的水珠擦干净。

“这不怪你。”

他始终过不去心理这一关。

她拽住他的手臂:“萧君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浅淡一笑:“没什么,只不过小时候被三文鱼卡住过,心里有了阴影。”

霸道强势的萧先生竟然因为这点事情在心理埋下了阴影,她当然不信了,只不过他不想说,她又能怎样?

“既然不想吃,为什么要吞下去?”

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笨蛋,那是我老婆喂我吃的。”

她吸了吸鼻子:“喂给你的是毒药,你也要吃吗?”

“只要是你喂的,我都吃。”

“萧君庭,你个笨蛋!”

没想到萧先生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根本就和那个在战场上霸气纵横的男人判若两人。

他笑着朝着她耳边呵气:“你舍得对我下狠手?”

刚才还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被他这么一说,她气得在他胸口掐了一把:“这个时候还跟我耍流氓!”

他倒吸一口冷气,邪魅的看着她:“我说过,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

她下意识的捂住胸口,缓缓后退,却退无可退。

一会儿卫生间里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啊!萧君庭,你混蛋!”

噗通一声,两人齐齐的栽进了身旁的浴缸中。

客厅内众人脸色诡异,刘副官立刻命令众人散去。

小可怯生生道:“刘副官,那我们姐妹还要不要受罚?”

“还不赶快为队长、夫人准备好出门的衣服?”

两人松了一口气,急匆匆的上楼拿衣。

刘副官的内心有些忐忑,他刚才好像吼了夫人,会不会被穿小鞋子啊。

不一会儿,萧君庭一身帅气的军装,云乔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出现在众人面前,郎才女貌浑然天成。

云乔看到跟她一起坐上车的萧君庭,有些惊愕:“你不是要去总统府吗?”

“送你要紧,让他等一会儿不碍事。”

他好大的脸啊,竟然让总统先生等候,这么说来他要亲自送她去医院了?

可是整个偃都谁不知道这是萧君庭的专属座驾,一旦出现在那里,一定会弄得人流拥堵,那她岂不成了整个军区医院的焦点?

“不用了,我可以打车去的,要不让司机换别的车送我也行。”

他握住她的手:“既然做了我的女人,就要做好被万众瞩目的准备。”

她倒不是害怕什么,只是恐怕以后想要安静的做次手术都成了难事。

果然,当萧君庭的车子出现在医院门口时,整个医院沸腾了,街边满是尖叫的人群。

“哇,萧先生好帅啊。”
快点扶住我,我要窒息了。”

萧君庭下车绅士的为云乔打开车门,跟她吻别:“晚上我来接你。”

她双颊一红:“嗯。”

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她跟他就像普通夫妻一样,她享受着丈夫温馨的呵护,被他上下班接送,只是尖叫的人群还有那群缓缓走来准备列队欢迎的院领导打破了她这种想法。

萧君庭竟然破天荒的跟那几个院领导交谈了一番,他将云乔揽在怀里,浅笑道:“那我的爱妻就有劳各位照料了。”

刘院长立刻如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道:“那是自然。”

萧君庭走后,医院里有头有脸的人纷纷像众星捧月一般把云乔围住。

刘院长甚至亲自接过她手中的包包,拱手哈腰的在前面引路。

对于这些见风使舵的上司同事,云乔的内心是拒绝的,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墙头草,可她也知道捧高踩低是社会的常态,如果不想同流合污,就只能做一条逆流的鱼。

她刚刚换上白大褂,就听助理医师小孟汇报道:“云大夫,您上午只需要做好一台胸外科的小手术就可以了。”

云乔皱眉,按照以往的惯例她上午至少要做起七八台的开胸手术,难道她做了萧君庭的女人,连这工作量也减少了么?

小孟小声道:“这是李主任的临时安排。”

云乔的心中一阵冷笑,她跟科室的主任李瑶最不对付,一是看不惯她仗着院长对她的恩宠上位,整日里只懂得描眉化眼,哪里懂什么医术,恨不得把整个科室的手术都安排她做了,二来这个李瑶跟云兮是好姐妹,她平时对她的百般刁难,多半也是被云兮授意。

她来到李瑶办公室门前,猛然将门推开,看到李瑶与云兮两人面色仓惶,云兮更是迅速将桌子上的彩超跟化验单塞进了包包里。

“云乔,你来做什么?”

云乔冷笑:“真是好笑,我本来就是这里的医生,自然有事来请教李主任。”

她打量着云兮还未消肿的脸,轻笑道:“你那样爱美的人,怎么顶着一张猪头脸就来医院了,难道你肚子里的宝宝有情况?”

云兮脸色苍白:“死丫头,你瞎说什么?”

她匆匆的跟李瑶告别,随即离开。

只不过她走到云乔面前时,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忽然重重的撞击在她的身上,然后
外面炮火连天,就连整个医务室都被震的颤了三颤,云乔低头为伤员缝合伤口,汗水混着血水打湿了她的发丝,那张清丽的容颜显得凌乱狼狈,看不出本色,任谁也猜不出她就是云市长的千金,云家大小姐。

燥热杂乱的环境对她没有任何的扰乱,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而且她是这次C国医疗救援小组的队长,更应该冲在前面。

哐噹!简陋的屋门被踹飞,只见四五个满是血迹的队员抬着担架闯进来,担架上的队员血流如注,洒了一地,为首的队员身姿挺拔,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谁是头儿?”

云乔淡然开口:“我。”

他大步跨过去,用枪抵在她的头部:“马上救他,否则老子马上毙了你们!”

她毫不畏惧,跟他淡然直视:“你打算这样让我给他做手术?”

看到那熟悉的眉眼,萧君庭微微一愣,利落的收起手枪。

她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在场的队员面色骇然,从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跟他们的上司说话,这女的完了!

他收敛了身上森然的冷气,竟然扯唇一笑:“好。”

他带着人走了出去。

云乔立刻命令助手将伤者抬到手术台:“快!止血钳!供血袋!”

“队长,病人脉搏太过微弱!似乎没了呼吸!”

云乔毫利落的为他做心脏复苏按压。

远处,萧君庭眯眼望着那个朝他吼叫的女人,她拼尽全力做着摁压动作,鲜血喷在手指上,脸上,染红了白衣,对于这些,她丝毫不在乎,似乎她就是手术室的王者,动作利落,气贯长虹!

到了半夜,伤者的手术顺利完成,被转送回国,云乔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疲惫的走出手术室,在水管前低头清洗着手上的血迹。

忽然一块毛巾被递了过来,她一抬头,便看到那张冷峻的脸,瞬间把‘谢谢’这两字卡在了喉咙里,说实话她对这男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粗鲁、野蛮、霸道……

他点燃一支雪茄,张开削薄性感的嘴唇朝她吐出一口烟:“记住我叫萧君庭,萧风乍起,墨云暴雨。”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君庭,jz界的神话传说。

听说他出身平民,十二岁入A营,十六岁就崭露头角,二十岁成为A营一虎,一路平步青云,现在仅仅二十七岁,已经是C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为人狠辣,对自己更狠,就连父亲都要对他忌惮三分,这种人,少招惹为妙!

云乔被呛得咳嗽起来,精致的小脸通红,可爱迷人,她狠狠的将用完的手巾丢给他,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猛然攥住她的手腕,她下意识的去摸口袋中的手术刀,如果他敢欺负她,她就跟他拼命!

“谢谢你救了我的兵。”

她语气淡淡:“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萧先生不用放在心上。”

他单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咬耳道:“别来无恙。”

她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那张冷峻的眉眼很是熟悉,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此时医疗队的人三五成群的走过来。

他猛然将她松开,她踉跄后退,他长臂一挥,攥住她的腰肢,远远看去,两人姿势暧昧,她脚朝着他的两腿间踹去,却被他修长的双腿夹住,他暧昧的抬手摩挲着她的唇角,柔嫩的质感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吻。

她嫌恶的瞪着他,他却扯唇一笑,将她松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日方长。”

他已经走远。

云乔的唇角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她折回水池旁,捧起凉水狠狠的搓洗着唇角,搓得几乎起了皮。

医疗队的姐妹们围了上来,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并不知根知底,只是随意猜测。

“云乔,难道萧先生就是你要找的人?”

“怎么可能,云乔要找的可是她的未婚夫。”

A女一脸花痴:“那我就放心了,萧先生长得帅,又怎么努力,听说他可是从队员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