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想玩多人运动(男朋友找人来玩我)

容慕白的眸光黯淡下来,他已经得到了答案,但这个答案犹如一把刀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里,他宁愿云乔给他几个耳光,或是狠狠的将他臭骂一番,而不是一句波澜无惊的祝福。

他很想问云乔,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对不起’。

云乔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身为容家的大少爷,只能以肩负家族的利益为己任,就算容家让你娶的人是小暖,你也会毫不犹豫。”

容家的势力不比以往,只能跟云家抱团取暖,这样才能继续维持政坛第一大家的名望。

她的理解,她的贴心,对他来说却是一剂苦药,毕竟这么多年来,她是他唯一深爱的人。

夜风吹起,凌乱了她的发丝,他很想像以前那样,帮她将发丝拢在而后,可是抬起的手却只能无力的滑落,顺势拍了拍她的肩膀。

“云乔,你果然是最懂我的人。”

她抿唇一笑,说来奇怪,他没有遵守诺言,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愤怒,大概是无爱便也无恨吧,她对他这么多年的付出只有感激,却没有感情,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近乎冷酷。

“慕白,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好,我和小暖都会铭记你的恩情。”

容慕白咽下苦涩,扯唇一笑:“云乔,别说了,你这样会让我更难受。”

两人陷入沉默,只闻风声。

良久容慕白扭头凝望着她:“云乔,我可以抱抱你吗?”

云乔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容慕白紧紧的将她抱住:“云乔,以后我不能保护你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萧君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娶你恐怕也是别有用心。”

此时天台的拐角处已经有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他随即将她缓缓的松开,纵使千般的不舍,也只能放手,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其实对于萧君庭娶自己为妻的目的,她至今没有猜透,但是一想到两人之间的约定,她决心赌一把。

“我不想探究他到底有何目的,但只要他对我好,我定然也不会辜负他。”

她是个聪明人,不想计较太多,只想在有限的条件下活得更舒服一些,更何况她一直觉得自己身上并没有萧君庭所能利用的,论起权势背景还有金钱财富,萧君庭根本就不需要她做筹码。

容慕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那个秘密始终是横在他跟整个容家心头的伤疤,谁也不愿意提及,即便面对自己最爱的人。

“那我祝你们幸福。”

他随即侧头眺望着远处的星空,忽然发现对面微弱的亮光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慌乱道:“小心!”

他连忙飞身抱着云乔滚落在地,只听‘砰’得一声,天窗上出现手指甲盖般大小的弹孔。

那子弹擦着容慕白的头皮过去的,两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紧张,大口的喘息着,只听到一道暴呵声传来:“容慕白,你在干什么!”

萧君庭疾步走过来,抬起军靴狠狠的踹在他的胸口,甚至拔出手枪抵在他的额头。

云乔连忙起身,淡然的看着他:“萧君庭,刚才有人袭击我。”

她并不急着向他解释什么,只是淡定的指了指天窗上的弹孔。

萧君庭利落的收起手枪,暴戾的瞪了容慕白一眼,随后低声跟刘副官吩咐了几句,刘副官朝着对面看了一眼,迅速采取行动。

萧君庭紧紧的攥住她的手腕,大力拖拽着她向楼下走去。

容慕白望着踉踉跄跄的云乔,本想说什么,但看到云乔扭头对他摇了摇头,瞬间闭上了嘴巴,他明白,他越是说什么,恐怕云乔的处境越难。

萧君庭将她拖拽到电梯,猛然将她的双手反剪到头顶,那张俊脸几乎贴在她的脸上,冷峻冰寒,他伸手用力的点在她的胸口:“云乔,我不管你跟他以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你现在是我萧君庭的妻子,就要遵守本分,如果你想给我戴绿帽子,大可以试试。”

说话间他已经掏出手枪顶在她的额头。

她抬眸与他只视,甚至可以看到他额头暴跳的青筋还有眉眼间的暴戾,似乎在她面前,这个男人总是轻易的暴跳如雷。

她的身子微微前倾,点起脚尖轻吻住他的下巴:“你放心好了,我可没有给你带绿帽子的嗜好,除非你喜欢。”

当她柔软的唇瓣碰触到他坚毅的下巴的时候,他的戾气竟然荡然无存,似乎她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萧君庭眸如凉夜,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他的手放在腰带上,啪嗒一声,他抽出腰带握在手中,唇角露出一丝邪魅冷酷的笑意:“看来我需要身体力行的教导你如何做一位本分的队长夫人。”

云乔垂眸看到散落在车座上的照片,上面的男女紧紧相拥,显然是她与容慕白,大概是拍摄之人有心为之,照片上的她温柔缱绻,似是不舍。

萧君庭猛然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你就这么舍不得他?嗯?”

他的眼眸中燃烧着怒火,似乎瞬间能将她燃为灰烬。

她平静的与他对视,忽然嗤声笑道:“萧君庭,你难道看不出这是个圈套吗?有人想杀我,想要借你的手收拾我,难道你打算让那人入场所愿吗?”

他当然知道这是个圈套,但是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女人跟别人拥抱在一起,云乔只能是他一个人的,谁要是碰她,他瞬间有一种想把对方杀掉的疯狂,可是她显然不明白他的心思,尤其是如今这双与他平静相对的眸子,越发的激起他的怒气。

他猛然用皮带将她的双手勒紧,眼眸猩红的盯着她,大掌一挥,猛然将她身上的礼服一扯,雪白的肌肤立刻裸露在空中,身前的颤抖犹如致命的罂粟让他丧失理智。

“萧君庭,你疯了!”

“呵呵……一会儿容慕白就会来取车,你说如果他听到你在我身下的jiao喘会怎样?”

云乔没有挣扎,只是冷冷的吐出一句话:“那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萧君庭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车窗,碎裂的玻璃扎在他的手上,滴滴鲜血。

萧君庭缓缓起身,狠狠的摔上门,旋即坐在驾驶座上,一个急速拐弯,猛然将车子开出去,他将油门一踩到底,车子风驰电掣般的行驶在路上,众人避之不及,本想张口大骂,但一看到那个牛逼的车牌号瞬间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云乔的额头重重的撞在了车座的后背上,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萧君庭竟然奇迹般的减缓了车速,只是他倔强的不肯回头。

车子平稳的驶进一座奢华大气的庄园,大概是jz界为萧君庭配置的住宅。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二十几个女佣管家列队站在门口。

萧君庭下车狠狠的摔上车门,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他脱下身上的军装裹住在云乔的身上,弯腰抱起她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屋内是清一色的冷色调,安静冷凝犹如眼前抱住她的人。

他踹开卧室门,疾步走过去,将她丢在软软的床上,她的身子被弹起,险些摔倒在地,幸好他伸手拽住她纤细的小腿。

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在她面前也就是耍耍横,但始终下不了狠心对待她的。

“萧君庭,放开我!”

他用力将她拽回来却不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脱衣服,准备洗澡。

她的肩头忽然耸动起来,他微微皱眉,心软了,嘴上却道:“你还有脸哭,背着自己的男人去勾搭别的男人,单是这一条就够你死一百次了!”

她的肩膀继续耸动,他终究是忍不住了,抬手将她手腕上的皮带解开,却听到她嘴里发出的低低的笑声。

他顿怒:“云乔,你耍我?”

她坐起来捂住胸口:“本来就是你不对,这才犯了神经把邪火发在我的身上。”

他猛然扯掉身上的衬衫,扣子崩落一地,露出壮硕的胸膛,坚实的腹肌,嘴角含笑:“喔?既然你惹老子发了邪火,就得负责给老子泻火!”

她白了他一眼:“萧君庭,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话吗?非要每次都动手动脚的吗?”

他已经扑了过来,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两人四目相对,呼吸纠缠。

他的呼吸微微带着酒香,低低的警告声传入她的耳边:“云乔,我最讨厌背叛,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无所畏惧的与他对视:“喔?难道萧先生被女人背叛过?”

他勾唇一笑:“背叛我的人要么没出现,要么已经被我解决了,所以我希望你不会成为这种人。”

他猛然咬住她的耳垂,她倒吸一口冷气。

“我说过如果你好好的对我,我也会好好的待你。”

“你会把我放在你心尖吗?”

她将头偏侧,被她放在心尖的人只有小暖和她自己,至少以前她从未想过要把那个男人放在心尖,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男人真正靠得住?母亲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那样爱着云擎烈,又如何?还不是在她死后不到三天的时间,云擎烈就带着高美爱母女俩出现在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