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做朋友(一个上面一个下面不停运动)

云擎烈在这边忍痛教训爱女,萧君庭则搂着云乔,风轻云淡的聊着天。

他打量着身穿礼服的云乔,眼眸中绽放着惊艳的笑意,他低头咬耳道:“真美,我都想在这里办了你。”

云乔脸颊发烫,这个不正经的家伙,不过他帮她出气的样子真可爱。

她笑着勾住他的脖颈,点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这是利息。”

他加深了这个吻:“好,回去我要把本金也讨回来。”

众人愕然,天啊,这还是那个冷面阎罗萧先生么?简直把女人宠的不要不要的,一个字帅!

那些贵妇少女忍不住想要尖叫。

“住手!”

伴随着一阵断呵声,容慕白从门口缓缓走来。

当他走到萧君庭面前时,与他短暂的对视了片刻,瞬间空气中蔓延着火药的味道。

这两个极品男人都拥有俊美的容貌,只不过容慕白斯文优雅,而萧君庭张扬霸气。

“云兮毕竟是我的妻子,还请萧先生高抬贵手。”

萧君庭扯唇一笑:“那要看你的女人如何抉择了。”

此时云兮早被云擎烈打的肿胀如猪头,口齿不清的求饶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收买了这个女人来冤枉姐姐的。”

众人一片哗然,都对云兮指指点点。

“看来云二小姐使用卑鄙的手段抢了大小姐的未婚夫的传言是真的了。”

“哎吆,二小姐看上去楚楚可怜,没想到竟然是个心机biao。”

“谁娶到这种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可惜了一表人才的容副市长。”

云兮几乎气得七窍圣烟,这些人可真是捧高踩低的好手,刚才不是还眉眼含笑的夸赞她嫁了一户好人家吗,怎么转眼间就把她像狗屎一般的踩在了脚底下?这一切都拜云乔所赐!

谁知道她转眼间竟然攀上了萧君庭这束高枝儿,如今还被他捧得高高的,想到这里她愤恨的握紧手指,云乔,咱们来日方长!

可是眼下她必须让萧君庭消火,顺便挽回些颜面,毕竟她现在是容家的媳妇,总不能在自己刚进门不到三天的日子就为容家招致灾祸,那她以后还在容家怎么混?

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眼角含泪的走到云乔面前,伸手亲热的挽住她的手臂,柔声道:“咱们到底是姐妹一场,还希望姐姐宽宏大量,绕过妹妹这一次吧。”

云乔笑吟吟的将手抽出:“原谅你?好啊,不过你要承受得住。”

在云兮错愕的时候,一记重重的耳光已经甩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算是原谅你费尽心机抢了我的未婚夫。”

当她看到安然无恙的容慕白时总算明白了,她被云乔母女俩算计了,如果不是遇到了萧君庭,她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原本以为这两人至少对她顾念点亲情,但事实确实如此冷酷,她到底是心软了。

啪!又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云兮的脸上,打得她头晕眼花,不知东西南北。

“这一巴掌算是了结了你我的姐们情分,以后你也不必叫我一声姐姐,省得恶心我。”

云兮气得几乎抓狂,可碰触到萧君庭冷冷的眼神,却只能忍受着脸颊上的疼痛。

她闭上眼睛等待着云乔对她的审判,谁料到哗啦一声,一瓶子红酒从她的头上浇下来,脸上的红肿火辣辣的疼痛。

云乔眯着眼弯下身子,贴在她的耳边,声音轻柔却带着噬骨的凉意:“喔,祝你新婚愉快,你且好好享受在容家的富贵荣华吧,今天我是看在容慕白的面子上饶你一次,不过以后如果你再敢得罪我,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云兮呆呆的看着她,全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平时那个不争不抢还好欺负的姐姐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冷冽狠毒的女人?看来她跟母亲都被这个女人骗了,早知道这样,就该在十一年前把她也一起杀了。

萧君庭伸手将云乔揽在怀里,亲昵的咬耳道:“我的女人,果然够味。”

这一幕落入容慕白的眼里,心里微微刺痛,眼看萧君庭揽着云乔扬长而去,他连忙上前拽住了云乔的手臂:“云乔,留下来喝杯酒吧,就当是全了你我这些年来的情分。”

萧君庭的眼眸落在他的手上,冷如冰刃,寸寸刮骨。

容慕白下意识的将手松开,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却听到云乔淡淡道:“好。”

萧君庭微微皱眉,但到底是尊重了她的意愿,搂着她来到酒席。

云擎烈立刻满脸谄媚,殷勤的像一个小丑,在萧君庭的周围窜来跳去。

萧君庭满脸鄙夷,但对于他的殷勤也不拒绝,似乎故意将他的丑态放大。

云擎烈为他倒满红酒,满脸谄媚:“贤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记得在总统大人面前为岳父我多美言几句。”

萧君庭俊眉微挑,语气淡漠:“喔?刚才云乔说跟那个女人断了姐妹关系,那就是断了跟云家的关系,那你我这翁婿关系是怎么来的?”

云擎烈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随即朝着云乔挤鼻子弄眼:“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这血缘关系怎么能说断就断?”

云乔冷笑:“爸,以前你不是多次扬言要把我和小暖赶出云家吗?”

如果当初不是她跟容慕白有婚约在身,恐怕她跟小暖在云家早就没了容身之地了。

云擎烈的脸上青红交错,厚着脸皮笑道:“那些都是气话,你是我的女儿,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赶你走?”

云乔冷冷一笑,随即转身离开,她实在受不住云擎烈这张谄媚的嘴脸,看着令人犯恶心,有时候她想,云擎烈真的是她的父亲吗,可她在云家生存的这些年来一直被他当成棋子,从来没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父爱。

她走到天台吹着凉爽的夜风,似乎只有这一刻,她才微微的喘气,楼下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那些虚伪的面孔,谄媚的嘴脸着实令她呕吐。
容慕白的眸光黯淡下来,他已经得到了答案,但这个答案犹如一把刀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里,他宁愿云乔给他几个耳光,或是狠狠的将他臭骂一番,而不是一句波澜无惊的祝福。

他很想问云乔,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对不起’。

云乔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身为容家的大少爷,只能以肩负家族的利益为己任,就算容家让你娶的人是小暖,你也会毫不犹豫。”

容家的势力不比以往,只能跟云家抱团取暖,这样才能继续维持政坛第一大家的名望。

她的理解,她的贴心,对他来说却是一剂苦药,毕竟这么多年来,她是他唯一深爱的人。

夜风吹起,凌乱了她的发丝,他很想像以前那样,帮她将发丝拢在而后,可是抬起的手却只能无力的滑落,顺势拍了拍她的肩膀。

“云乔,你果然是最懂我的人。”

她抿唇一笑,说来奇怪,他没有遵守诺言,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愤怒,大概是无爱便也无恨吧,她对他这么多年的付出只有感激,却没有感情,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近乎冷酷。

“慕白,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好,我和小暖都会铭记你的恩情。”

容慕白咽下苦涩,扯唇一笑:“云乔,别说了,你这样会让我更难受。”

两人陷入沉默,只闻风声。

良久容慕白扭头凝望着她:“云乔,我可以抱抱你吗?”

云乔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容慕白紧紧的将她抱住:“云乔,以后我不能保护你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萧君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娶你恐怕也是别有用心。”

此时天台的拐角处已经有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他随即将她缓缓的松开,纵使千般的不舍,也只能放手,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其实对于萧君庭娶自己为妻的目的,她至今没有猜透,但是一想到两人之间的约定,她决心赌一把。

“我不想探究他到底有何目的,但只要他对我好,我定然也不会辜负他。”

她是个聪明人,不想计较太多,只想在有限的条件下活得更舒服一些,更何况她一直觉得自己身上并没有萧君庭所能利用的,论起权势背景还有金钱财富,萧君庭根本就不需要她做筹码。

容慕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那个秘密始终是横在他跟整个容家心头的伤疤,谁也不愿意提及,即便面对自己最爱的人。

“那我祝你们幸福。”

他随即侧头眺望着远处的星空,忽然发现对面微弱的亮光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慌乱道:“小心!”

他连忙飞身抱着云乔滚落在地,只听‘砰’得一声,天窗上出现手指甲盖般大小的弹孔。

那子弹擦着容慕白的头皮过去的,两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紧张,大口的喘息着,只听到一道暴呵声传来:“容慕白,你在干什么!”

萧君庭疾步走过来,抬起军靴狠狠的踹在他的胸口,甚至拔出手枪抵在他的额头。

云乔连忙起身,淡然的看着他:“萧君庭,刚才有人袭击我。”

她并不急着向他解释什么,只是淡定的指了指天窗上的弹孔。

萧君庭利落的收起手枪,暴戾的瞪了容慕白一眼,随后低声跟刘副官吩咐了几句,刘副官朝着对面看了一眼,迅速采取行动。

萧君庭紧紧的攥住她的手腕,大力拖拽着她向楼下走去。

容慕白望着踉踉跄跄的云乔,本想说什么,但看到云乔扭头对他摇了摇头,瞬间闭上了嘴巴,他明白,他越是说什么,恐怕云乔的处境越难。

萧君庭将她拖拽到电梯,猛然将她的双手反剪到头顶,那张俊脸几乎贴在她的脸上,冷峻冰寒,他伸手用力的点在她的胸口:“云乔,我不管你跟他以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你现在是我萧君庭的妻子,就要遵守本分,如果你想给我戴绿帽子,大可以试试。”

说话间他已经掏出手枪顶在她的额头。

她抬眸与他只视,甚至可以看到他额头暴跳的青筋还有眉眼间的暴戾,似乎在她面前,这个男人总是轻易的暴跳如雷。

她的身子微微前倾,点起脚尖轻吻住他的下巴:“你放心好了,我可没有给你带绿帽子的嗜好,除非你喜欢。”

当她柔软的唇瓣碰触到他坚毅的下巴的时候,他的戾气竟然荡然无存,似乎她天生就是他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