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女rapperdisssubs免费 老太太cheapwindowsvps

“羽哥,谢谢你的宽容!”说完了之后,也是从手里面的拎包里面拿出来了两个盒子和一张支票,“丁大哥,先前的时候你的手表坏了,我特意让人去给你找了一块!”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新·

    丁羽的那款手表根本就找寻不到,那个都已经是历史玩物了,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就只能是另想它法了,找一个价值更贵的,也不知道丁羽是不是喜欢,但至少这个价值是在那里的。

    丁羽看了一下桌子上面的那块手表,脸上面并没有任何欣喜的表现,看了两眼之后,也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面,就跟带了一块普通的电子表一样,至于另外的别墅钥匙和支票,丁羽根本就没有要理会的意思。

    大海看了一眼,也是微微的对钟芸使了一个颜色,丁羽收下来那块手表呢?就表示着他对这件事情是真的不太在乎,或者说已经暂时性的放下来了,至于别墅钥匙跟支票,自己没有任何的兴趣,钟芸也是苦求的看着大海,但是大海也无奈呀!

    对于自己来说,丁羽这个家伙就是这样的倔脾气,他能够拿起来那块手表,已经是相当的给自己这个面子了,如果自己就这个事情继续的说下去,那么彼此之间的关系呢?恐怕也是到此为止了,这个还真的就不是大海希望看到的。

    相对于房间里面的沉闷呢?外面的情况可是有那么一些热闹,有人已经找上门来了,而跟着大海和钟芸两个人一同而来的人在知晓情况的时候,这个鼻子甚至都快要气歪了,这帮混蛋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典型的厕所里面点灯呢!

    这个脸丢的可是有那么一些大,等问明了情况之后,市局的来人也是给下面的人打电话,蹲在这里的这帮家伙还好,跑的那些人,不管去了那里,哪怕是上天入地了,也给赶紧找回来在这里蹲着,这个还只是初步的处理而已。

    而先前时候蹲在那里的小伙伴呢?这个时候也都是低着头,心里面也是合计了起来,先前的时候没跑真的是对了,但问题是看现在的这个声势呢?貌似有那么一些大呀!这位的来头貌似不是一般的大,这一回貌似真的出状况了。

    在等待的过程当中,自己的那些小伙伴们一个个都被带了回来,不过回来的方式是不太一样的,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至于老大吗?就算是躺着,也得在这里躺着,不过看样子问题好像不是那么的大。

    不过这些小混混呢?倒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紧张,虽然说他们来这里捣乱,但是事情还没有发生,更何况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跑到这里来,背后还是有人主使的,只要把背后的人给挖出来就好了,他们顶多就是收点所谓的教训。

    外面的这些小混混是没有太多的担心,但是雇佣这帮小混混的人,现在都已经惊惧了,就是一个王兵而已,虽然说有那么一点关系,但是这都已经几年了,就算是有关系,恐怕也淡忘了,所以有些人呢?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但是看见今天的这个架势之后,有关的官员也知道了,他们的这个墙头草貌似有些长歪了,真的要是再闹腾一番的话,到时候就不是抓几个人这么的简单了,恐怕他们头顶上面的乌纱帽能不能够保住,这个都是两说着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在京城的四合院里面,夏阳和王建国两个人也是面向而坐,在接到钟芸打过来电话的时候,夏阳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呢?有些疑惑,放下来电话的时候,也是看向了一边老神在在的王建国。

    “丁羽收了东西!”

    但是王建国呢?坐在了躺椅上面,悠然自在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担心的模样,对于夏阳的话呢?貌似也没有太多的反应,就是在那里闭目养神。

    看着王建国的样子,夏阳恨得有那么一些牙根痒痒,但还真的就是无可奈何,因为自己不能够把王建国给怎么样了,出了事情之后,自己才发现丁羽这个家伙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诡异,除了先前时候有点动静之外,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但问题是家里面还有其他方面貌似都有那么一些紧张,这个就是自己的一种感觉,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且还是相当大的问题,只不过夏阳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问题,所以自己现在只能是来找王建国,虽然说两个人现在极其的不对付。

    等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王建国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听到大海跟自己所说的事情之后,王建国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我知道了,告诉丁羽,这一次的事情我拖累他了,主要的问题在我,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会亲自的上门!”

    放下电话之后,王建国也是看了看不远处的夏阳,“你怎么还不走?”

    “丁羽把东西收了,但就是一块手表而已,别墅和钱根本就没有要收的意思,这算是什么,看不起我?还是说事情根本就没有完结?”

    “原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你这个家伙是属牛皮糖的呀!”王建国也是讽刺的说到,“你把人家的手表给砸坏了,赔给人家一块手表,人家为什么不收?至于别墅和钱,这样的话就稍显有那么一些过分了,无功不受禄,这样的事情你都不懂?”

    “我想知道丁羽究竟是什么人?”

    王建国也是哼笑了一声,“丁羽是什么人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你这边把人打了,把人家的家给砸了,丁羽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事情已经完结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建国也是停顿了一下子,“不过丁羽的事情是完结了,可是你跟我的事情才刚刚的开始,你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夏阳的脸色不太好看,丁羽的事情看着好像是解决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给与自己的感觉呢?这件事情只不过是被横在那里而已,可丁羽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把事情放在那里,过一段时间自然也就被遗忘了。

    到时候就算是被提及起来,也不会有太多人理会的,对于夏阳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所以夏阳也是有那么一些搞不懂,但是夏阳搞不懂,并不代表着王建国也同样的搞不懂,这一次的事情对于王建国来说,打击稍微的有些大。

    这一次的事情不仅仅是家里面的交代,甚至还涉及到了上面,但是自己却让这个事情出现了差池,相当大的差池,是丁羽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呢?貌似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的问题和状况,主要是夏阳这个家伙好死不死的掺和了进来。

    让这个事情出现了神转折,以至于现在事情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为什么这么的说呢?丁羽把手表收下来了,为什么?这说明丁羽的内心是非常愤怒的,但是丁羽很理智的控制了自己的愤怒,并没有把这些给发泄出来。

    因为丁羽很是清楚,发泄出来也是蛋用都没有,就好像先前时候他在分局里面所说的话一样,一句对不起也就了不起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还不如藏匿自己的愤怒,等积蓄好了自己的力量再爆发出来更好。

    丁羽的冷静呢?也是让王建国感觉到了些许的担心,丁羽太冷静了,如果换成自己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如此的来了解这件事情,肯定是要闹一个天翻地覆的,手里面也不是没有什么本钱,就算是闹得最后不可开交了,一走了之也就得了。

    但是丁羽呢?并没有这么的去做,而是他自己选择了离开,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建国倒是感觉到了事情实在是太棘手了,棘手的让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做如何的处理了,所以自己现在也是坐在了四合院这边。

    钟芸虽然说也是坐在了桌子上面,但是这顿饭吃的无比别扭,不过自己也是注意到了,在吃饭的时候,丁羽并没有要喝酒的意思,甚至于饮料也很少动,更多的时候就是水,这一点倒是跟其他人有着不同,相当的不同。

    大海倒是很放得开,而且是在王兵的家里面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是一般的痛快,在这一点上面,大海也是表现出来了自己不羁的一面来,但就算是这个样子,他还是被丁羽的胃口给吓到了,这个家伙是不是几辈子没有吃饭了?

    王兵对此倒是很不在意,在自己看来,吃的越多,就是对自己的赞赏,更何况丁羽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至于外面蹲着的那些混混呢?王兵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任何要在意的意思了,让他们在那里蹲着吧!

    吃的多消化也是比较的快,钟芸的心里面也是暗自的骂了起来,但是这个话也就是心里面说一说而已,实际上面呢?钟芸什么多余的话都不敢说,毕竟面对的人可是丁羽。

    “丁羽,这一次的事情呢?我也是颇感无奈!”大海也是举了一下手里面的碗,在这里喝酒从来都不用杯,大海呢?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精神恍惚。

    丁羽看了一下,随即点点头,“王兵是我的战友,当年的时候三哥跟我说过,我不知道这个保证还是不是有效,但是从现在来看,很显然让人感觉有些失望!”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停顿了一下子,“我的一位战友蹲了进去,叫小山东,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之下,帮着解决一下!”

    对于丁羽说的两件事情,大海有那么一些尴尬的同时呢?又有那么一些庆幸,尴尬是因为当初王兵的事情呢?自己也是说话的,但是这个话才多长的时间呢?就有出尔反尔的情况出现,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打脸了,而且还是当面打脸。

    至于小山东的事情吗?应该不会太为难的,丁羽交给自己呢?貌似也算是一种考量,对此大海还是有那么一些感觉。不过同时呢?大海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这个事情为什么不直接的告诉三哥,而是告诉自己呢?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

    不过很快的大海就感觉头有那么一些晕了,因为自己的酒喝得稍微有些多,但就算是这个样子,大海也是强撑着让自己的秘书进来,“去调查一下王兵家里面的事情,事无巨细,两个小时之后叫我醒来!”

    说完了之后,大海也是找了地方,直接的一头栽倒,外面的秘书对于这件事情呢?自然也是非常的上心,而丁羽呢?根本就没有要理会钟芸的意思,她愿意在这里待着就待着,不愿意的话就走,自己不会有任何的理会。

    现在这个时候丁羽正跟巴特尔玩的不亦乐乎,丁羽可是带来了满满一厢式货车的东西来,里面有很多都是巴特尔和他妹妹的礼物,对于巴特尔来说,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此了,比自己还要大的变形金刚,硕大的军事模型等等,自己都已经都快要晕了。

    小孩子对于这样的东西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倒是王兵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意思,可问题是丁羽不在乎,自己也就不好说什么了。至于王兵的妻子呢?对于丁羽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毕竟家里面的事情已经被他扛了起来。

    巴特尔的妹妹实在是有些太小了,甚至于还只会来回的爬,不过对于丁羽来说,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最好玩的,不会说话,但是软软的,让任何人都不会有太多的抵抗力,而对于钟芸来说,现在这个时候的情况,就是一种折磨。

    想走不能走,想留不想留的,自己只能是忍耐着。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外面的秘书也是把大海给喊醒了,随即也是把收集到的资料交给了大海,大海揉了两下自己的脑袋,找了地方洗了一把脸,看着依旧跟巴特尔玩的不亦乐乎的丁羽,大海的脸也是抽搐了一下子。

    那个丫头片子貌似已经睡了,毕竟你年纪还太小了,至于淘小子,貌似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累,跟丁羽玩的可以说是非常的开心,了解到了具体的情况之后,大海也是晃悠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随即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身上面披了一件大衣,大海也是走出来,看着蹲在墙角位置的一行人,大海也是乐了起来,这样的事情呢?自己小的时候经常干,但是随着年纪增长呢?这样的事情貌似已经提不起来自己任何的兴趣了,但是今天,自己的兴头貌似也是起来了。

    地上面蹲着的这帮家伙呢?也是被明显的分成了两伙,一帮是跑人的,一帮是留守的,大海在众人的面前呢?审视了一段时间,把这帮家伙给扔进去,太没有意思了,顶多十天半个月就出来了,收拾他们没有太多的意思,顶多就是找点乐趣。

    “起来,都起来,吃饭了没有呀?”

    听着这帮家伙有气无力的声音,大海也是乐了起来,“行,看样子也都没有吃饭,今天本少爷比较的有兴致,所以也是大发慈悲!”说完了会后,也是把自己的秘书给喊了过来,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秘书也是开着车回来了。

    随即也是把东西给卸了下来,啤酒、香烟、还有一些面包火腿等东西,“吃吧!放心,本少呢?对你们的小命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们的行为呢?多少是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高兴的,所以你们就辛苦一些了!呵呵,赶紧吃,赶紧喝!”

    随即这帮家伙也是被安排去打扫畜生棚了,用大海的话来说,如果自己能够闻到一点异味的话,那么他们就接着干下去吧!自己不少那么一点吃喝,很显然这些小混混也是明白,就是在故意的折腾自己,但是有什么办法?

    看看远处看管自己的那些人吧!差一点就要荷枪实弹了,形势比人强,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干活吧!当然了这个背后呢?也是对雇佣他们的那位雇主颇有微词,都已经现在这个时候了,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

    而大海呢?也是趁着这个时间回到了自己的车上面,脑袋现在有些清醒了,随即也是给三哥打了一个电话,把丁羽的事情给说了,“三哥,丁羽究竟是什么意思呀!我怎么感觉有那么一些看不明白?你说句话吧!”

    “丁羽还是生气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建国也是感叹了一声,“这个是还我的人情,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夏阳这个混蛋,我这一次可以说是被这个孙子给拖累了!”

    “那么我就先把这个事情给办了!”既然已经听明白这个意思了,大海也就没有太多的犹豫,至于那些小混混吗?睡不睡觉跟自己有关系吗?不把这个味道给清理干净了,自己绝对要给他们一点好看的,要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味道还是有些敏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