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丁羽很早就醒过来了,外面的天色有些黑,但是外面貌似也是干的热火朝天,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小混混们也不想干,但问题是,敢吗?旁边有人一直在看着。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中文.in.阅读最新章节

    本来想要趁着凌晨的这个时间段呢?稍微的偷懒一下,但是没有想到有人竟然出来了,这个是不是太早了?起床上厕所吗?丁羽对于外面的这帮家伙倒是没有太多的理会,反正大海都已经处理了,自己就没有必要继续的动手。

    丁羽找了一块很是空闲的场地,然后就在那里自顾的锻炼着自己的身体,外面干活的那帮家伙呢?看见丁羽的时候,还故意的装一装,但是发现丁羽并没有要理会他们的意思,也就松懈了下来,不过随即这个目光也是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

    毕竟这位昨天的时候就一个人,把他们一帮人全部的都给干趴下了,这个是他们这些人所没有见到过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能说以前的人生没有遇到过,并不代表着这个世界没有存在过,大家也是蹲在那里,一边抽烟,一边看着新奇。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丁羽就一直的在那里锻炼,先前的锻炼呢?大家还没有当做一回事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些套路,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丁羽的这个锻炼就开始变得极其不一样了,比如说两只手撑地,然后整个身体凌空的在那里坐着伏地挺身。

    做一个两个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停歇,这个就不是人,而是妖怪了,反正旁边看着的人都已经傻眼了,太畜生了,非人类。

    难怪昨天的时候一个可以打他们一群,就这个功夫,别说见过了,听都没有听说过,而且锻炼的花样呢?还不止眼前的一种,样式非常的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看见这个家伙流多少汗,很快的丁羽身边也是多了一个小尾巴。

    巴特尔也是来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蹲在那里看着丁羽的动作,随即也是在旁边跃跃欲试,但问题是年纪太小了,小脸都已经憋红了,但是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丁羽起身的时候看着旁边的巴特尔也是笑笑,而巴特尔也是一脸倔强的看着丁羽。

    而车上面的钟芸呢?在丁羽开始锻炼的时候,就已经在注视着他,整个过程呢?让自己感觉非常的骇然,并不是说丁羽锻炼的动作让自己感觉到厉害,而是丁羽的这份坚持让自己感觉得罪了这样的人,的确是太棘手的一件事情了。

    从自己的了解来看,丁羽绝对不是一个缺钱的主,完全可以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但是丁羽呢?貌似根本就没有这个方面的觉悟,实在是太自觉了,自觉的让人甚至有那么一些恐惧感,这样的人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望而生畏,甚至是敬而远之。

    至少现在这个时候钟芸是有这样的感觉,吃过了早饭之后,看见丁羽没有要求的意思,大海也是把钟芸给打发走了,钟芸在走之前呢?也是在丁羽的面前说了一堆的东西,但问题是丁羽的反应很是冷淡,甚至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

    “怎么,你不走?”

    大海直接的就摇头了,“你还是饶了我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都害怕你再出现一个好歹来,谁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了,所以三哥让我特意的过来陪着你,有一句怎么说的来着,吃好、喝好,高兴就好。”

    “随你!”丁羽对于这个事情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在乎,把大海撵走貌似也不是那么的合适,既然他愿意的话,那么就让他待着吧!上午的时候,王兵的家里面也是来了不少人,当初时候来过的那些官员呢?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全部都来了。

    大海上午去骑马了,根本就没有要露面的意思,在一定程度上面就是晾着这帮家伙,这才几年的功夫呀!自己的说话就跟放屁似的,以后还怎么做人,所以大海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气愤,晾着他们就是自己发泄的一种方式。

    在另外的一种程度上面呢?就是告诉他们,本少现在很是生气,你们待在这里屁用都没有,我也是懒得看见你们。来到了王兵家里面的这些人呢?也都是人精,很清楚来的这位大少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待了一会之后,也都是讪讪离开了。

    不是说打个照面就离开,还真的就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回去赶紧处理事情,把藏匿在这件事情背后的牛鬼蛇神呢?全部都给拽出来,不要有什么侥幸,人家既然来到了这里,不把事情给解决了,是绝对不会离开的,这简直就是一定的。

    王兵这边是很高兴,但自然也有人倒霉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诡异的发展,王兵这边本来都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可是剧情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所以一些人呢?自然而然也是倒霉了,甚至都不需要大海亲自出面处理了。

    其实整个过程当中呢?官方掺和进来的人不多,甚至是少之又少的,混迹官场的人呢?很多都是脑袋上面不长毛的,只是有极其个人的人脑袋有那么一些想不开了,所以才闹出来了这样的事情来,但不能够否认的是,这件事情所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坏的。

    因为大海在这边了,所以整个事情的处理呢?也是难以想象的快,快到了极致,本来就有问题,更何况还有监督的人在,在现在这个时候就别整什么幺蛾子了,就算是你有关系,那又怎么样?比大海的这个关系还要硬吗?

    也就是隔天,整个事情就已经尘埃落定了,王兵一家可以说是亲眼的目睹了整个事情的变化,跟先前时候相比较,真的是天地之差呀!而王兵的一些亲属呢?看到了这个变化之后,心里面也是相当的感叹,最为朴质的一句话就是,牛肉干果然没有白吃。

    在王兵的家里面待了三天的时间,丁羽才准备启程回家,可就算是这个样子,大海依旧还是要跟着,根本就没有要脱离的意思,丁羽也是颇感无奈,自己的身后多了这样的尾巴,的确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王兵一家把丁羽的车塞得很满,无所谓什么钱不钱的,彼此之间也不需要这么的说,走的时候,丁羽也是锤了一下王兵的肩膀,然后揉了一下巴特尔的脑袋,“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过来,有什么事情的话,给我电话!”

    不需要什么感彻肺腑的话语,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表演,就是真挚的感情,前世的时候王兵还图自己什么吗?什么都没有,丁羽是一个感恩的人,所以在对待王兵的问题上面,也是不求有任何的回报,这个是很自然的事情。

    “小山东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至于究竟是怎么解决的,大海并没有说,至少丁羽交代给自己的事情呢?自己已经处理了,这个面子是必须要给的。

    “体味了一下老百姓的疾苦,对于你来说,未见得就是一件坏事吧!”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大海看了一眼丁羽,也是哼了一声,略显有那么一些不满,“我说好歹也算是沿海城市吧!这个交通发展多少有那么一些落后的!”

    “会好起来的!”丁羽对于道路呢?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在意,自己对于这个方面的感触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深刻,不过说这个话呢?多少有那么一些敷衍的意思。

    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丁羽也是突然的问到,“大海,我就是回家而已,小小的县级市而已,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摆不平,也可以压下来的,而你这位豪门巨擘的嫡系亲自的前往,让我感觉到了些许的问题呀!说吧!”

    大海的脸也是扭曲在了一起,神色复杂的看着丁羽,“有的时候太妖怪了,不是一件好事的!而且你这个家伙呢?还这么的冷静,我有些担心,甚至是害怕,因为你这样的人一旦疯狂起来的话,谁也压不住的。”

    “如此说来,是很大的事情了?”丁羽也是难得的笑了起来,随即也是用手敲着方向盘,“我家里面不会有太多的事情,就算是有太多的事情,也不会用你出面的,既然不是家里面的话,那么就是我的事情了!”

    “不这么聪明能死吗?”

    “这个不是聪明,就是一点简单的推测而已!”丁羽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个不是有毛病吗?去什么大的地方不好,非要在家里面举办这个仪式?有点奇怪!”

    听着丁羽说话的时候,大海也是很怪异的看着丁羽,“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说完了这个话之后,大海也是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面扇了一巴掌,“这个事情你要是知道才出鬼了呢!本来你就不是仕途上面的人,也不会打探这个方面的事情!”

    “我对于国内的情况并不是非常的了解,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没有那个精力,同样的也没有那个时间,更没有那个心情,所以还是有话直说吧!”

    大海想了想,也是慢慢的说到,“他们两家的势力呢?在京城那边来说呢?就是资格上面有些老而已,其实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影响力,相对于来说是这样的。不过在下面呢?这个状况就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涉及到了一些政治利益的置换了,很正常的状况!”

    丁羽没有问及这里面的状况,问及了也没有任何的意思,“三哥让你来看着我,是这个意思吧!”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突然反问的说到,“你觉得我会肆意张狂吗?站在你个人的角度来看,我想听一下你的回答!”

    “不知道!”大海也是很直接的就给与了这个答案,“你这个家伙太奇怪了,至少我是捉摸不透的,你要是闹起来的话,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后果呢?我虽然很是期待,但还真的就不是很愿意看到一些情况发生了,毕竟这一次的事情已经让有些人颇有微词了!”

    “颇有微词!”丁羽也是笑了一下,“我有骄狂的资本吗?”

    这个反问让大海也是直接的就愣住了,不太明白丁羽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所以很是怪异的看着丁羽,“我是一个普通医生的孩子,家里面无权无势的,高中刚刚的毕业就被人家给断了后路,我不觉得我有任何可以肆无忌惮的地方!”

    “可是你在英国取得的成绩已经让大家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同,还有就是我发现你这个就家伙有那么一些太妄自菲薄了,如果说你都没有骄狂的资本,那么相比较来看,恐怕这个世界上面可以肆无忌惮的家伙真的不是那么多!”

    “也许吧!”很显然丁羽并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的讨论下去,等快要来到城市的时候,丁羽也是打量了一番,随即也是找了一个货车出租,把自己车上面的东西都给卸了下来,随即也是把车钥匙扔给了大海。

    “什么意思?”大海有些不解的看着丁羽,“没有时间陪着你,城市其实很小的,你自己随意,而且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和动静吧!”

    大海用手挠挠头,跟丁羽绕弯子这样的事情呢?还真的就不为自己所喜,但没有办法,丁羽就是这样有个性的一个人,而且钥匙都已经扔到了自己的手上面,自己还能够怎么样?

    丁羽上了那辆货车,直接的就回家了,快要到家的时候,丁羽也是给自己的老爹打了一个电话,车上面的东西稍微的有些多,主要是丁羽不知道应该放置在什么地方,给自己的老爹打电话,就是让他给安置一下。

    丁羽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丁林在医院那边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也是在家里面等着儿子,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也是一路小跑的下楼,看着等候在楼下的货车,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惊愕,“怎么还有肉?不是你从京城那边带回来的吧?”

    “顺道去看了一下王兵,他盛情难却,所以也是带了这些东西回来,京城的东西隔两天的时候才能到吧?”丁羽对此也不是那么的确定,随即也是在自己老爹的安排之下,把东西都给弄回了家里面。

    期间呢?倒是碰到了不少的邻居,丁林倒是有那个闲心跟邻居聊聊天,在整个小区丁林的人缘还是非常好的那一种,更何况儿子回来了,是一件值得高兴和骄傲的事情。

    费了半天的时间,才好不容易把东西都给搬到了家里面,丁林几乎可以说是把东西都给放置到了客厅里面,至于下一步要怎么来安置,这个问题就不归自己操心了,那个是自己老婆的事情,自己把东西弄回家里面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休息的时候,丁羽也是跟自己的老爹汇报了一下具体的情况,自己的已经选择了实习的导师,国际上面也是非常知名的教授,“老爸,我已经做好了这个方面的准备,至于将来的时候,究竟是回来还是留在国外,这个问题可能会有些麻烦!”

    丁林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是什么意思?”

    “国内对于呢?可能会有一些要求吧!”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皱眉的说到,“而且我跟国内的一些教授也是达成了一些协议,到时候可能会两边跑吧!”对于这个问题,丁羽看得很开。

    丁林也是一愣,随即也是很沉稳的说到,“嗯,不错,好好努力!”话是这么的说,可是丁羽并没有要点破的意思,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还别说,有时候装一装这个样子呢?还是相当有趣的一件事情。

    不过随即丁林呢?也是有那么一些狐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注视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小羽呀!你听说了?”丁羽微微的一愣,父亲的这个话说的好生奇怪,看着儿子狐疑的目光,丁林也是犹豫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跟儿子说一下这个方面的事情呢?

    “你回来的这个时间呢?有那么一些不太合事宜!”丁林觉得这样的事情呢?还是需要跟自己儿子交流一下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有些事情呢?不能够总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这样是不太公平的。

    “老爹,这个话说的让我感觉很是迷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的两位同学都回来了!”听了这个话之后,丁羽一愣,随即也是笑了起来,“哦,原来是这个事情呀!爸,这件事情我知道的,先前的时候,有朋友去看望我,就跟我提及过这个方面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知道了?”这件事情呢?在小县城里面知道的人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知道这件事情的呢?都是小有分量的人,自己知道这件事情呢?还是院长偷偷告知自己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这个可是有些怪异。

    难不成儿子对于这件事情还是有那么一些想法?所以丁林也是很怀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爸,有的时候事业有成也是稍微的有些麻烦,有些朋友对于我的情况算是比较的关心吧!所以提早的就告知了我这个方面的情况!”

    “你这个关系还真的是广大,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多言了,有些事情呢?要放的开一些,毕竟你现在的位置已经不一样了,在我的理解当中呢?还是不要太肆意妄为比较的好,倒不是说你这个父亲和母亲惧怕他们宋家和马家,而是本来就不搭调,所以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丁羽也是点点头,“爸,你放心吧!这个事情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的,更何况跟我也没有太多的关系,我回来就是看看你跟老妈的,只要你们两个人好,其他的状况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