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在车厢里?P*在车上吃你的两颗紫葡萄

  赵霖心想糟糕,她怎么回来了?

  村长含笑,“我以为你在家呢,我看他拿着石头在门口,就聊了起来。”

  赵晓晓看了地上的石头,又看向赵霖,就知道他图谋不轨,“拿石头做什么?”

  赵霖肉眼可见的慌神,“没没做什么。”

  赵晓晓可不信,弯腰捡起石头,睨了两眼,又看着他,“想砸我家门?可我家院门又没关,直接进去就好了。不仅院门没关,正门也没关。关的是厨房们,该不是要砸我家厨房们吧?”

  “你胡说八道。”赵霖真是怕这个女人了,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被卖了一次受了什么刺激,分析的头头是道,吓的他心都颤抖了。

  村长也好奇,赵晓晓好像变了,不傻了?

  赵晓晓冷脸扔掉了石头,转身进屋,“我要看看家里有没有丢东西,你最好别走,要不然我就报官,你仕途染上这些,也别想继续走下去了。”

  赵霖吓了一声冷汗,“你少污蔑我,村长叔能为我作证,我就刚好路过捡了个石头而已。”

  村长一脸茫然。

  赵霖看她回家查看了,大声道:“我还要回去看书,我才不跟你在这里耗呢。”

  村长看着他拔腿就跑了。

  赵晓晓进屋就发现屋里的东西被动过了,进了赵老大的房间,他激动的指着外面,说:“赵霖进来了,翻了家。”

  “狗东西,我就知道是他。”赵晓晓转身去了厨房,拿着钥匙开门发现锁里面塞了东西,更加应证了她的猜测,果然是拿着石头想要砸门的。

  “赵霖!”赵晓晓盛怒的大喊了一声。

  出来后哪里还有人?只有村长站在不远处,好奇的看着她。

  “人呢?”她问。

  村长指着赵霖跑开的方向,说:“走了,怎么了?家里丢东西了?”

  “这个人人品不行,就他那样还童生,不知道怎么考的。把我家里翻的一团乱,还想砸了厨房门,锁都坏了。”赵晓晓气愤的很,“昨儿二叔已经来哭了一次,辰辰心软把钱都给了,我这以后日子可怎么过,我爹的病怎么办?他家卖我就天经地义,他去读书我家就该给钱?”

  赵晓晓气哭了,越想越委屈。

  村长听她这一堆话,皱眉问:“晓晓,你不傻了?”

  赵晓晓擦了眼泪看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你才傻呢!

  傻子能说出这样一翻话吗?

  赵晓晓把厨房们砸了,赵辰辰回来后发现的,看了锁,问:“怎么把们砸了?你没带钥匙吗?”

  “带了。”她气儿还没消,正在煮饭。

  赵辰辰去道歉,她说:“最后一次了。”

  赵辰辰这才笑着,“那这锁……”

  “还都因为赵霖!”

  赵晓晓就把事情告诉他,他听完后气的不行,放下锅铲,“不行,我要去找他理论去。”

  “回来。”

  赵辰辰回头,“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能算。”她说。

  “那,不去了?”

  她道:“吃了饭再去,省的饿着肚子吵架不划算。”

  赵辰辰无语,看着地上那么多菌菇,乖乖的洗干净凉起来。赵晓晓炒了菌菇,煮了米饭,赵辰辰道:“姐,我想去城里找事做。”

  “我打听了,我可用去给人家大户人家洗碗打杂,每个月能拿几文钱。”他边吃边和赵晓晓商量。

  赵晓晓听了皱起眉头,他又道:“你不同意?”

  “人家不收童工。”

  “我十岁了,不是孩子。”

  赵晓晓放下碗筷,“你这个年纪应该去读书,不是去做工。”

  “你以为我不想读书吗?”赵辰辰小声嘀咕着,那还不是家里穷,哪有钱读书?他若能去干点活,每个月拿点钱回来,买点米面,还能将就着生活。

  赵晓晓知道他委屈,都是被姐姐和爹给拖累的。赵晓晓道:“放心,我会让你读得起书的。”

  这话赵辰辰已经听太多了,那他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赵晓晓微吃完饭,碗也不想洗了,拍了桌子愤然起身,呵道:“走,不好好教训教训那臭小子,他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赵辰辰正了身,仰头问:“真要去?”

  “嗯?方才是谁在做饭的时候要去理论的?”

  赵辰辰低头,“算了吧,没有下一次了。”

  “亲爱的弟弟,你怎么能怂呢?”

  赵辰辰不能忍,放下碗筷,起身,“走。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芜湖!”赵晓晓来了兴致,从柴房抽出了一根木棍,扛在肩膀上,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

  赵辰辰喊道:“姐,你拿棍子干什么?”

  “干架呀。”

  赵辰辰无语,“放下放下,咱们去理论的,又不是去干架的,若伤了人还要赔药费。”

  “那就壮胆!”

  赵辰辰抽了抽嘴角,心想她连国舅爷都敢戏弄,还需要壮胆?

  赵晓晓扛着木棍,赵辰辰跟在一边,两姐弟大摇大摆的朝着赵霖家走去。

  赵霖出来倒水看到眼前这一幕,拿着盆子就往院里跑,紧紧的把门关上,抵在门后。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