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alpha×强omega小说推荐,他在变大宝贝你感受到了吗

霍司爵又是揉了好久的眉心,这才一双猩红的眼睛,看向了放在茶几上的那张纸条。

纸条很随便,就是随便从纸巾盒里抽出来的纸,不过上面的字,却是非常的漂亮,随后笔锋看起来有点稚嫩,但是整体却是一气呵成刚劲秀逸。

“这像什么字?”

“男人的字?”

小林嘴多,张口就是一句!

霍司爵立刻眼神更加的骇人了,血红血红的,就跟要杀人一样。

“男人?她的奸夫?”

“……”

啧!

怎么能说是奸夫呢?都已经没关系的人了,要说,也是男朋友,情人,哪来的奸夫?

还没被挨打的小林,又是口直心快:“总裁你说笑了,怎么能是奸夫呢?要说,那也是太太的男朋友,又或者……老公……”

“啪——”

一句话还没说完,果然,作死的他被一样东西给狠狠的砸脸上了!

“老公是吧?好啊,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个人给挖出来,我就把你扔在这,一辈子做人家‘老公’!!”

被彻底激怒了的男人,布满了猩红的双眼盯着这个助理,恐怖的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一样。

“啊?”

小林双腿抖了抖,终于后知后觉的清醒过来了。

“不要啊,总裁,我说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总裁……”

“滚!!”

“……”

小林最后还是从酒店顶层滚了下来,继续找人去了。

而他一走,一个穿着短裙妆容十分精致的女人,在酒店背后出现了,她看到他出去,眼睛里立刻迸射出了怨毒而又仇恨的光芒。

温栩栩,你居然没死?!

五年了,因为你的死,我顾夏一直进不了霍家的门,而那个男人也不再提这件事。本以为缓个几年,让时间冲淡就好了,可现在,你居然告诉我你没死?又阴魂不散的冒了出来?!!

女人怨恨得整张脸都是扭曲的,牙齿更是咬的咯吱作响。

就好似,恨不得立刻将温栩栩挖出来碎尸万段一样!

温栩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

温栩栩这天的跑路很顺利,傍晚时分,她就带着两个孩子抵达乡下卡琳娜姨妈家了。

卡琳娜姨妈,其实是她来了M国后,在克利尔医院医治的一个病人。

当初,卡琳娜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在医院用西医一直没有好转,后来温栩栩看到,便开了几剂中药,又给她施了针。

没想到,她竟然痊愈了。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卡琳娜就温栩栩非常好,她是在乡下开农场的,经常会带着水果蔬菜来看温栩栩,还有她的两个孩子。

久而久之,就成了她们母子三在这个异国他乡为数不多的亲密友人了。

“南希,太棒了,你真的带孩子们过来了!”

刚到这个农场,早就接到了温栩栩电话的卡琳娜姨妈立刻跑了出来,十分开心的迎接她们母子三人。

“姨妈,若若宝贝也来了噢,快抱抱若若。”

若若是最喜欢这种地方了,一看到姨妈来了,她立刻在车里朝着这姨妈张开了自己肉嘟嘟的小胳膊。

卡琳娜姨妈看到了,心里早就被萌得一塌糊涂。

当下,卡琳娜姨妈抱了若若,温栩栩则带着儿子墨宝,母子三人就暂时住在了这个农场里。

两天后,就当温栩栩母子待着这个农场里,以为可以顺顺利利躲过去的时候,卡琳娜姨妈接到了一个电话。

“南希,钟小姐打电话来了,说是要找你。”

钟小姐?钟晚?

温栩栩听到,没想那么多,从女儿身边起来就进屋子接了电话。

“喂,钟晚?”

“栩栩,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出卖你的,他们说……说要把我扔下去喂鱼,栩栩,我……我不想死……”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电话一接起来后,里面竟然传来了钟晚的哭声,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想死。

温栩栩霎时脸色剧变!

谁要把她扔下去喂鱼?

难道,是霍司爵?那个人渣竟然找到她了?!!

她一下子连电话都握不稳了,一张脸更是在那里气到铁青:“你现在在哪?”

钟晚:“我……”
“妈咪,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恰好这时墨宝看到妈咪这么久没有出来,进来看看妈咪,见她被气成那样,小家伙酷酷的小脸,马上小眉心紧紧拧在了一起。

又是那个坏蛋在欺负妈咪了?让她这么生气!

“没事没事,墨墨,那个……妈咪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你跟妹妹要不要回舅奶奶那里啊?”

温栩栩蹲在了儿子面前,努力不让他看出自己的情绪,开始小心着商量着这件事。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法再躲避了,接下来,她必须去见那人渣,把钟晚救出来。

可这两个孩子呢?

她肯定是不可能把他们一起带去,也不能把他们单独留在这,这样做,太危险了,以那人渣的阴险,完全不用排除这两孩子被发现的可能。

所以,为了避免他们落入这狗男人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兵分两路,把孩子给先送回国。

墨宝弯着一双漂亮的月牙眼睛望着妈咪:“回舅奶奶那里?妈咪是说回国吗?可以呀,妈咪也一起回去吗?”

“嗯,妈咪也回,不过,妈咪可能要晚一点,你这边我先让人送你跟妹妹回去好不好?”

“好的,那妈咪也要早点过来噢。”

墨宝还是非常好说话的,听到妈咪准备让他跟妹妹回去,小家伙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温栩栩马上就去给两个小家伙订机票了,顺便,联系了另外一个信得过的朋友,送这两个孩子过去安顿好。

半个小时后,当地的某码头处。

气喘吁吁的温栩栩在一路开车狂飙过来后,终于在一条船上看到了被绑着正挂在甲板外的钟晚,而此时,她正在那不停的挣扎惊恐大哭。

这个畜牲!!

温栩栩要气疯了,从车里下来,她就冲到了这条船前。

“霍司爵!你这个混账,你快放了她,你有病啊?你要找到人是我,你把她绑起来干什么?你快把她放了!”

温栩栩真的是气到脑门都是疼的,如果手里有把刀,估计她直接就上去把这畜牲给剁了!

吼了好几句,总算,这狗男人出现了。

大冷的天,海面上寒风像刀子一样刮的呼呼作响,甲板外被吊着的女人凄厉哭声也一句句不绝于耳,可是这丧心病狂的东西,居然端了一杯红酒出来。

他穿着一套深色正装,里面的白色衬衣烫的笔挺,将他那股凌人的矜贵优雅衬托得更加淋漓尽致,到了甲板上后,随意在手下人准备的椅子里一坐,姿势慵懒,目光则十分漫不经心,朝着温栩栩这边望过来。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

温栩栩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胸腔里那股滔天怒火。

“你把她放了,你不是就要我跟你回去吗?好,我答应你!”

“这么爽快?不玩了?”

“……”

温栩栩又是狠狠一闭眼,捏着拳头,告诉自己不要跟这种脑子有病的人去计较,谁计较谁就是傻逼!

几分钟后,钟晚终于被放了下来,而温栩栩,则上了这条船。

“南希,对不起……”

钟晚被放下来后,看到了温栩栩,依然还是内疚的泣不成声,即使她这个时候脸上还全是惊魂未定,手腕上也又红又肿。

温栩栩忙抱住了她,在她背后拍了拍:“没事,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真的,要说抱歉的那个人,也应该是我才对。”

钟晚:“……”

过了好一会,这个浑身都还在簌簌发抖的姑娘,望了一眼站在温栩栩背后的人,这才在温栩栩的耳边沙哑着问了句。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南希,你到底惹上什么麻烦了?他们要带你去哪里?”

她十分的关心她,作为多年的好友。

可是,这个时候的温栩栩,怎么会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呢?

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不要再让这个恶魔牵连她其他的朋友了。

温栩栩让人把钟晚给带走了,随后,她站在这个甲板上,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不怒不喜、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后,她已经平静下来了。

但是那双眼睛,却如冬雪覆盖,不仅仅望不到半点温度,霍司爵甚至还在里面望到了浓浓的厌恶和憎恨。

她厌恶憎恨他?

端着红酒杯的男人,一双布满血丝的猩红眼眸眯了眯。

“你不用这样盯着我,我说过了,我要带你回去谢罪,就算是你死了,你的尸体,我也会把你拖回去的!”

“谢罪?霍司爵,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奇怪,你这么费尽心思的把我弄回去,就不怕我再破坏你伟大的爱情?你别忘了,你们可是历尽‘坎坷’才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