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见到杨潇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唐浩鄙夷道:“怎么?你个废物耳朵里面塞驴毛了吗?没听到秦少刚才说什么吗?”

  “就是,能不能拿到秦家合同难道你们两个心里还没点逼数吗?”一群唐家嫡系脸上尽是玩味之色。

  在众人看来,凭借两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拿到秦家合同,再加上秦家少主秦麒麟亲自前来作证,众人纷纷认定这份合同是秦麒麟为唐浩准备的。

  秦麒麟盯着杨潇就像是看着一个笑话般埋汰道:“真是给你脸了,我秦家的合同怎么会给一个废物?你们两个,一个废物,一个衰女,天作之合!等下我就开除我的秘书,给合同也不搞清楚人。”

  他对唐沐雪心生爱慕,但唐沐雪却连番拒绝,这令秦麒麟对唐沐雪无比愤恨,因此秦麒麟也不带给唐沐雪好脸色。

  “秦少不用如此大费周章,肯定是这个废物这个衰女巧如舌簧骗到的。”秦麒麟这么给自己面子,这令唐浩脸上堆满笑意。

  秦麒麟看向唐浩戏谑道:“唐少不用多说,区区一个下人连个小事都做不好留之何用?”

  这段时间唐浩一直带他去风花雪月场所,秦麒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

  之前她不是不去风花雪月,而是家里管得严,他接触的少,有唐浩这位老司机带路,这半个月来他的生活每天都赛神仙。

  最主要的是,他看上了唐沐雪想要与唐沐雪共度良宵,而唐沐雪则是对他拒之千里。

  身为豪门少主,秦麒麟自尊心极强,在他看来,他能够让唐沐雪服侍他一晚根本就是唐沐雪的荣幸。

  如今,唐沐雪对他的要求置之不理,这让秦麒麟极度恼火,他正好帮助唐浩拿下订单以此报复唐沐雪。

  到时候唐沐雪被驱逐唐家,落魄街头还不是乖乖来到自己的床上任由自己玩弄?

  看着唐浩与秦麒麟商业互捧,杨潇笑着摇了摇头。

  与这群虚伪的家伙辩解,根本就是浪费唇舌,看样子有必要让秦广再来一趟了。

  唐浩拿到主动权,立刻对着唐老太太说道:“奶奶,现在是不是可以宣布唐家继承人的位置了?”

  “嗯!”唐老太太一脸欣慰,她冷眼扫视了杨潇唐沐雪一眼声音淡漠道:“现在我宣布,唐家未来继承人指定为唐浩,沐雪,不是奶奶不偏向你,而是你和浩浩的赌约我们大家都亲眼见证,奶奶不逼你,你自己主动走人吧!”

  “什么?”唐沐雪如遭雷击,她真没料到自己一向敬爱有加的奶奶做事居然如此草率。

  杨潇则是看不下去了:“奶奶,这份合同确实是秦家家主秦广亲自交给沐雪的,您可以亲自求证!”

  “闭嘴!”听到这话,唐老太太气的浑身发颤。

  杨潇可是唐家赫赫有名的废物,若不是顾及唐家颜面,她早就让杨潇与唐沐雪离婚。

  秦家是什么存在?

  那可是中原市顶尖存在,十大豪门之中的佼佼者,像她这种二流家族之主连拜见秦广的资格都没有。

  杨潇让她亲自去求证,在唐老太太看来,这明显就是杨潇故意令她难堪。

  唐沐雪焦急道:“奶奶,杨潇说的都是真的,这份合同真是秦家家主亲自交到我手中的。”

  “哈哈哈哈!秦家主交给你的?唐沐雪,没想到你居然还染上了吹牛皮的习惯,跟杨潇学的吧?”唐浩嗤之以鼻笑道。

  秦麒麟趾高气扬盯着唐沐雪傲然道:“唐小姐,你是在说笑吗?我父亲日理万机,会亲自给你合同?看来唐小姐现在还没睡醒啊!”

  霎时间,整个办公大厅嗤笑声一片,众人纷纷认为唐沐雪是在撒谎。

  “沐雪,你太让老身失望了!”唐老太太苍老的脸色逐渐阴寒。

  “我...我...”唐沐雪急的都快哭了。

  今天一大早秦家家主秦广便将合同交到她手中,没多说就离开了,她连秦广电话都没有,现在被人质疑,她想要证明自己清白都无从下手。

  杨潇拍了拍唐沐雪香肩:“沐雪,清者自清,我出去一下!”

  说着,杨潇离开现场。

  盯着杨潇背影,唐浩嘲弄道:“呦!这废物怎么离开了?是不是谎言被拆穿这是丢下你跑路了?”

  “肯定是啊!我要是他,我都害臊的想要立刻找块豆腐撞死!”

  “没错,丢人现眼的东西,我就不信杨潇这废物还能玩出来什么花样!”

  唐家嫡系纷纷脸上呈现出鄙夷笑意,五年来,他们从未瞧得起杨潇,他们自然也不信现在杨潇能够折腾出什么浪花。

  被众人质疑,唐沐雪完美无瑕的玉容尽是苍白,她手心捏了一把冷汗,现在能不能证明清白都要看杨潇了。

  杨潇啊杨潇,这次你千万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来到公司门口,杨潇摸出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秦广,你儿子在唐家公司兴风作浪,说合同是他给唐浩的,希望你能以最快速度过来处理一下。”

  “是是是,杨先生您放心我马上过去!”还未回到公司的秦广立刻调头前往唐人医药集团。

  打完电话杨潇回到办事大厅,一群人目光全都锁定在杨潇身上。
  唐浩讥笑道:“怎么?是不是等下秦家家主要亲自过来为你们正名?”

  “没错!”杨潇淡漠道。

  闻言,以唐浩为首的一群唐家嫡系再次大笑了起来,唐老太太看着杨潇眼神越发阴寒,他们纷纷认为杨潇是在哗众取宠。

  像秦广那种大人物,高不可攀,杨潇怎会认识?

  “一派胡言!”秦麒麟气乐了。

  他父亲是什么人物秦麒麟自然一清二楚,杨潇居然说认识他父亲,真是滑稽可笑。

  踏踏踏踏!

  就在此刻,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女子进入唐家办公大厅尊敬拿着一份合同递给秦麒麟:“少爷,这是您让我处理的合同。”

  “嗯?合同?”接过合同,秦麒麟脸皮一抖。

  唐家众人也懵了,合同不是被杨潇唐沐雪提前取回来了吗?怎么又多出来一份合同?

  唐浩震惊道:“秦少,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假的!刚才那份合同肯定是假的啊!”秦麒麟脸上浮现一抹戾气。

  黑色制服女子可是他的贴身秘书,如今他贴身秘书拿着合同走来,完全说明刚才那份合同不是杨潇唐沐雪提前取回的。

  “假的?”唐家众人大惊失色。

  敢造假秦家合同,若是秦家发飙,这对唐家可谓是天大的灾难。

  继而,秦麒麟冷眼锁定杨潇唐沐雪二人:“敢造假我秦家的合同,你们二人可知罪?”
“秦家主!”看清楚来人,现场众人全都猛然一惊。

  身为豪门之主,秦广身份尊贵,谁都没料到这时秦广竟会屈尊来到唐人医药集团。

  唐老太太神色动容,她连忙上前道:“老身拜见秦家主!”

  秦广直接无视掉唐老太太来到秦麒麟面前。

  被秦广无视,唐老太太并未感到不适,像秦广这种大人物,她平时都是没有资格拜见的。

  “父亲,您...您怎么来了?”见到自己父亲亲自到来,秦麒麟心里发怵。

  这次与唐家合作是他私下决定的,他还没有上报给他父亲秦广。

  盯着一脸错愕的秦麒麟,秦广鼻子都快气冒烟了,他万万没料到这个时候秦麒麟居然会给他捣乱。

  或许别人不知道杨潇的手段有多么恐怖,但他秦广绝对是一清二楚。

  一个电话令世界级诸多财阀对秦家施压的存在,那是他们秦家能够招惹得起的吗?

  秦广越想越气,再想到秦麒麟私自决定与唐家合同,秦广眼神寒芒一闪,一巴掌从天而降狠狠扇在了秦麒麟脸上。

  啪!!!

  一巴掌落下,秦麒麟整个人都被扇懵了。

  见到秦麒麟被扇唐家一群人齐齐脸色一变,谁都没料到秦广上来就给秦麒麟一巴掌。

  秦麒麟捂着火辣辣的脸庞惊悚道:“父...父亲,您...您这是做什么?”

  此时此刻,秦麒麟非常凌乱,他可是家中独子,秦广一向对他宠溺有加,就算他在外面把人家女孩子肚子搞大秦广都没这么气愤过,现在这是咋滴了?

  “我在做什么?你个孽障还有脸问我?孽障,速速给杨先生唐小姐道歉!”秦广火冒三丈怒斥道。

  秦麒麟傻眼道:“道...道歉?父亲,您没跟我开玩笑吧?”

  让他给一个废物一个衰女道歉,这完全出乎秦麒麟的意料,而且他是豪门少主,有着自己的尊严,让他给杨潇唐沐雪道歉,他哪里肯情愿。

  唐家一群人眼神逐渐呆滞,他们也全都懵逼了,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个孽障感觉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立刻向杨先生唐小姐道歉,否则,我便以秦家家主的名义将你从秦家驱逐!”秦广寒声道。

  他内心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让杨潇满意。

  若是杨潇再次发难,恐怕他整个秦家都要烟消云散。

  秦麒麟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秦广这么动怒过,他哪里还敢抗拒,一脸惶恐立刻看向杨潇唐沐雪大气都不敢喘急促道:“对不起杨先生,对不起唐小姐,请你们宽恕我的冒昧无知!”

  看着当场低头的秦麒麟,唐家众人身躯集体石化,不少人震惊的都长大了嘴巴。

  见到眼前一幕,唐沐雪震惊的都捂住了自己性感红唇,她真的不敢相信秦广会暴抽秦麒麟还让秦麒麟给他们道歉。

  扫视一眼现场目瞪口呆的众人,杨潇脸上堆满了满意的笑容。

  看样子昨日的震慑效果不错,这秦广也很上路,知道孰轻孰重。

  扑捉到杨潇面上的满意笑容,秦广如蒙大赦,他知道杨潇这算是平息了怒火。

  万一杨潇再次动怒,他们秦家是真的无法抗拒,昨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至少令秦家损失了十亿以上资产,这还是秦家全力抢救后的结果。

  对于杨潇的恐怖,秦广真是再也清楚不过。

  秦广拿起秦麒麟手中的合同当场撕毁,并指着桌面上的第一份合同肃穆道:“这份合同是我亲自交给唐小姐的,以后与唐家合作我们秦家只认唐沐雪唐小姐。”

  只认唐沐雪?

  此话一出,唐家嫡系内心全都掀起万丈波涛,他们都没料到结局会是这样的反转。

  说完,秦广怯弱的看向杨潇,杨潇点了点头,秦广这才如释重负。

  他瞥向秦麒麟怒斥道:“孽障,还愣着干什么?继续丢人现眼吗?”

  “咕嘟!”秦麒麟咽了咽吐沫不敢迟疑跟着秦广迅速离开现场。

  “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