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茧h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你在逼我?”

    “逼个毛线!你是真不懂,还是假装的!”王建国也是有那么一些怒了,“你因为只有你背后有爹,我背后就没有老子是不是?我现在寸步不能动,已经被钉死在了这里,全部都是你小子给害的,这一次我他妈的不把你给踩在脚底,我给你赔罪!孙子!”

    从四合院这边离开的时候,夏阳也是在琢磨着事情,不过很快的自己就得到了消息,丁羽是真的离开了京城,毕竟那辆车还是很好认的,虽然说京城这两年这样的车多了不少,但总体上面来说,还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in.)

    “还没有查清楚?”

    钟芸也是略显疲惫的摇头,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让自己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的应对,本来就因为是一只小蚂蚁而已,但是那里想到藏匿在这个下面的竟然是大象,这一脚下来,虽然说没有把自己给踩死,但是已经让自己有那么一些惊恐过度了。

    “有那么一些回家的意思,但这样舟车劳顿的事情呢?他以前的时候好像从来都没有做过,不过方向是哪个方向,具体会怎么样?我已经让下面的人去查了,应该会很快!”

    钟芸如果说早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的话,打死自己也不会去招惹丁羽的,自己就是想要试探一下三哥的反应和底线而已,但是没曾想会是一个这么大的坑。如果说三哥不知道这个消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的,他们太坏了。

    当初的时候也没有看出来丁羽究竟有多么的厉害呀!但是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个家伙是真的不屑,太孤傲了,不是猪鼻子插葱装象,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头远古巨象。

    不过夏阳和钟芸两个人的势力还是不错的,很快的就查明了一些问题和状况,实在是丁羽的车太特殊了,不过对于丁羽去的地方呢?两个人都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差异,跑到哪里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有毛病吧?

    丁羽来到王兵家里面的时候,也就是把车给停靠在那里而已,下车之后也没有立刻的上前,而是给自己拿了一根香烟,然后自顾的点上了,不过这个动作呢?倒是让前面聚集在一起的人,都感觉有那么一些差异,车不错呀!

    吸了一口烟,丁羽也是对远处喊了一声,“巴特尔,过来!”长的虎头虎脑的小孩子晃悠着自己的小脑袋,拿着手里面的棍子也是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王兵看见丁羽的时候,心下也是一松,随即也是对自己的儿子点点头。

    等巴特尔来到丁羽身前的时候,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香烟给扔了,随即直接的就把巴特尔凌空给扔了起来,不过巴特尔呢?并没有要害怕的意思,扔了两下,丁羽也是抱着巴特尔往前走去,来到了王兵的面前,用空闲的手锤了两下他的胸膛,根本就没有理会旁边众人的意思。

    “让你见笑了?来也不打一个招呼,搞突击检查?”

    丁羽看着远处的众人,一个个都是吊儿郎当的,手里面呢?都是拎着所谓的家伙式,丁羽把巴特尔放下来,随即也是揉了两下他的脑袋,对于远处拿着开山刀的家伙也是比划了两下,“过来,让我看看,你那个究竟是刀还是玩具?”

    拿刀的小胖子犹豫了一下,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老大,随即也是拎着自己的刀慢慢悠悠的走了上来,毕竟能够开这样豪车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他们这帮家伙打个架,吓唬吓唬人,这个没有什么,但他们并不是亡命之徒。

    还没有等小胖子有什么反应,他手里面的刀呢?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丁羽就已经把所谓的开山刀拎在了自己的手里面,拎了两下,丁羽也是笑了起来,这个刀甚至连最为基本的山寨货都不是,太假了,假的让丁羽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是好了。

    随即丁羽也是拎着手里面的刀,双手用力,直接的就把前面的刀尖给掰了下来,这个动作把后面的这帮小混混呢?都吓得有点傻,这个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丁羽的右手夹住了刀尖,对于远处的那个头头也是也是挥了一下自己的手。

    看见这个家伙想要转身,随即刚才那把开山刀也是被丢了出去,直接的就插在了那个家伙背后那辆车上面,直挺挺的插入了进去,就露出来一个刀柄而已。

    “王兵,准备点吃的,我好不容才来这里一趟,还有我带了不少的东西过来,听说巴特尔有妹妹了,怎么没有看见?”

    巴特尔犹豫了一下,随即也是点点头,招呼了后面的人,随即丁羽也是来到了下面那个小头头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两眼,随即右手也是动了两下,很快这位小头头的上身就光了,完全就是用刀给划开的,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伤痕,这个手法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掌控的。

    丁羽也是拿着刀尖打量了一番,“不错,还挺锋利的!”说话的时候,看见有人想跑,丁羽也是用脚挑起来一块砖头,随后很是不在意的就扔了出去,然后想要跑的那个家伙就一跟头栽在了那里,根本就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刚不久我才被警察给收拾了,现在你们这帮逗比也想来欺负我,看来我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呀!”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直接的就划了一刀下去,没有丝毫犹豫的一刀就划了下去,随即血水也是留了下来。

    “杀人了!”不过这位刚刚的喊了一声,看见丁羽递过来的眼神,也是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嘴巴给捂住了,而丁羽呢?看了一下伤口,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甚至还有心情拍了一下这个家伙的脸,小头头已经傻了。

    “没事,死不了!”说完了之后,丁羽又是把自己的手给抬了起来,不过还没有任何的动作,这位噗通一下子的就跪在了那里,“爷爷,我知道错了!”

    丁羽随即也是蹲了下来,不过随即丁羽的身体也是微微的往旁边一侧,然后就好像游鱼一样的摆动了一下,整个也是随风杨柳一样的站了起来,而原本时候想要偷袭丁羽的小混混,一棍子直接的就敲在了自己老大的头上面,直接的就把这个家伙给捶死了过去。

    丁羽回过神之后,也是上下的打量了一番,看着手里面的那个棒球棍,“嗯,轻一点的话,轻微的脑震荡,休息十天半个月的话就没有什么问题了,重一点的话就不好说了,可能会出现瘫痪、痴呆等症状,那个时候就要恭喜你了,你有爹养了!”

    “我擦!”这个话刚刚的说完,随即也是踉跄了两下,嘴里面也是吐出来几个白色亮晶晶的东西,然后一跟头栽倒在地上面,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对于自己力道的掌控还是很满意的,就是掉了几颗牙而已,人没有太大的问题。

    后面还有几个家伙跃跃欲试,但是上来了几个人之后,随后也是前赴后继的都倒在了那里,其他人这个时候全部都老实了,随即也是老老实实的蹲在了那里。

    一边的王兵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也是苦笑不已,接过来丁羽的香烟,也是一口,半截下去了,“什么状况,几个小混混来找你的麻烦?”

    “生意大了,所有有人就眼红了呗!”王兵也是有那么一些感慨,“家里面呢?有些亲戚也是看到了所谓的利益,所以出现方方面面的小纠葛!”王兵也是真的把丁羽当成了兄弟,所以这样的话呢?也没有太多的顾及。

    说完了以后,王兵也是看着丁羽的脸颊,“怎么搞的?”

    “刚刚的回来,被警察给打了,回家,正好顺路看看你!就好像丁叮说了一点,那些牛肉干可不是白吃的!”

    “警察?”王兵也是愣了一下,“没有什么事情吧?”

    “事情牵扯的比较麻烦,不过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不起出国待着呗,不过你这边就没有人管一管?这个都已经打上门了,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就是一个养殖的专业户而已,就算是有油水,也不至于如此吧!”

    “饥不择食呗?还能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呢?是因为想不劳而获!”

    看着在那边蹲着的小混混,丁羽也是摇摇头,这帮家伙说可怜也挺可怜,有上一顿没有下一顿的,甚至于很多都是过着饥不择食的日子,说他们可恨呢?也是相当的可恨,有的时候就是为虎作伥,所以给他们一点教育倒也不过分。

    “报警了吗?”

    王兵也是拿出来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报警都已经两个小时了,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有的时候也是颇感无奈!”丁羽点了一下头,“人是我打的,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等警察来了,推到我身上面就可以了!”

    “干嘛呢?瞧不起兄弟我?”王兵也是不爱意了,不过丁羽却是一笑,“这件事情还是我来扛就好了,你抗不起来的,而且这件事情我来扛的话,可能还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拍了拍王兵的肩膀,随即两个人也是准备往王兵的家里面走去,不过想了想,丁羽也是走到了那些蹲在那里的小混混身边,“有人愿意报警呢?随意,不过没有我的话,都给我在这里老实蹲着,要事跑了的话,呵呵,你们会知道是什么后果的!”

    蹲在那里的小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位少爷究竟是什么来头呀!这样的大奔驰,他们这个地方也没有看见过,而且这位实在是太凶悍了,下来之后三拳两脚就给他们十多个人给摁趴下来了,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反抗力。

    现在这个时候跑吧?还真的就是感觉心里面有那么一些打怵,这位的手段呢?还真的就是相当的骇人,就算那个刀是铁片子,也不至于用手给掰断了吧?还有就是开着这样的车,非富即贵的那一种,在一定程度上面,惹不起。

    虽然说都是小混混,但也不是什么傻瓜,蹲在那里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然了地上面还躺着几个家伙,不过问题都不是很大,就是老大的情况有些凄惨,被小东那个家伙一棍子敲在脑门上面,那么大的一个包,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等丁羽走远了之后,蹲在那里的那帮家伙也是直接的就坐在了地上面,跑吧?谁也不敢,冲着刚才动手的狠辣程度来看,如果真跑了,后果可能会真的很严重,“你们走不走,你们不走,老子先走了!”

    有两个家伙,也是把地上面躺着的家伙给拎上车,随即也是开着车走了,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就走了能够怎么样?不过地上面依旧还有几个人蹲在那里。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哥几个兜里面的香烟也已经基本上抽的差不多了,不过随即就看见一行车直挺挺的行驶了过来,而且看这个方向呢?貌似就是奔着他们来的。本来坐在地上面的哥几个也全部都站了起来。

    车上面的大海看着外面的那辆奔驰越野,也是微微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这个地方可以说是自己的伤心地呀!当初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遭遇的车祸,不过好在也是碰到了丁羽,大海当然也是看见了外面蹲在那里的几个小混混。

    不过大海还真的就没有要在意的意思,随即也是从车上面走下来,而后面的几辆车呢?也是陆续有人走了下来,“海少!”大海也是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别大张旗鼓了,老高,给大家定个地方热闹热闹!”

    话虽然是这么的说,但是跟在后面的人谁敢轻易的动弹呀!也都是附和的笑着,说海少平易近人。大海呢?也是做飞机专程赶过来的,后面呢?钟芸也是跟着,如果说就是夏阳和钟芸呢?大海还真的就不在乎,但问题是有人说话了,这个自己就需要老老实实的。

    这个也是自己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原因所在,看着蹲在不远处的那些人,大海也没有要过问的意思,不过大海不过问,并不代表着后面跟着的人同样也是没有任何的兴趣,要知道海少都亲自的赶了过来,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事情。

    王兵对大海还是熟悉的,毕竟见过,只不过是没有什么联系而已,声势浩荡的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自己要是不露面的话,就显得太不地道了吧!大海看见了王兵之后,也是率先的伸出来自己的手,“还记得我吧!大海,当初可是你跟丁羽救得我!”

    “记得,记得!刚才还跟丁羽说起你来着!”说着,也是往给大海做了邀请的手势,丁羽一直坐在了屋里面,根本就没有要出来的意思,看见来的大海和钟芸两个人呢?也没有要起身,大海看见丁羽,也是一笑,随即也是来到了丁羽的身边坐了下来。

    “别这么的看着我,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然后就被送上了飞机。”

    看了一眼丁羽脸上面的伤势,大海也是摇摇头,倒是不客气的拿起来桌面上的香烟,从里面抽了一个出来,自顾的给自己点上了,“王伯伯交代下来的任务,所以我只能是硬着头皮来了,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可不要赖到我的头上面来!”

    “找我什么事情?”这个话不是对大海说的,而是对那边的钟芸说到。

    “丁大哥,当初的时候是小妹不懂事!”说话的时候,钟芸也是注意的看着丁羽的表情,可是丁羽的表情呢?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个也是让钟芸感觉心里面没底,“你大人有大量,还请不要见怪,如果你心里面有什么火气的话,我认打认罚!”

    钟芸说完了这个话之后,丁羽也是看向了那边的大海,大海却是只盯着自己的脚面,根本就没有要抬头的意思,也根本就不给丁羽任何的机会,丁羽也是笑了一下,这个笑呢?多少有那么一些轻蔑的感觉。

    “坐吧!我又不能够把你怎么样!”说话的语气要多平淡有多平淡,倒是一直低头的大海猛然的抬起来自己的脑袋,有些怀疑的看着丁羽,来的时候呢?三哥就跟自己说过,不怕丁羽生气了,甚至是表现的很恼怒,就怕丁羽表现的无所谓,那样的话才是真的坏菜。

    “丁羽,三哥本来想要亲自来的,但是被家里面给拖住了,夏阳也是同样的如此,所以让我们两个人打一个前站,这一次的事情你受了委屈,大家都是知道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说,但凡我大海能够抗住的,绝对没有问题!”

    “那想让我怎么样?打她一顿还是骂她一顿,打她一顿,她能不能受得起这个另说,男人打女人,好说不好听,骂她一顿又能够怎么样?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摇摇头,随即也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大海。

    看丁羽的表情,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这个话貌似到了嘴边之后,又咽了回去,大海很是希望丁羽能够把这个话给说出来,但是看这个意思,丁羽竟然忍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