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媚的丝袜人妻(丝袜高跟麻麻浓精受孕人妻)

小护士突然凑过来,陆听闻的拇指瞬间熄灭屏幕,抬眸,“嗯?”

  “陆教授,有人找你……”

  门口。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女人,此时居然就出现了门口,她还穿着照片里那间银色的羽绒服,肥肥大大的,但很显她的气质。

  白裤银靴,仿佛是固定搭配好的一样。

  她走过来慢慢坐下,身上还透着凉气,声音娇软:“陆教授,我胸口疼……”

  陆听闻把水杯放下,嘴角似乎有笑,但那笑一点也不真诚。

  “刚刚还骑小驴呢,这会儿就胸口疼了?难不成是它跑的太快,给你颠着了?”

  韩星灿烂的笑起来,“那倒没有,我家小驴还没我跑得快呢,我是太想你了,跟你发消息你也不回,一着急我就胸口疼。”

  她把自己挂号的纸放在桌上,努努嘴故意往严重了说:“喏,你看,我还挂了个急诊号,你得先给我看。”

  慕勋今天不值班,所以今晚上只有他一个医生在胸外科。

  许是赶着年关,胸外科的病人不是很多,难得的有几分清冷。

  “去坐着。”陆听闻对待病人永远都是有耐心的。

  在这个房间里,在他的眼里,韩星,就是个病人。

  还是那张小床,韩星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手疼,你给我解衣服。”

  陆听闻刚把帘子拉上,转身看她。

  女人抬起手,“你看。”

  她白皙的双手此时红彤彤的,好像都伸不直了。

  陆听闻目光平静,“需要给你挂个骨科么?”

  她果断摇头,“不用,我外号叫韩坚强。”

  有点狭窄的空间里,陆听闻过来了,隐约还带来了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以及很淡很淡的烟草味。

  如若不仔细闻,根本闻不见。

  “你倒是给我脱衣服啊。”韩星催促。

  她的羽绒服设计很奇怪,外面是盘扣的,盘扣里面还有一道长长的拉链。

  “都说医者父母心……”韩星刚要卖惨,结果陆听闻已经动手了。

  他根根分明的手指开始解她的盘扣。
韩星:“……”

  变相的拒绝?

  就这么被拒绝了?

  可那一刻,韩星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名叫‘好战分子’的细胞,在缓慢的沸腾起来。

  越挫越勇。

  然而一分钟后,她知道陆听闻没有说谎。

  因为有没有说谎,看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死海一样平静,风浪不起,所以,他是真的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不要紧。

  没有情绪,那她就让它有情绪。

  “你刚刚叫我什么?”

  陆听闻眯眼,“我大你几岁,你应该知道。”

  6岁。

  韩星抖了抖羽绒服,“我幸亏是知道你多大,不然看你这副表情,我还以为你大我六十岁呢。”

  她挺了挺胸口,“说真的,你给看看,我胸口真的疼。”

  陆听闻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弯下腰去触碰,“拍个片子吧,这会儿人少,片子出的快。”

  她想了想,“也行。”

  随手把羽绒服扔在床上,她就那么去拍片子了。

  “你不拿我给的单子,谁给你拍?”

  韩星的步伐顿住。

  她忘了。

  从前都是方诺帮她走动这些事,她也不知道。

  拿好她给的单子,她溜溜达达的就去拍片了。

  她走以后,陆听闻便听隔壁办公室的医生过来讲述患者的事,他靠着座椅背,微微歪着头,神态略有懒散。

  大概半小时以后,韩星捏着一张片子,像只小燕子似的回来了。

  见她如清风一样进来,办公室里的两个医生都愣了下。

  陆听闻坐直身子,对她伸出手。

  女人把片子递过去,弯下腰,毫不避讳的轻声说:“你认真点看呀。”

  附近的两个医生也起了身,笑眯眯的瞥了眼陆听闻,然后结伴离去。

  这就是陆教授的女朋友?

  可真是漂亮啊。

  传言果然不虚!

  陆听闻在那盯着看,韩星也在旁边弯着腰,背着小手盯着X光片看。

  他侧了下头,“你看半天,看懂什么了?”

  “我没看懂什么,我只是在找我的胸。”

  陆听闻:“……”

  罢了,他开始写字,“你有胸膜炎。”

  “这么严重?”

  陆听闻:“……”

  “严重么?”

  “都发展成炎了,还不严重?”韩星非常惜命,三个月一次的体检雷打不动。

  “吃点药就好了。”

  韩星一副凝重的表情,好半天她才问:“你……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胸在哪里?”

  陆听闻的眼底似乎多了一点笑意,声音情不自禁的温和了些,“这里没有你的胸。”

  许是察觉到他笑了,韩星也跟着笑了。

  她拿起那张写着药名的单子,弯下腰轻声道:“能看见你笑了,也不枉我大晚上的跑过来一趟。”

  说完,女人轻飘飘的走了,走到门口停下回头,挥了挥手,声音很小很小:“再见,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