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征服丝袜人妻(高贵人妻的沉沦全)

 韩星都懒得理会,“不。”

  仿佛早就料到她会拒绝,方诺继续劝说:“这个代言成了,你今年的开销都够了,你可以再混吃等死一年的时间。”

  “不。”

  “我可以想办法再让他们涨三分之一。”

  韩星坚持初衷,“我不。”

  “怎么呢?你不是爱钱么?这又开始视金钱如粪土了?”

  减肥药保健品这些东西,几乎都是暴利,一旦拉成赞助投进去一笔,那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韩星伸出自己柔美无骨的手欣赏着,“那点钱我辛苦一下跳个舞就赚回来了,万一不好用,那我的名声岂不是臭了?”

  “你以为你现在的名声有多好?一个女二号你都要被骂到垃圾堆里去了。”方诺直言不讳。

  “垃不垃圾堆我不在意,我只在意会不会把自己名声搞臭。”

  方诺皱眉:“你不要忘了,你曾经的名声也是我给你的。”

  韩星理直气壮,“既然给了那就是我的,再说下去扣你工资。”

  方诺:“……”

  臭老板!

  第一回合,方诺败北。

  ☆

  眼下,临近年关,晏城的夜晚处处都泛着红光,张灯结彩。

  没有烟花爆竹的新年,仍旧能感受到年味。

  韩星裹着棉袄骑在小驴上,小矮驴驮着她在后花园里哒哒哒的小跑着转圈圈。

  方诺在屋子里忙前忙后的准备年货。

  女人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驴头露出来了,她也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又美又甜。

  她并没有发朋友圈,而是发出去了一条短信。

  ……

  正在医院值班的陆听闻刚歇下来,他刚刚去了心外科手术室,帮助完成一档手术,有个病人被改锥扎进了胸口直奔心脏。

  刚坐下来歇了歇,拿出抽屉里的手机解锁,便提示有一条未读信息。

  他点击查看。

  图片加载后放大,屏幕中立马出现了那张好看到发光的脸蛋儿,她的笑甜甜的,好像阳光都装进了她的瞳仁里。

  ——陆教授,有没有想念我这副盛世美颜啊?

  “陆教授……”
小护士突然凑过来,陆听闻的拇指瞬间熄灭屏幕,抬眸,“嗯?”

  “陆教授,有人找你……”

  门口。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女人,此时居然就出现了门口,她还穿着照片里那间银色的羽绒服,肥肥大大的,但很显她的气质。

  白裤银靴,仿佛是固定搭配好的一样。

  她走过来慢慢坐下,身上还透着凉气,声音娇软:“陆教授,我胸口疼……”

  陆听闻把水杯放下,嘴角似乎有笑,但那笑一点也不真诚。

  “刚刚还骑小驴呢,这会儿就胸口疼了?难不成是它跑的太快,给你颠着了?”

  韩星灿烂的笑起来,“那倒没有,我家小驴还没我跑得快呢,我是太想你了,跟你发消息你也不回,一着急我就胸口疼。”

  她把自己挂号的纸放在桌上,努努嘴故意往严重了说:“喏,你看,我还挂了个急诊号,你得先给我看。”

  慕勋今天不值班,所以今晚上只有他一个医生在胸外科。

  许是赶着年关,胸外科的病人不是很多,难得的有几分清冷。

  “去坐着。”陆听闻对待病人永远都是有耐心的。

  在这个房间里,在他的眼里,韩星,就是个病人。

  还是那张小床,韩星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手疼,你给我解衣服。”

  陆听闻刚把帘子拉上,转身看她。

  女人抬起手,“你看。”

  她白皙的双手此时红彤彤的,好像都伸不直了。

  陆听闻目光平静,“需要给你挂个骨科么?”

  她果断摇头,“不用,我外号叫韩坚强。”

  有点狭窄的空间里,陆听闻过来了,隐约还带来了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以及很淡很淡的烟草味。

  如若不仔细闻,根本闻不见。

  “你倒是给我脱衣服啊。”韩星催促。

  她的羽绒服设计很奇怪,外面是盘扣的,盘扣里面还有一道长长的拉链。

  “都说医者父母心……”韩星刚要卖惨,结果陆听闻已经动手了。

  他根根分明的手指开始解她的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