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粗壮承受着前后的夹击 黑人大战亚裔女叫声凄惨

    青河这种小地方,消费能力毕竟有限,像王磊这种傻子也不太够用,皮夹克的市场迅速饱和起来。

    车站西面的市场上,青河本地的商人已经开始降价,虽然只是便宜三五块钱,但已经有一种打价格战的趋势。

    温州商贩就聪明的许多,他们背着成袋的皮夹克,或是乘坐汽车,或是乘坐火车,前往其他的城市。

    情况正如李卫东所期待的那样,勤劳的温州商贩,将皮夹克带到了全国各地。

    大城市的百货商店里,也有皮夹克售卖,像是京城这种地方,友谊商店里还能买到画着米老鼠图案的美国进口皮夹克。

    这个时代的真皮夹克,质量是真的好,正常保养的话,穿十几年是没有问题的。

    但真皮夹克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贵!山羊皮的夹克,动辄四五百块钱,差不多是半年的工资,进口的皮夹克,还得用外汇券才能买到。

    人造革皮夹克的各项指标都远不如真皮夹克,但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便宜,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在市场上热卖。

    毕竟买一件皮夹克,穿十几年的还是少数,一般人也就穿个两三年,人造革的应付应付也就过去了。

    ……

    服装厂里,温州商贩们提着各种颜色的蛇皮麻袋,急匆匆的走出大门。

    李卫东望着这些勤劳的温州商贩,脸上露出了一缕喜色。就卖衣服而言,没有任何销售渠道能比得上温州商人。

    拿起账本,李卫东看了看上面的数字,皮夹克的总销售量,已经达到一万件。

    一件皮夹克赚三十块,一万件便是三十万,扣除人工、设备损耗等各项成本以后,依旧能赚二十五六万。

    然而税收却要拿走利润的大头。比如国有企业所得税。

    国有企业所得税是根据应纳税所得额计算的税,一共分八个档次,采取超额累进税率,最低档交应纳税所得额的10%,最高档交应纳税所得额的55%。

    简单说就像是我们现在的工资个人所得税,根据收入分成不同等级,各个等级在分别计算税率。

    服装厂归根到底还是国企,而不是个体工商户,所以还得按照规定,上缴国有企业所得税。

    根据企业所得税缴纳的标准,一年的应纳税所得额超过二十万的部分,就要缴纳55%的企业所得税。这么计算的话,服装厂赚的这二十多万,要有十几万上交国家。

    上缴完企业所得税之后,服装厂还需要缴纳增值税等工商税,以及能源、交通、重点建设等基金等等。

    这么算下来的话,这二十五六万的利润,李卫东真正赚到自己手里的,也就是三分之一。

    大多数国企干不过民营企业,所得税高也是一个原因,年盈利二十万以上就得缴纳55%的国营企业所得税,再除去各种开支,根本拿不出太多的钱去进行设备的升级改造。

    这也是很多国企热衷于上市的原因,处了可以圈一波钱壮大自身,还可以改变企业性质,由单纯的国有企业,变成了国有控股的股份制企业,缴税的税率就不同了,企业也会更有竞争优势。

    好在工人的薪酬是可以抵消应纳税所得额的,简单讲就是给工人发钱能省税。基于这一点,李卫东也就不吝啬给工人发奖金了。

    这一段时间,为了生产皮夹克,服装厂的职工也是整日加班加点,辛苦劳动,于是李卫东大笔一挥,直接签了一笔奖金,整个服装厂人人有份。

    ……

    又到了领工资的日子。

    王阿姨来到会计处,报上了自己的车间和性命。

    会计王凯平迅速的找到了王阿姨的名字,然后打开抽屉,从里面数出了相应的工资,递给了王阿姨。

    “数一下,没错的话,在这上面签个字。”王凯平开口说道。

    王阿姨拿过钱,发现比往常厚了一点,仔细一数,还真多了五十块钱。

    王阿姨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王会计,这是一个月的工资么?”

    “是一个月的,其中五十块钱是奖金。”王凯平开口答道。

    “奖金!”王阿姨猛的一愣,这个词对于她来说,有点陌生。

    服装厂已经太久没有发奖金了。

    王阿姨依稀记得,上次服装厂发奖金,还是在三年前,当时是发了三块三毛钱的奖金。从那以后,服装厂的效益便越来越差,奖金也就成了记忆中的东西。

    如今,服装厂竟然又能发出奖金了,而且还是五十块钱,顿时让王阿姨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下一秒,王阿姨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喜色。

    “看来当初选李厂长,真是个正确的决定!”王阿姨心中暗道,她仿佛忘记了,当初投票的时候,他投给了杨鹏。

    八十年代的国企职工,大多比较单纯。你给我发奖金,你就是好领导。相反的,要是钱发的少,那这领导肯定不咋滴。

    于是乎,一波奖金发现了,李卫东俨然成了职工眼中的“好厂长”。

    普通工人五十块奖金,领到干部的奖金会多一些。整个服装厂,大约用掉了两万块钱。

    李卫东并不觉得心疼,想要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不给钱的话,怎么指望职工们干活。

    而且现在的李卫东,毕竟只是在承包服装厂,服装厂不是私营企业,国企性质并没有改变,李卫东也不可能像真正资本家那样,去压榨每一分的利润,有些事情还是得按照国企的规矩来,否则的话这个服装厂,也很难承包下去。

    更何况这两万块钱奖金撒出去,也可以起到收买人心的作用。

    此前李卫东补发了三个月的工资,顶多算是稳住了人心,消除了服装厂内反对的声音,让工人们认可了自己。

    而如今在工资之余发放奖金,那就是赤果果的笼络人心了。也是摆明了就是告诉服装厂的所有职工,跟着我李卫东混,有肉吃!

    服装厂发奖金这种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就算是李卫东想低调,那些拿了奖金的服装厂职工,也免不了去炫耀一番。

    很快的,整个运输公司便都知道,服装厂发奖金了。

    这是一个很令人吃惊的消息,几个月前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服装厂,竟然发奖金了!

    在八六年,国企的利改税改革基本上已经完成,这时候企业的差异也开始显现出来。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看不懂复杂的财务表格,他们评价一个企业利润高低,主要是看两点,一是看企业能不能建得起家属楼,二便是看企业能不能发出奖金。

    但凡能够发奖金的企业,那一定是效益不错的。

    服装厂能发奖金,意味着服装厂的效益还不错,李卫东这个厂长的大名,也随着这一波发奖金,传遍了整个运输公司。

    ……

    秘书将一个信封放在于正诚面前,里面是于正诚上个月的工资。

    作为运输公司的一把手,于正诚当然不用亲自去领工资,自有秘书带领,然后送到于正诚的手上。

    于正诚接过信封,也没有清点,直接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毕竟当着手下的面数钱,不太符合领导威严的形象。

    “各科室的工资都发出去了吧?”于正诚开口问道。

    “都已经发了。”

    “那三产那边,没有发不出工资的吧?”于正诚接着问。

    “我问了一下,几个主要的三产,还都能正常发工资。”秘术再次达到。

    于正诚沉吟了数秒,又一次开口:“服装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李卫东从银行贷款五十万,发工资应该是没问题吧!”

    于正诚还是比较关心服装厂的,一来是服装厂有近四百名职工,人数比货运处还多。

    二来则是服装厂已经承包给李卫东了,服装厂能不能正常的给工人发工资,将直接影响承包的成败,如果承包很成功,那还好说,如果承包最终搞砸了的话,于正诚这个公司一把手,肯定是要担责任的。

    只听秘书开口答道:“服装厂那边也发工资了,而且还发了奖金,听说普通工人,都有五十块钱呢!”

    “服装厂能发出来奖金了?他们的效益有这么好么?”于正诚大吃一惊。

    服装厂有几斤几两,于正诚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在于正诚看来,服装厂完全是夕阳三产,能正常发工资,就是谢天谢地的事情了,奖金这东西,想都别想!

    “这李卫东承包服装厂才几个月啊,这就能发上工资了?这小子有点能耐啊!”于正诚说着,却长叹一口气。

    李卫东再一次用行动证明,自己是个难得的人才,于正诚也深深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特别是在这国企改革的浪潮中,像是李卫东这种人才,完全可以作为接班人来培养,未来可以带领运输公司走向辉煌。

    可惜的是,于正诚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现在的他已经不可能再重新去培养一个接班人了。

    ……

    于正诚真正的接班人,总经理朱士聪,也已经得知服装厂给工人发了奖金。

    王海滨被朱士聪叫到了办公室里。

    “王处长,你给服装厂下订单了么?”朱士聪面色不善得问道。

    王海滨察觉到朱士聪心情不好,赶紧开口答道:“下了啊,我遵照您的吩咐,低于成本价,哦,不对,是站在勤俭节约的角度上,服装厂下了订单。”

    “那服装厂怎么还能发奖金?”朱士聪厉声问道。

    “朱总,这个真不能怪我啊,我拿着订单去找李卫东,可他压根没有接单啊,他连订单都没看一眼,就说我给的订单,是低端订单,不赚钱,他们现在只做赚钱的订单。”王海滨一脸无辜的答道。

    “这个李卫东,倒是有些脑子,知道自己去外面找订单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厂给了这么大的订单,让服装厂能发出奖金来。”朱士聪自言自语的答道。

    “朱总,我知道,他们现在生产的是皮衣。”王海滨立刻回答道。

    朱士聪顿时一脸的诧异:“皮衣?那李卫东从军分区接到的订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