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爱最

在皮衣比较昂贵的年代吗,有两个地方是大量需要皮衣的,一个是部队,另一个就是公安部门。

    这两个单位有户外巡逻的需要,要为战士或者干警提供保暖的衣服,而过于厚重的衣服太笨重,不利于行动,所以皮衣就成了非常好的保暖选择。

    朱士聪听到皮衣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军分区的订单。

    王海滨立刻摇了摇头:“朱总,李卫东生产的不是那种皮大衣,而是一种小的皮夹克,长度也就到腰,穿在身上还紧巴巴的。”

    “这种东西傻子才会买吧!”朱士聪随口说道。

    王海滨顿时有些尴尬,心中暗道:“我家就有个傻子。”

    朱士聪又问道:“那你知道,是哪个单位给服装厂下的订单么?”

    “不是单位。”王海滨摇了摇头:“服装厂生产的这种小皮夹克,应该是拿去世面上卖的。”

    “这李卫东,还能找到供销社的销售渠道?这小子有些能耐啊!”朱士聪诧异的说。

    “这皮夹克还真没有进供销社,都是在路边摆摊的个体户卖的。”王海滨回答说。

    “路边摆摊的个体户?呵呵呵……”朱士聪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充满了不屑。

    朱士聪这种大型国企的核心领导,当然看不起个体户,在他看来,个体户就是一群不正经的无业游民,在国企里当工人,才是正经人。

    在八十年代,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在国企占支柱的北方更是如此。即便是到了后世,民营经济已经几位壮大的时代,国企巨头的领导,看不起民营企业掌门人的也大有人在。

    只见朱士聪轻蔑撇了撇嘴,一脸鄙视的说道:“那李卫东敢承包服装厂,我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没想到是跟路边摊的个体户做买卖,看来他这个服装厂,也撑不了太久!”

    ……

    苏南地区有很多小的制衣作坊,这些制衣作坊的经营模式也很简单,就是什么流行做什么,什么赚钱做什么。

    蝙蝠衫流行的时候,制衣作坊就纷纷生产蝙蝠衫;喇叭裤流行的时候,制衣作坊就纷纷生产喇叭裤;牛仔裤流行的时候,制衣作坊又开始生产牛仔裤;运动服流行的时候,制衣作坊又开始生产运动服。

    温州、义乌等地的百万小商贩大军,会用人背肩抗的方式,将这些衣服带到全国各地。

    那些回来进货的商贩们,也会带来最流行的服装趋势,一件流行的样品拿回来,苏南的制衣作坊便开足马力的生产,市场上很快就会出现同类产品。

    这种局面下,国营供销社的服装部自然是竞争不过温州商贩的,甚至很多国营供销社,都会去找温州商贩拿货。

    临近年末,很多温州商贩回家进最后一批货。

    张摊主便是其中一位,不过他并没有空手而回,而是带了一件皮夹克的样品。

    第二天,张摊主便拿着那件皮夹克样品,来到了一个规模颇大的制衣作坊当中。

    这个制衣作坊的老板,是张摊主的同村人,论辈分还是张摊主的远方堂兄,张摊主经常会找他拿货,两人之间早已熟悉。

    “五哥,你帮我看看,这种皮夹克,你那里能生产么?这东西,现在卖的可火了,要是能造出来的话,肯定能赚大钱!”张摊主将皮夹克递给了作坊老板。

    这作坊老板在家排行第五,所以张摊主称呼他为“五哥”。

    五哥拿过皮夹克,并没有细看,而是用手摸了摸,便开口说道:“这东西,我这里可做不了。”

    “五哥,你倒是仔细看看啊,这不是真皮的,是人造革的。”张摊主急忙说道。

    “我知道这是人造革的,还知道这是一种新型人造革。在上个星期,村头三伯家的六子,就已经把这东西拿给我看了。这种材料像是从国外进口的,咱们根本买不到。”五哥开口说道。

    “那用别的人造革,仿造一下,就用同样的款式,不行么?大不了咱们卖的便宜点。”张摊主接着问道。

    五哥摇了摇头:“不行,普通人造革仿不出来这样的,先不说普通人造革的质感、色泽和柔软程度都不如这种新材料,就是那味道,穿在身上也受不了,而且普通人造革还不透气,穿在身上再出一身汗,靠近点都能把人给熏晕了。”

    听到这个大案,张摊主顿时一脸失望。

    五哥接着说道:“兄弟,你能想到的,别人肯定也能想到,要是普通人造革能做衣服,不早就做了!现在普通的人造革,也就是做个沙发,或者造地板革用,便是做皮鞋,很多人都会嫌弃。”

    张摊主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五哥,我觉得不对劲啊,我这皮夹克,进价才七十块钱,这要是进口材料的话,怎么可能卖这么便宜?我可是去过京城的,友谊商店里的进口货,贵得要死!”张摊主接着说道。

    “呵呵,我都说了嘛,你能想到的事情,别人也能想到。我能不知道这皮夹克的进价只要七十块钱?这材料看起来是进口货,但咱们国内肯定有厂家,已经能够生产这种材料了,所以皮夹克的价格才会这么便宜。”

    五哥说着,露出了得意的表情:“至于是哪个厂家生产这种材料,我还不知道,不过我估计这种东西,肯定是广粤那边造出来的,所以我已经托人去特区那边打探了,估计过完年,就有消息了。”

    “真的,太好了,五哥,你要是真的造出来这种皮夹克,可别忘了兄弟我!”张摊主立刻说道。

    “放心好了,咱们是一家人,都是一个祖宗的,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

    ……

    李卫东很清楚,卖皮夹克只能赚一波块钱,用不了多久,市面上就会出现大量的跟风仿造者。

    中国的制造业当中,山寨能力最强的,一个是苏南的制衣厂,另一个就是闽东的制鞋厂,这两个地方山寨出来的东西,比真的还真。

    机车夹克这东西,无非就是个外观设计,本来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要被苏南的制衣厂找到聚氨酯合成革的材料来源,分分钟就能制造出一大批。

    能生产聚氨酯合成革的厂家虽然不多,但温州商人遍布全国,以他们的能力,很快就能找到聚氨酯合成革的货源,到那时候,李卫东的皮夹克生意,也就做到头了。

    国营的服装厂,想要跟苏南成千上万的制衣作坊竞争,无疑是痴人说梦。

    李卫东的服装厂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在苏南仿造的皮夹克大规模上市前,准备要先人一步,做出新的产品。

    李卫东也早已经计划好了下一个产品,不过他首先要解决的,是产品的材料的问题。

    ……

    青河棉纺二厂,李卫东盯着一台纺织业使用的编织机,琢磨着其中的原理。

    车间主任将一根绳子样的东西,递到李卫东面前,开口问道:“李厂长,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说的填芯辫。”

    “就是这种东西。”李卫东拿过填芯辫,用力一扯,只听“刺啦”一声,这根填芯辫竟然被扯坏了。

    李卫东眉头一皱:“不行啊,强度不够。”

    “棉线编织的,强度不够很正常。”车间主任开口答道。

    “如果是用亚麻的话,强度会不会好一些?”李卫东开口问道。

    车间主任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们厂主要还是做棉纺织的。”

    “那以你的经验,再加点什么材料,可以让这个填芯辫更有韧性呢?”李卫东开口问。

    “李厂长,你干脆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东西吧!”车间主任很直白的问道。

    “我想用亚麻做一种填芯辫,然后编程一个垫子,坐在上面会比较凉爽的那种。”李卫东开口答道。

    “那直接撤几米亚麻布铺着,当凉席不就行了!”车间主任开口说。

    “我希望透气性可以更好一些,所以得用编的。”李卫东回答道。

    车间主任颇为为难的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李厂长,我们厂主要是搞生产的,这生产工艺范围之内的事情,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可生产工艺之外的东西,我是真的不懂了。像是涉及到纺织材料的问题,你应该去问问专业人士。”

    “你们厂的工程师能行么?”李卫东开口问道。

    车间主任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就我们那几个工程师,都是工农兵大学生出身,掌握的工艺都是十几年前的。就连我们厂引进的新工艺,他们都搞不定!”

    “看来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李卫东无奈的叹了口气。

    “李厂长,我倒是有个想法,你可以去大学里,找纺织工业得专家,说不定他们能帮你解决问题。我听说那些大的纺织厂,遇到技术难题的话,都是去大学里找教授帮忙。”车间主任开口说道。

    “咱们青河就一个师范学院,还是专科,应该没有纺织业的专家。”李卫东接着问道:“我该去的哪个大学?”

    “距离在哪买这里比较近的,应该就是津门大学的纺织工业专业最厉害,教授的水平也很高,或许能帮到你。只不过大学教授都比较清高,一般人上门求教的话,他们压根就不搭理。”车间主任开口答道。

    “津门大学啊!看来又得跑一趟津门了。”李卫东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