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快穿 叫大点我喜欢听你叫

“在座的有好多都是熟面孔,”老爷子笑着望向众人,道,“不过也有许多新朋友。”

    他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道:“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姓邓,叫邓大衍。”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特意摘下眼镜,把自己的眼睛瞪得老大。

    “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老爷子这么毫不手软地自黑,在场的众人忍不住一阵哄笑。

    邓大衍顺手把刚摘下的眼镜擦了擦,嘿嘿笑道:“这名字听起来有点粗俗,但实际上,大衍不是‘眼睛’的‘眼’,而是‘推衍’的‘衍’。”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这句话出自《周易·系辞》。”

    说着,他把擦好的眼镜重新带好,道:“这名字是我祖父给我起的,蛮有文化。只不过,他老人家可能没考虑到我家姓邓。”

    “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落,众人再次哄笑。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会议室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活泼了起来。

    这位邓大衍导演是东岳影视花重金聘请来的“外援”,岁数大、地位高、能力强,是国内一等一的武侠剧导演。

    有他在,整个剧组就像是有了主心骨,所有人都不再为这部剧的质量担心。

    “剧本各位应该都看过了吧?”

    邓大衍扬了扬手上的文件,道:“这部剧跟咱们以往所见到的武侠片略有不同。”

    “虽然也有统一的背景,但是,任天涯、程是非、东海一刀这三位主角各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并且彼此间的交集不大。”

    “接下来,咱们不管是剧本围读,还是拍摄,都会分成三个组来进行。”

    “我领一组,另外两组由其余助理导演来负责。”

    一听这话,现场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邓导只带其中的一组!

    怎么会这样?

    正常来说,应该是主角戏全部由总导演来带,其余助理导演负责边角料才对啊!

    那,邓导打算带哪组?自己能不能摊上?

    邓大衍看出了众人眼中的不安,他微微一笑,环视会场一圈,道:“三位男主角都来了没有?”

    “任天涯,程是非,东海一刀?”

    话音落,饰演任天涯的任鹏飞、饰演程是非的钟涛、以及许臻,分别在会议室中答了声“到”。

    邓大衍瞧见许臻,微微挑了挑眉,笑道:“呦,一刀这么年轻啊。”

    他这句话不是问句,说完之后,也没打算让许臻来回答。

    邓大衍的目光在三人身上转了一圈,道:“今天刚好大家都在这里,公平起见,咱们来一场‘随堂小测’怎么样?”

    他翻了翻手上的剧本,道:“你们三人各挑一段剧本中的情节,现场演一下,我来做评委。”

    “谁演得最对我的心思,我就带谁那组,你们觉得如何?”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再次哗然一片。

    在剧本中,除了俞眉贯穿全场、哪组都有之外,其余人基本上都能明确地划分到某个组当中。

    比方说黄倩倩,她饰演的柳飘雪就只跟任天涯有交集。

    一听邓导这么说,她立即把跟许臻的这点“友谊”抛到了九霄云外,挥舞着小拳头道:“鹏哥加油!”

    “干掉涛哥!干掉许真!”

    许臻:“……”

    与此同时,了凡大师、神探张金九等“东海一刀组”的成员则一个个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心理上提前退出了争夺。

    开玩笑……

    那是谁?

    那是星辉奖三任视帝钟涛、以及国内最有名的演技派小生任鹏飞!

    许真哪位?

    这个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新人,也想跟人家竞争?

    而且还是即兴表演?

    听到邓导的这个建议,许臻本人倒是跃跃欲试,觉得公平合理,没什么不妥。

    但是,一旁的剧组工作人员则愁得连连扶额。

    这哪是什么“随堂小测”……

    简直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东岳这边费尽心血、花大价钱请来邓导,除了想保证这部剧的质量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想趁这个机会让邓大衍带带许真。

    但是,眼下的这个规则……许真哪有半点胜算?

    说白了,要不是现在的这个场合,他连跟这二位爷同台竞技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咖位决定了他们不会去竞争同一个角色,至于《我是演技派》这类综艺,参加的基本上不是花瓶流量想洗白,就是过气明星想翻红。

    真正的演技派谁去啊。

    “邓导,怎么比试?”

    就在剧务们无力吐槽的时候,饰演程是非的钟涛已兴致勃勃地坐直了身体,道:“演哪段有要求吗?什么时候开始?”

    邓大衍望向他,笑道:“没有要求,只要是剧中你这个角色的戏份就行。”

    说着,他又看了看其余两人,道:“谁先准备好了谁开始,没有明确的时间。”

    一听这话,任鹏飞和许真立即开始翻剧本,寻找合适的、容易出彩的片段。

    然而,就在两人哗哗哗翻页的时候,刚刚发问的钟涛已经卷起了袖子,叫道:“那我先来!”

    另外两人愕然抬起了头。

    “嚯!”

    邓导道:“这么快就决定好了?演哪段,你台词都背会了?”

    钟涛笑着摆了摆手,道:“台词我可没背,我就知道个大概意思。”

    “随堂小测嘛,临场发挥呗。”说着,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啪啪啪……”邓导带头为他鼓了鼓掌,以示鼓励。

    钟涛很随意地站在那里,快速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他的外貌条件不算太好,肤色较深,个子也不高,但却是业内公认的实力派演员。

    而且,他戏路非常宽,正剧、喜剧都能驾驭,各种稀奇古怪的角色到了他的手里,往往能化腐朽为神奇。

    “我跟你讲,我这个人没什么厉害的,就是咒人最厉害,说什么什么灵验!”

    “被我咒过的人要倒三辈子霉!背上生疮、脚底流脓,头上长虱子,腚上生痔疮……”

    很快,钟涛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他选择的片段,是程是非在赌场赌钱的时候中了神仙跳,被人卖到宫里去净身的这一段。

    他一边被推着走,一边臭骂身边抬他的脚夫。

    人家当没听见,他就这么叨叨叨自己骂了两分多钟,各种稀奇古怪的词语层出不穷。

    钟涛的台词功底极好。

    尽管他演的是一段独角戏,但光听他一个人说,还是把大伙儿听得忍俊不禁,中间有好几次都出现了笑场。

    而正在表演的钟涛则完全没受影响,依旧这么自顾自地咒骂,嘴皮子利索得不行。

    “嗯,不愧是你,哈哈。”

    等表演结束后,邓大衍翻了翻手中的剧本,笑道:“你这骂的跟剧本里的也不是一套词儿啊。”

    “哈哈哈哈……”场边又响起了一阵窃笑声。

    钟涛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道:“哎,意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邓大衍当然也没有纠缠台词的问题,他点了点头,道:“嗯,我就知道小钟你驾驭程是非这个角色是没问题的。”

    “现在一看,果然不错。”

    邓老头道:“刚才这段表演的完成度非常好,感觉找得很对,就是这种贱了吧唧、吊儿郎当的劲儿。”

    “你记住这个感觉,后续咱们就照着这么拍。”

    说罢,他转头看向另外两人,道:“剩下的两位,天涯,一刀,你们谁先?”

    任鹏飞翻了翻手中的剧本,抱歉笑道:“不好意思,我这边还需要稍微准备一会儿,另外我需要柳飘雪帮我搭一下戏。”

    一听这话,黄倩倩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眼兴奋地道:“好,我没问题!”

    许臻听他这样说,也就没再推脱。

    他反正早就已经背好了剧本,现在不过是从中选一段来演罢了。

    他深吸一口气,刚想要走到场边,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许真,你稍等一下!”

    许臻循声望去,却发现,刚刚跟他说话的是俞眉。

    俞眉见他望过来,起身理了理自己鬓角的头发,展颜一笑,道:“你要不要试试海棠跟一刀摊牌的那段?”

    “我给你搭戏。”

    这话一出,会议室中的众人一齐望向了俞眉。

    一旁的任鹏飞一脸受伤的表情,愕然道:“眉姐,你这样不公平!”

    “怎么能让你给人搭戏呢?那我这边还有跟你合作的戏份呢!”

    俞眉小幅度地扮了个鬼脸。

    “我乐意,你管不着。”她毫无原则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