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被催眠调教沦为肉奴小说 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不用下载

  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马少军摇摇头:“抱歉啊小张,我这里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张起航之所以向马少军提出了这个请求,本身也是抱着“管它有枣没枣,先打三竿子再说”的想法,所以闻言,他也并没有感到失望,点头道:“谢谢局长,那麻烦局长您帮我留意一下,要是有了合适的人,麻烦您一定及时告诉我。”

    马少军痛快的应了下来:“好,我记住了,有合适的人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张起航抬头看看天,说道:“局长,还有各位领导,您看,时间不早了,要不我来安排一下,大家简单的吃一点?”

    个别领导闻言,顿时有些心动:华腾公司搞的像模像样的,吃一顿应该没问题吧?

    却不成想马少军却是摆摆手说道:“吃什么啊,不吃了,今天我们过来就是看看情况的,现在你们厂的情况我们都已经了解了,对于小张你这段时间来的工作成果我很满意……嗯,就这样吧,我们就回去了。”

    张起航再次尝试挽留了一番,见马少军的态度很坚决,也就不再劝了。

    ……………………

    回去的路上,严自立开口向李建文问道:“老李,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李建文是工业局的二级调研员,职责是负责协助严自立开展工作,是排名靠后的局领导班子成员之一,刚刚从华腾公司走的时候,他没有坐自己的车,而是上了严自立的车,在李建文上自己的车的那一刻,严自立就知道李建文应该是有了一些想法。

    “书记,我是有些担心,”李建文也不隐瞒,他微皱着眉头对严自立说道:“您说,张起航同志这么年轻,让他管着这么大一个厂子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还有,华腾公司作为工业局下属的单位,说起来他们也算是国有企业吧,可既然是国有企业,连个党支部都没有,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哦?”严自立眉毛微扬:“老李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李建文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他就不相信严自立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但问题是领导要装糊涂,自己又能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张起航同志毕竟是今年才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企业管理方面的经验,他虽然将华腾公司做的很不错,但不免有误打误撞的嫌疑,考虑到保护年轻同志的成长,局里是不是考虑安排一名老同志去华腾公司,协助张起航同志展开全面工作?还有,既然华腾公司是国有企业,那么党支部是不是也迎接尽快建立起来了?”

    “呵呵……”

    严自立转头看了李建文一眼,呵呵的笑了起来:有趣啊,空压机厂……哦,现在叫华腾公司了,华腾公司这才刚刚开始有了一些起色,这个别同志就开始惦记着摘桃子了,话说回来,那个之前感慨单日销售额没有突破100万的声音,似乎跟李建文的有点像?

    这个老李啊……

    严自立叹了口气,可考虑到李建文是自己的人,严自立还是不好把话说的太重:“建文同志啊,你的心思我多少能够想的到,咱先不说之前空压机厂是什么样子的,也不说马局长答应张起航同志的那些条件也是白纸黑字的写在纸上、并且在局领导班子会议上正式通过的,局里对华腾公司没有业务指导权、只有分红权这些,咱们单单直说一点:华腾公司的发展情况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你说派个老成持重的老同志过去协助张起航同志展开全面工作,那公司这一块到底是谁说了算?是张起航同志还是这位老同志?”

    “呃……这个……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来嘛……”

    “刚刚你也看到了,华腾公司的其他几位副总也是很服气张起航同志的,如果张起航同志坚持某个决定,其他几人都支持,你让这位同志怎么办?更别说张起航同志是一把手,还是说你打算让这位同志硬顶张起航和其他同志的决定?”

    “呃……”李建文的额头上开始冒汗了:“这个……”

    “还有,局里可是有华腾公司50.1%的股份的,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到年底的时候,局里最少能够拿到上百万的分红,如果因为过去的这位同志胡搞乱搞,导致局里拿不到分红,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严自立有些恼火的再次看了李建文一眼:“还是说大家都能够对自己少拿了一些分红的事情觉得无所谓,觉得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

    李建文额头的汗水冒的越发厉害了,他这才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不成熟,将整件事想的过于简单了。

    “今年还是华腾公司努力发展壮大、需要进行大量的基础投资的阶段,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到了年底都能够给局里上百万的分红,那明年呢?后年呢?大后年呢?局里能够拿多少分红?”严自立继续追问道:“同样,如果局里派去的人导致局里年底的分红少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谁又承担的起?”

    严自立的这番话就差指着李建文的鼻子痛斥:你少作点妖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着什么小算盘!可你想过没有,一旦你在这里瞎折腾,先不说局长那边能不能同意,你敢这么折腾,你就是全局的罪人!在琢磨捞好处的时候,你都不带脑子的吗?

    李建文的脸色有些苍白,连忙说道:“是,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到了这个份上,他哪里还敢说在华腾公司设立党支部的事?虽然华腾公司确实是工业局下属的单位,但这家单位的一把手才只是个入党积极分子呢,设立党支部,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嗯,”严自立应了一声:“有想法不是坏事,可这个想法能不能行,你起码要在脑子里过几遍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