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床上一大一小的父女俩,睡觉的姿势一模一样。儿子弓着身、像一只大虾米,孙女靠在儿子身后,一样的姿势、像一只小虾米。

    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踢到了脚底下。

    “起来了,两个懒虫”

    “等刻我和奶奶去银行,一会儿就回来,你跟爷爷在家、看一会电视。”吃完早餐,李明翰交代着女儿。

    “不,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我今天又不上幼儿园。”平均一年才见几次爸爸,李小玥当然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和父亲在一起的机会。

    “那好吧,我们下楼骑自行车。”

    昨天晚上儿子说,明天到银行给自己转点钱的时候,吴秀珠就有点疑惑,这是多少钱要来银行转?当时孙女也在边上,就忍住没细问。

    当二十万、存进自己银行卡的时候,拿着存根,一会回家要和儿子好好谈谈了。

    自己和他父亲,一个月加起来,也不到四千的收入。这一笔巨款,是这辈子、都不曾拥有过的。

    这是什么业务,这么挣钱,别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拒绝了儿子给自己提供的电话号码,自己打114查询到了李明翰鹏城公司的,固定电话号码。

    “喂,您好。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叫李明翰的,我是他母亲。”

    “您好,李明翰不在总公司,他在山城办事处,您没有打他的手机吗?”

    李明翰的名字,最近在公司很响亮。光这个月的回款,就占目前全公司销售额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是这样的,昨天他给家里汇了五万块钱,我想问一下,他最近在公司的表现怎么样?”

    “哦,山城办这两个月,都是公司的销售冠军,业务非常好。李主任孝敬您的,您就放心用吧。”

    在公司办公室,值班的计宏博心道,这李主任的母亲可以啊,以后有机会见到李明翰,得好好说道、说道。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儿子是长大了。

    三十而立,古人说的是有道理。

    这次儿子回来,变化是很明显,让他早点戒烟,以前一直不听。看、这烟一戒、业务也好了、身体也棒了、连心境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要是有了钱,还不知道在哪、胡天海地呢。

    “你给我这么多钱,自己身上还有吗?”反过来,母亲又担心儿子的钱,够不够花了。

    “有、留着呢,够用。”

    “要不,拿这个钱给你去买套房,买一个大一点的,就是以后再办事,也能用。”吴秀珠征求着儿子的意见。

    “不用买大的,我在山城认识一个朋友,他家是做房地产的,跟我说这几年房价,应该会涨的比较厉害。

    一会我们骑车出去转一下,我昨天回来的时候,路过金城花园,好像那边都盖好了吧。”

    和所有重生人士一样,这个时候有钱、不买几套房子囤着,总觉得吃了大亏似的。

    想想十几年后,一套就是几百万的价格,心里就踏实!

    把父亲一起叫上,虽然家里这种大事情,李永年基本都是,被通知的那一位,四个人三辆自行车、一起去看房。

    “爸、你要不要去学一个驾照?过年回来,我就准备买一辆车,到时候看你能不能拿到实习照。”

    前世李明翰的父亲,一直后悔没学驾驶。

    儿子、孙女都有车,自己又喜欢旅游。要是会开车的话,带上老伴自驾游,再约上几个老同事、同学、那就太开心了。

    “你发财了?刚刚给了你妈二十万,买车的话,怎么也要十来万吧,这还要去看房。”

    李永年有摩托车的D照,单位有长江750的边三轮、配给安全股,不过现在很少骑了。

    “今年业务不错,我算了一下,回来最差也买个桑塔纳吧。”

    其实目前很少有车型,能入李明翰的眼,李强的那辆新款S320算一辆,不过他不会过份的把钱花在车上。

    买一辆奔驰S320的钱,都快够买两台小松了,现在能挣钱的车,才是好车。

    售楼处的接待很热情,一看这一家子过来的,明显的购买欲望比较强烈。了解到是供电局的,态度就更热情了。

    销售经理递上名片、给亲自介绍,房型从五十五平方、到一百二十一平方、共五种。一梯两户,统一的六层设计,价格九百二到九百八不等。

    拿了宣传资料,留下家里的联系方式。

    李明翰提议中午,就在外面饭店吃一顿,然后自己带女儿去城里转转,晚上再回来。

    虽然不习惯儿子的大手大脚,吴秀珠稍稍提了一下反对意见,最后还是依从了。

    李小玥是桌上最开心的那个,一会下午要去市区吃肯德基、看电影,爸爸要是每个周末都能回来、那多好啊!

    吃完饭把车骑回家,李明翰带着女儿,没去公共汽车站,直接在路口叫了辆桑塔纳,去新街口。

    “这个好不好看?这个呢”两个小时不到,李明翰手上已经提了七八个手提袋了,和女人逛街真累,这么小的菇凉都自带属性的。

    “好了,再买,回家奶奶要凶了。”阻止了女儿继续、买买买的决心:“我们去肯德基吧,今天礼拜六,可能还要排队。”

    果然、九九年的肯德基人头攒动,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李明翰才带着女儿,和另一位带着女儿的父亲、拼了个桌。

    本来看到这么长的队伍,李主任跟女儿提议去吃西餐的,比这个要高档。无奈李小玥不同意,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认肯德基、麦当劳,狗ri的美国佬,文化侵略是厉害。

    点了薯条、鸡翅、冰淇淋。

    下午四点多钟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了半个店铺,坐在临窗的桌边,喝着橙汁、尝着女儿喂到自己嘴里的薯条,李明翰希望时间能够停止流动,一直停在此刻。

    吃完肯德基,父女俩准备去看看有什么电影,发现路口有一家航空售票处,李明翰带着女儿走了进去,想顺便把明天回山城的机票给买了。

    “一张明天去山城的公务舱,下午或晚上的都行。”坐在柜台前,李明翰递上自己的身份证。

    “明天下午十六点十五分,有一班川航的737。二千四百五十,没有折扣,你看行吗?”

    “爸爸别走”李小玥突然爬到父亲腿上,搂着李明翰的脖子哭了起来。

    轰的一下,百般的滋味涌入李明翰心间,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前世李明翰对女儿的照顾不够,李小玥两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李明翰在山城的时候,一年回来二三趟,在家陪女儿的时间,基本不会超过两天。

    后来回来后做工程,也是十天半个月,才回一趟父母那里。

    壹零年出事了,更是在外面漂了五六年。那个时候,女儿刚上高中,正是叛逆的时候。

    等李明翰再回徽都的时候,李小玥已经成年,父女俩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以前了,总有那么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

    “爸爸,明天你在家再住一天,后天我就上幼儿园了。等我上学了,看不到你、再走。那样我就不会这么想你了,好不好。”李小玥把头埋在父亲的怀里,小声的请求着。

    “好!”这一刻,别说女儿只要自己多留一天。

    就是她要求自己不再去外地了,李明翰都会答应。

    自己这辈子会缺钱吗?相比普通人,肯定不会!挣钱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家人和自己过的更开心吗!

    看着突然在对面、痛哭的父女俩,听着小姑娘的诉求,售票大姐的眼眶都红了:“先生,您看”

    “改后天吧,看看有没有稍微早一点的。”

    “东航有一班飞春城、经停山城的,早上十点十五分起飞,机型是空客320。公务舱二千四百五十,给您打九折,二千二百零五,您看行吗?”

    “好,谢谢你。”李明翰掏出钱包。

    “张处、您好,我李明翰,现在徽都呢,家里有点事。我星期一中午才能到山城,可能去何川要晚一些,你们先出发,我们在何川汇合可以吗?”

    “没事,那我们在何川等你。”

    父女俩又逛了很久,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李小玥趴在父亲的背上睡的很香,李明翰又少不了被母亲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