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污作文 偷偷地在厨房作爱

 第二天一大早,侯三爷和师爷石富寬就领着沈常乐去找总导演去了。

    一位工作人员,领着爷三进了办公室,总导演章平正在椅子上抽着烟看文件呢,一看来人是侯三爷,也是赶忙起身笑脸相迎。

    导演和演员的关系其实也是相对的,并没有真正的上下级之说,导演够NB,自然可以想干嘛干嘛,只要别被狗仔发现,并且身体足够好。

    嗯???为什么是身体好???因为讨论剧本费体力啊!!!(??°??????°)??

    但是如果演员有足够的腕,那么甚至可以反过来要挟导演,修改剧本增加戏份。

    而像侯三爷、石富寬等国家级的相声演员,虽说章平不至于说怕吧,但是要他坐在椅子上摆架子,他还是不太敢的。

    “章导,有些日子没见没打扰你吧?别来无恙啊?”侯三爷也是笑容满面道。

    总导演章平笑眯眯道:“侯老师、师老师确实是多日不见,您两位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我想应该是为了身边这位沈常乐小兄弟吧?”

    沈常乐笑道:“章导您好,是我。”

    “果然不愧是年轻有为啊,长得也帅,我可是没少在网络上见到你,现在可是太火了,一队的分导,也是没少在我面前夸你。”章导笑道。

    侯三爷道:“行了章导,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闲话就聊到这里吧,实在不行等说完正事咱们出去,我请客再慢慢聊。”

    章导笑道:“行啊,侯老师既然这么说我是没意见。”

    “我也不绕圈子了,我想两位老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为了这次晚会,最后一个相声类节目名额的事吧?”

    石富寬点点头道:“嗯没错,我们这次来还是为了沈常乐晚会名额这个事。”

    章导无奈的摇摇头又从兜里拿出了一盒烟,自己叼了一根,分了三根递给爷三个。

    侯三爷和石富寬顺手接了过去,沈常乐摆摆手礼貌的拒绝了,他不抽这玩意儿。

    章导拿出了打火机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侯老师、石老师,关于沈常乐小兄弟的相声,我想您两位比我更清楚,不管是舞台表现力,还是效果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我们还是担心,小兄弟能否说晚会类的相声这个问题。”

    “其实最后一个人选,我和四名分导演,也是一直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结果来,也有人建议求稳,还是让侯老师的徒弟陈寒松那对儿搭档上…………”

    沈常乐笑道:“章导抱歉,我还是稍微拦您一下子,既然您这么说,想必还是认为我的相声要比陈老师的要好上一筹,所以您几位导演才会犹豫的对吧?”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您几位怎么不直接问问我?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晚会类型的相声。”

    章导眼睛一亮道:“常乐小兄弟,你的意思是………你会说???”

    沈常乐笑道:“这样吧,如果我就这么空口白牙给您保证,我想您肯定也还是含糊。”

    “我侯三爷不是也在吗?您们爷俩在您面前演一遍,您给咱们看看成色不就知道了,如果您感觉不行的话,大不了我再回去练几年。”

    “哎呦,那好啊!还真是我糊涂了,光我们在这里琢磨研究了,也不说问问当事人,主要是从来没听小兄弟你说过。”

    “这样吧,我把话放这里,只要常乐小兄弟,你这段相声节目能够达到要求,这个节目我就能拍板保证,肯定是让你上。”章导也是笑道。

    实际上相对来说,从自身出发,章导本来的想法就偏向于沈常乐,毕竟沈常乐一场场相声爆火的满堂彩节目,他都是挨个研究分析了,可以说他自己都已经算是半个肠粉了。

    连章导自己他都不禁赞叹沈常乐,好似有一个长在观众笑点上一样的天赋,但是毕竟是一步险棋,说不定沈常乐就一不小心当成小剧场,突然开车了呢。

    漂亮吉祥话的相声,谁上台也说的不会太差,虽然效果绝对不会像这样好。

    但是这样不会出大错,不过这并不是章导希望看到的,如果可以,他还是自己费劲心血筹备的晚会,能够更加的精彩一些。

    这也是章导之前为何看着节目表愁眉不展的原因,纠结啊!!!

    沈常乐笑了笑,和侯三爷迈步走到了旁边的的空地上,就开始演了。

    ………………

    节目演完,章导也是跟昨天的几位爷一样傻掉了,半天回过神来,神情激动的一拍手道:“就这个,好!太TM好了,有才!!!”

    “常乐小兄弟,这个节目方便说说叫什么名字吗?”

    沈常乐和侯三爷对视一眼笑道:“名字叫《我是军人》”

    “哈哈哈,这名字好,放心吧,这个节目非你莫属了,我都等不及看你在台上收获满场笑声的时候了。”章导笑道。

    沈常乐道:“那我可是真得感谢您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您可以满足我吗?”

    章导乐呵呵道:“没事儿常乐小兄弟你说吧,只要是在我权限范围内的,我会尽量帮你安排的,是有什么特殊问题吗?”

    沈常乐摆了摆手道:“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我听说,何伟也参加了这次晚会的相声节目了是吗?”

    章导挑了挑眉头,好像明白了什么意思道:“你不会是想………”

    “章导我唯一的小要求就是,我的节目,我希望可以在何伟相声节目的前一位演出。”

    章导嘴角一抽,没想到还真给猜对了………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看到你这个相声的质量,本来是想给你安排一个更好的演出位置的,如果按你这样来的话,可能换到的演出位置就相对来说就差一些了。”

    沈常乐点点头道:“没问题的章导,这个没有关系是我自愿的,还是麻烦您了。”

    章导脑子里面又回忆了一下刚才看到的相声,心中不禁对何伟的相声节目默哀了起来,谁碰到这样的相声节目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