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小说

间沈常乐轻轻停下,接下来的重头表演,可就得看更专业的了。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谁是客?”

    一声圆润饱满却情深义重的戏腔,直叫人头皮一阵发麻,一句话形容太TM好听了!

    ………………

    “惯将喜怒哀乐都藏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

    “你方唱罢我登场,莫嘲风月戏,莫笑人荒唐。”

    “也曾问青黄也曾铿锵唱兴亡。”

    “道无情道有情怎思量?”

    “道无情道有情费思量。”

    在沈常乐和李盛素一段段完美的配合下,一曲唱罢,恍如隔世。

    直播间的观众们仍然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而另一头的梅爷和妻子林丽源也是泪如雨下,他们就是京剧演员,又如何不懂歌曲中的映射中的辛酸悲痛呢。

    下九流下九流,可不仅仅只是随口一说,而是一种自上而下的鄙视和奚落。

    清朝顺口溜说道:“一流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

    戏子不用说,也有称“高台”的,就是各类在台上表演的演员,自然也包括相声演员。

    “王八龟娼”都是指特殊事业里的人,有经营者;有指在有技术的院里担任杂务的男子;也包括利用自己老婆或相好的色相来赚钱的男子;德芸社桃儿相声里经常说的有技术的女人。

    “剃头擦背推”则都是当时的底层苦力;还有就是盗贼以及吹灰,卖水烟的小贩。

    这样一对比,当时其演员地位,和现在的光鲜亮丽前呼后拥的待遇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唱戏的成了角儿了,好歹大家尊称一声老板,最不济也是臭唱戏的。

    至于相声演员,则是连说臭唱戏的都是高攀了,在旧社会一直都是半乞讨半做艺的状态,包括连太平歌词、快板儿都是最一开始堵的小店门口,唱几句吉祥话什么要钱中发展出来的。

    说相声前跟观众说,我是您驾前的欢喜虫儿,生到这世上的目的就是为了逗您一乐,您就当养个小猫小狗,给我个三瓜两枣的,我回家去端起碗来也不忘您的恩情。

    欢喜虫连人都不能叫,只好把自己比作一个小宠物自轻自贱。

    “唱的太好了,这词配京剧堪称绝配啊!怎么想到写这么一首歌的?”随着方文羽的第一条弹幕出现。

    人们仿佛才突然间回了神,瞬间整个直播间跟炸了锅一样,成千上万条弹幕,无数人疯狂涌进直播间

    “贾哥真实直播在线人数四十八万了!我的天还不断有人进来,四十九万!五十万!!!”

    后台所有工作人员全部倒吸一口凉气,恐怖如斯。

    平时即便是直播平台最火的主播,直播间显示人数能有二十多万,真实人数能有个几万已经算是很好的一个数据了,但是这个五十万,可是一丝一毫没有水分,实打实的真人账号啊!

    沈常乐笑了笑,将旁边的水杯递给了师父李盛素道:

    “现在弹幕刷的太快了,我实在是看不过来啊,先回答一下那位有认证音乐制作人老哥的问题吧。”

    “首先歌唱的好只要是因为有个好师傅,讲道理就我师父这个水平,旁边就是栓条狗也唱的差不了。”

    接过沈常乐水杯正喝水的李盛素,谁知道沈常乐来了这么一句,一口水差点给呛到,一旁埋怨一般的拍了下沈常乐,她对这个徒弟偶尔蹦出来的金句还是有些吃不消。

    沈常乐看着弹幕笑了笑回归正经道:

    “这首歌名字叫《赤伶》,我觉得其实大家通过这歌名和歌词都能听懂的,其实大致意思就是对于战火连天下,艺人们的认真做艺辛酸苦辣和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家国情怀做一个致敬吧。”

    “就比如我们梅家的创始人梅先生,面对小日……小日子过得不错的RB侵略军,九一八事件后写了类似《抗金兵》《生死恨》等剧目,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当自知所住地区沦陷以后,蓄须明志意味再不登台唱戏,严词拒绝了当时日军长官让他强行登台演出的计划,只等到RB人投降了才重新剃了胡子登台演出。”

    “比如说书门的连阔如先生北平沦陷初期,因他在北平的商业电台演播《东汉演义》场场爆棚,日伪政府闻其名,愿出高价让他在说书时宣传所谓的*****圈。”

    “先生他不但拒绝了日伪政府的请求,反而在电台说了一段《廉颇.蔺相如》,意蕴人民团结抗战。”

    “不过先生的不合作行为也因此激怒了日伪官员,不但斥令电台将他辞退,还派出宪兵队施行暗算,几次侥幸才死里逃生熬到抗战胜利颐养天年。”

    “还有就是我们相声门的前辈小蘑菇常先生,支援某国的战争爆发,国家组织了二十多名曲艺工作者奔赴前线慰问,被赞为文艺轻骑兵,极大的鼓舞了前线士兵的士气。”

    “可惜后来随队归国,不料在沙元里突然遭遇敌军空袭,年仅29岁不幸罹难。”

    直播间的观众们听着沈常乐讲的各个事情,在回忆起刚才唱的歌,不禁都是热泪盈眶,弹幕中一条条都是对曾经几位先生的崇敬和钦佩。

    而与此同时,也是通过这一个个的真实故事,让众人对这首歌,对这首歌的歌词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直播间那头的的梅爷眼角挂着泪,但是脸上却是笑的格外开心,那是一种自豪。

    现在梅爷仍然记得,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看到自己父亲留起了胡子时的好奇的场景:

    “父亲,您怎么不刮胡子啊?”

    “呵呵傻孩子只要我留了胡子,那RB人还能强行要求我登台演出吗?我是个戏子,但我也是中国的戏子,岂能容他国所轻贱!

    “孩子虽然咱们地位低,但是咱们艺人的骨头可不软!”

    音容笑貌今犹在,依旧清晰没有丝毫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