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都是肉的小说 肚子里都是同学的尿

 “你大晚上又不睡觉?”张叹问道。

    小白:“摆龙门阵噻。”

    张叹没听懂:“什么意思?”

    小白换个说法:“吹垮垮。”

    张叹更不明白了,摆龙门阵还多少听过,只是不知道意思而已,这个吹垮垮完全不懂。

    小白叹口气,恨铁不成钢的那种,她那暴脾气啊,瞬间暴躁的小奶音响起:“哎鸭就是聊天嗷!”

    接着嘀咕了一句哈宝。

    “……”张叹委屈地说,“找我聊天你还这么大声,还吼我。”

    小白闻言,想到自己对不聪明的人缺乏耐心,嗬嗬干笑:“大叔,你要好好学习噻。”

    这么大的人还不好好学习,连小朋友说的话都听不懂,程程那个瓜娃子都能听懂。

    当然,小白只会捡好的对比,她的川普也就呆呆的孟程程能听懂,调皮捣蛋的沈榴榴反而一问三不知,需要翻译。

    张叹是没想到,刚在公司那么牛逼轰轰的,一回学园,竟然被一个4岁半的小孩子吼了,还被要求加强学习,这是在质疑他的学习能力吗?

    “都这么晚了,还摆什么龙门阵,上楼睡觉去。”

    说着,捉住小白,要把她带走。

    小白连忙扒拉教室的大门,不肯走,嚷嚷:“住啥子?住啥子噻?大叔,你想啷个嘛?”

    张叹无语,让她去睡觉,搞得跟赶小猪进猪圈似的。

    想到这个小朋友经常晚上不睡觉,到处游荡,张叹便不再勉强。

    “既然你不愿意去睡觉,那我走了,太晚了,我不和你摆龙门阵了。”

    小白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大叔,你今天干啥子去了?”

    “今天我和罗子康那个瓜娃子吵架了,我赢了哈,鹅鹅鹅。”

    “罗子康为什么总是瓜兮兮的。”

    “大叔你吃莽莽了吗?”

    ……

    说到吃饭,小白想起什么,呼啸着一溜烟跑了,当张叹打开房门时,风风火火的小白童鞋恰好赶了来,怀里多了那个鱼肚玻璃瓶。

    “大叔,你看看我的强项噻。”

    献宝似的把鱼肚玻璃瓶递给张叹。

    “你的蜜饯吃完了?这什么在里面?”

    张叹仔细打量,是一只知了。

    “鹅鹅鹅~哈”小白又笑成鹅叫。

    “一只懒散子,是小白抓到的呢,哈,这是我的强项噻。”

    懒散子就是知了。

    张叹和小白进了家,关上门,打开空调。

    “你抓的?你又爬树了?”

    小白赶紧摇头,她被严令禁止爬树,这命令不是张叹下的,张叹下了跟没下一样,起不到威慑作用,是黄姨亲自下的,只有黄姨能震慑她,小柳老师都差了一截。

    “懒散子掉在地上,我抓到的,我厉害叭?”小白得意地说。

    张叹随口夸了几句,心里想的却是,玻璃瓶刚装了蜜饯,接着就装知了,以前还装过蜻蜓、蚯蚓、金龟子、蚊子……怎么就这么喜欢抓小昆虫呢。

    张叹给小白打开电视,让她自己坐沙发上看,他去洗澡,身上出了汗,黏糊糊的难受。

    小白正襟危坐,双手抱着鱼肚玻璃瓶,发誓道:“大叔你去搓澡澡叭,小白不会偷你家东西的!”

    张叹无语,打开冰箱,给小白开了一瓶小熊饮料,插上吸管,递给她,说:“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偷,你是个好孩子嘛,喝着,我去洗澡了。”

    虽然眼睛黏在小熊饮料瓶身上,但是小白客套道:“这不好叭”

    张叹塞她怀里,为了打消她的顾虑,说道:“我今天赚了钱,请你。”

    小白顺手接住,美滋滋的眉飞色舞,旋即羡慕道:“大叔你又赚钱啦,赚钱是你的强项噻。”

    “马马虎虎,我就是比较优秀而已。”

    “哇~”

    张叹进了卫生间,小白左看右看上看,沙发底下也看了看,没看到有别的人,旋即美滋滋地窝在沙发上,抱着小熊饮料,眼睛盯着电视上的动画片,心情好的不得了,小脚情不自禁地抖啊抖,一边小口小口吸饮料,一边哼哼唧唧唱了起来:

    “唐僧骑马咚那个咚,后面跟着个孙悟空……”

    当张叹从浴室出来时,小白已经唱到了:“老妖婆,真正坏,骗过唐僧和八怪……”

    她没发现张叹出来了,唱的正起劲呢,完全沉浸在自己唱的故事里。

    “唱什么呢这是?”张叹问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小白吓的一哆嗦。

    “铲铲!吓我一跳噻。”

    “对不起,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小熊真好喝,美滋滋。这是我奶奶教我的,你想学吗?小白可以教你。”

    张叹感兴趣地说道:“你唱给我听听。”

    小白深吸一口,灌了一肚子小熊饮料,从沙发上站起来,挺直腰杆子,煞有介事地说唱道:“唐僧骑马咚那个咚,后面跟着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后面跟着个猪八怪……”

    唱完了,小白毫不客气地问道:“啷个嘛?你相信介是我的强项了叭?”

    “厉害厉害,真是你的强项啊。”张叹夸奖道。

    唱的是真不错,韵律很好,听的很有感觉。

    被他一夸,小白又鹅鹅鹅笑。

    张叹让她又唱了两首,曲目是她自己选的,选的都是什么啊,一首是《跳泥坑》,一首是《我爱蹦蹦跳》。

    歌选的不怎么样,但是唱的真的很好,张叹觉得这可能真是小白的强项。

    “大叔,你夸我一顿噻,夸了我我就走啦。”

    张叹夸了她一顿,小白笑够了之后,立刻起身挥手告别:“拜”

    说走就走,毫不停留。

    “不再坐会儿吗?”

    “大叔你睡告告叭,拜~明年见。”

    “是明天见吧。”

    “要得要得。”

    “你的玻璃瓶忘了拿。”

    “懒散子送给你的噻,谢谢你的小熊,我莫有钱钱,送我心爱的懒散子给你咯。”

    小白挥挥小手,毫不拖泥带水,真的走了。

    张叹拿着鱼肚玻璃瓶,看着里面的知了,我要这个干嘛?要不要放了?如果放了,小白会不会哭??

    小白没哭,晚上11点,孟程程趴在小床上嘤嘤嘤哭了起来。

    每晚这个点她会准时醒来,因为这是爸爸来接她的时间点,久而久之,她已经养成了生物钟,到点就醒来,无需老师提醒。

    但是,今天她醒来后,没看到爸爸,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人,忍不住就哭了。

    小白从一楼游荡到二楼,发现孟程程在哭,便留下来安慰她,像个大姐姐似的。

    11点半,孟程程的爸爸还是没到,小白的舅妈到了,接她回家。

    小白不放心程程,让舅妈等等,程程的爸爸到了后,她们再回家。

    马兰花忙活了一天,已经很累了,只想早点回家睡觉,拉着她走。

    “等等噻,等等程程的爸爸噻。”

    小白大声求情,双脚钉在地上,想赖着不走,但人小力气弱,被拖着走,脚步踉踉跄跄。

    “早点回家,多累啊。”

    “等等噻,等等程程的爸爸噻,他快来啦。”

    “等个锤子!你个瓜娃子一天到晚瞎操心。”

    “我咋子成瓜娃子了?”

    “你不瓜娃子谁是瓜娃子?”

    “罗子康才是瓜娃子。”

    “你也是!鬼魅日眼的~宝气!”

    “我哪里宝气了?气的我冒鬼火”

    “屁儿痒了哇敢顶嘴?信不信要你屁儿开花花!”

    “*%¥##@¥%”

    ……

    孟程程哭的更大声了。

    小白被拉到寝室门口,见程程望着她这边,哭的好伤心,连忙挥手说:“程程拜拜,明年见哦,再让你当小老鹰好不好噻?你莫哭啦,你爸爸来了,我都看到他了嗷……”

    “小白你回家吧,我会照顾程程的。”

    说话的是学园里年纪最大的小男孩,8岁的江滨。

    小白已经走远了,声音远远地飘过来:“……要得要得,谢谢你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