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小喜,把腿张开

   翌日。

    安德鲁开着他的宝马740抵达了斯坦福创业孵化基地。

    把车在楼下停好后,他拨通了夏景行的电话,一接通嚷嚷道:“我到孵化基地了,你们在哪栋楼啊?也不来个人接一下投资人。”

    “怎么才来?轩尼诗先生都等你半天了,我们就在F栋二楼,你自己上来吧!”

    安德鲁刚想说话,就听见电话“嘟嘟嘟”的一阵挂断声。

    骂了几句,安德鲁很想扭头就走,但最终还是屁颠屁颠找到了F栋,小跑上了二楼。

    安德鲁刚上楼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笑了笑,“还算你小子有点诚意,走吧!”

    安德鲁跟在夏景行身后,走进了创业孵化基地的简陋办公室。

    一进屋,安德鲁就看见一个小老头坐在椅子上和克里斯汀娜、小犬聊天。

    约翰·轩尼诗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抬头一看,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正朝自己走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就是安德鲁先生吧?”

    约翰校长站起身,非常客气的递出了右手。

    安德鲁跟约翰老头握了一下手,“轩尼诗先生你好,叫我安德鲁就行了。”

    “那你也叫我约翰吧!”

    面对一位成功的律所合伙人,约翰老头也没摆什么架子。

    五人分别落座,围成了一个圈。

    夏景行率先开口道,“大家也都认识了,我也不再做介绍。

    脸书项目投后估值五百万,融资五十万美元,大家没有异议吧?”

    说完,夏景行把目光投向安德鲁和约翰老头。

    克里斯汀娜和小犬手都攥出汗了,生怕这节骨眼上出现什么意外。

    “我没意见。”

    约翰老头点头微笑。

    安德鲁也附和道,“我也没意见。”

    洋妞和小犬大松了一口气,夏景行则笑着说:“行,具体的融资合同细节待会儿再讨论,我们先说说AB股架构。”

    约翰老头不动声色地看向安德鲁,后者也同样在看他。

    安德鲁先发制人,“轩尼诗先生,你先谈谈你的看法吧。”

    “AB股架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觉得可以设。”

    约翰老头顿了顿,“但是……作为早期投资者,我觉得我们应该拿B股,后面的投资者拿A股。”

    夏景行摇头,“你们全拿B股的话,投票权比小犬和克里斯汀娜都要高。”

    “但你们是一个团队,投票权可以加起来算。”

    约翰老头表现得很强势,寸步不让。

    安德鲁笑呵呵的吃瓜,有人替他冲锋陷阵再好不过了,他也乐得清闲。

    “脸书后面还会进行多轮融资,必须确保拥有一个稳定的创始团队。

    如果不慎丢失企业控制权,外来者能够带好脸书吗?”

    说到这,夏景行笑了起来,“天使投资最主要的就是“投人”,要是你们不看好我们团队,又投资我们干什么?

    如果双方就信任问题都没法取得一致,我宁愿不接受你们的投资。

    因为一旦接受了,就意味着以后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内耗和沟通上面。”

    约翰老头有点意外,他没想到戴伦胆子这么大,大到敢怼自己这个校长,还敢放话不接受投资。

    不过他没有动气,笑着说:“戴伦,我不知道你见了几位投资人。

    但哪怕你见过了几十位投资人,恐怕我也应该是,其中开出条件最好的吧?”

    约翰摊了摊手,“不然我今天也不会被你请来坐在这里了,不是吗?”

    安德鲁听到这席话,心中更加笃定了:就是这小老头哄抬的估值!

    不过这事也没法指责人家,毕竟价高者得。自己也的确看好脸书的未来发展,贵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

    看着约翰老头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夏景行没有动气,面色平淡无比。

    他指了指旁边的电脑,并说道:“有个东西,我想给两位看看。”

    说完,起身走向电脑桌。

    约翰老头和安德鲁一头雾水地跟着夏景行走了过去。

    夏景行点击电脑,弹出了一个页面。

    安德鲁眼神很好,隔老远就认出来了,这是一个证券账户。

    账户总资产是,六十八万九千六百四十美金!

    不少啊,快赶上自己的身家了。

    约翰老头眼神不太好,数不清几位数。

    于是这老头弯低身子,贴近电脑屏,反复数了数。

    没数错,就是六位数,账户里有六十多万美金。

    接着约翰老头笑着问了起来:“这是谁的证券账户?你的?”

    夏景行微笑地看着老头,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他第二次展示证券账户,上一次是为了拉小犬、洋妞上车,特意秀的肌肉。

    这次目的也是一样的,只是效果怎样就不好说了。

    “看不出来,戴伦,你还出身一个富裕家庭。”

    约翰老头下意识地把夏景行当成了中国来的富二代。

    因为这笔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即使是在美国,也相当于普通人工作二十年的收入。

    “不不,我家境非常一般,这是我炒股赚的,几个月前里面的数字只有如今的十分之一。”

    约翰老头和安德鲁都有些意外,几个月投资赚了十倍?真的假的?

    “你们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看看账户详细交易记录。

    小犬和克里斯汀娜也能够证明。”

    被点名的两人站在夏景行身旁,皆点头证明这是真的。

    约翰老头幽默的问道:“戴伦,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炒股很厉害?想组建对冲基金?”

    “组建对冲基金的话,我来投资一点。”

    安德鲁也跳了出来,跟在约翰老头后面调侃道。

    “不,你们误会了。”

    夏景行摆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秀资产。

    而是阐述一件事,脸书融资的五十万美金,我自己就拿得出来。

    但我不会轻易这么做。

    因为安德鲁先生可以给我提供法律咨询方面的帮助,轩尼诗先生能够为我介绍硅谷的人脉资源。

    我们团队需要两位的帮助,两位也希望获得投资回报,合作共赢。

    大家凑在一起,是为了更好的赚钱,不是吗?”

    “你倒是看得明白。”

    约翰老头很欣赏夏景行的这种直率和坦诚,笑着说道:“如果你拿自己这些钱去投资脸书的话,或许能控制更多股份,但却丧失了很多机会。

    你很聪明,看到了比钱更珍贵的东西。

    怎么样?接受我的投资,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你放心,接受我的投资后,你想要的那些东西我都能给你。”

    安德鲁也非常配合的表示道:“我这边可以赠送三年免费法律顾问服务。”

    夏景行笑着说:“但如果你们还是坚持全部拿B股的话,我不能接受。

    我最多允许你们持有一半A股,一半B股。”

    “非要坚持?”

    约翰老头脸一下子冷了下来,仿佛在进行最后通牒一般。

    “是的,先生,这是我的底线。”

    夏景行也收起了笑容,不卑不亢的应答道。

    小犬和洋妞则有些担忧,拳头攥得紧紧的。

    气氛一下子诡异了起来,所有人都不说话,空气都突然安静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约翰校长的身上,等待他的答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约翰老头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沉着脸一言不发,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

    其实,也是在无声地给三个年轻人施加心理压力。

    小犬和洋妞就耐不住性子了,感觉座椅上有钉子一样,磨蹭来磨蹭去的。

    他们俩觉得这种气氛很是压抑,好几次想开口说话,都被夏景行拿目光压了回去。

    夏景行非常清楚,此时绝对不能先开口,不然气势上面就落了下风,认了怂,后面还怎么谈?

    他给老头、安德鲁看证券账户的用意是什么?

    有示好之意,但更多的还是秀肌肉。

    我们是需要你们的投资,但前提是大家站在平等互利的位置上,而不是向你们乞求投资。

    不投资也没关系,我自己也还能坚持运营网站,顶多费力一些。

    把这些摆出来,才能赢得投资人的尊重和有利融资条件。

    过了差不多有半小时,夏景行三人还是纹丝不动。

    特别是夏景行还跑到窗台看起了风景,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约翰老头的脸终于阴转多云,露出了一丝微笑,满含欣赏的看着夏景行:“好,我答应你们的条件。”

    他刚刚是有意试探一下戴伦,结果对方的心脏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他就喜欢大心脏的年轻人,不然承受不住创业遇到的各种压力和有可能出现的不利环境。

    当然了,要是戴伦率先向自己投降了,他也不会因此而降低融资条件。

    利益,从来都得自己主动争取,没有施舍之理。

    约翰老头都妥协了,在一旁打酱油的安德鲁也摊了摊手,“既然轩尼诗先生都没意见,那我也没意见,就一半A股、一半B股吧!”

    听到这,夏景行紧绷的神经终于一松。

    他其实也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轻松,只不过在强装镇定,看谁先让步而已。

    所幸,他赢了!

    约翰老头拍拍夏景行肩膀,“好好干,别让我的投资打水漂。

    真亏损了,我保证送你去华尔街炒股还债。”

    夏景行耸耸肩,“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几人都哈哈大笑。

    气氛变得和谐起来,一点也见不着刚刚剑拔弩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