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三旬社比以前正规多了,变化很大,气象也不一样了,感受很直观。

    李想给叶修发了今天的演出时间,这段时间不好订票,她给叶修把票准备好了。

    三旬社这段时间发展很迅猛,各种推广砸下去以后,因为观众多了,原本的演出场次居然要增加才行,很多都是客人慕名而来听一次脱口秀。

    导致排票紧张,原本周末两场变成了如今的每天三场。

    李总生意越来越好了,叶修这种看过两次脱口秀的老顾客,都已经到了需要通关系,走后门才能拿掉票的地步。

    江湖规矩,礼尚往来,叶修今天带礼物了。

    开车到了停过两次的停车场,进场!

    叶修看着演出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干脆先坐下来看看演出。

    好像……许楚今天是首秀!

    和叶某人关系不大,他现在全身心都是李总,算命什么时候都可以,男人对男人很难感兴趣。

    “上座率居然如此之高,看来宣传的效果很不错哦。”叶修看了看四面八方的观众,这个时间已经坐满了。

    很多情侣,观众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上年纪的不喜欢这个。

    这次没看到拿着玫瑰花的李想追求者,可能是因为李想转移成幕后工作了,不再有接触的机会。

    人都看不到,确实没办法追求。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叶修耗了那么多脑细胞,结果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台上,拿着麦克风的许楚带着一脸笑容上来,满足的样子就像是瘾君子刚吸了粉粉一样。许楚很享受这种站在观众面前的感觉。

    叶修侧目,如他所说,他还真是有网红命,有一颗不怯场的大心脏!自己能给自己算命,不犯规吗?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许楚,许仙的许,楚霸王的楚,一个还没有找到入门门槛的脱口秀新人……”

    渐渐的……

    叶修发现许楚挺合适做这个行业的,他有一种很容易被人记住的感觉,很有观众缘。

    渐入佳境。

    许楚一个个笑料丢出来,让台下的笑声和掌声都没有停下来过!

    不断有喝彩声音传来,一部分人举着手机拍视频。

    许楚的台风很随意,就像是说书一样,抑扬顿挫,吐字清晰。

    叶修觉得自己给李想送了一个好的喜剧演员,以后三旬社发展起来,许楚一定功不可没。

    刚开始只是想送个牛津高材生人才给李总,没想到还有惊喜。

    许楚说完了以后,接下来就是周虞和其他演员!

    叶修听完一场表演以后,就没心思听了,悄咪咪往李想办公室走去。

    这次没有人阻止叶修了,一路畅通无阻。

    嘭嘭嘭,叶修敲门!

    “进来!”

    叶修推门进去,李想的办公室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此刻她在疯狂敲键盘。

    难以置信这是大姨妈的状态,还有这种单身狗的变态手速。

    一身宽松衣服的李想,很难看出险峻胸围,这是她平时穿的最多的装束,不过叶修却见过那险峻的风景,惊鸿一瞥。

    长痘痘了,最近怕是有些内分泌失调了,叶修看了看李想鼻尖的痘痘很有喜感。

    坐在小椅子上,一直到李想敲键盘的声音逐渐小下来。

    “你怎么来了?哦,昨天说来看演出的,我给忙忘记了。”李想才看见叶修,她刚才太投入了。

    叶修点点头:“怎么样?忙完了吗?”

    “差不多了,要做个发展规划,现在发展速度太快了。”

    “资金还够吗?”

    “还有的,你带了吃的?”李想鼻尖动了动。

    叶修诧异,把餐盒拿起来闻了闻,密封很紧,没什么味道跑出来,李想是狗鼻子吗?

    “我是猜的!你以为你是警犬吗?笑死!”李想坐过来,挨着叶修,她似乎已经不再刻意避讳这种近距离接触了。

    “你是饿死鬼投胎吗?哪有抢的!”看着李想把餐盒拿过去,急匆匆打开,叶修无语。

    李想才不管那么多呢,早上就吃了一个全麦面包。

    她没想到叶修会带吃的来。

    真贴心,自己上辈子是饿死鬼,他上辈子一定是优乐美。

    暖暖的,很贴心!

    “你特意做的啊?”李想眨着好看的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叶修。

    叶修避开她的热烈眼神,当仁不让的点点头:“怕你流血太多,以后贫血生孩子容易难产,毕竟你答应帮我的,也算是战友了。”

    李想撇撇嘴,挖了一勺肉沫鸡蛋羹,美滋滋。

    “战友啊!你好像还没有被谁占*有过吧?”

    叶修愣住。

    占有和战友是同一个意思吗?

    你占有我,我占有你!

    “网恋爱都没有谈过好吧,纯洁无瑕小郎君,白纸一张!”叶修把旁边的卫生纸递给李想:“自己擦擦!”

    好像渣男的语气……

    李想擦了擦嘴角,开始咔咔吃脆骨,和火箭啃骨头完全是一个声音。

    “许楚你在哪里找的?”李想含糊不清的问道。

    “培训中心啊,总裁培训班的前任同学,他不是年少爱追梦吗?就想着给他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勇敢往前飞呗。”

    “他学东西很快,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学渣和学霸区别那么大。”李想很感谢叶修,三旬社多了个人才。

    很那理解为什么最近看几遍记不住的东西,人家看几遍就能记住,这就是学渣和学霸的区别。

    叶修点点头,是人才就行了,当时许楚说自己是牛津的,叶修就想把他拉倒李想这里,李想需要这种人才。

    “给我提了很多行之有效的建议,如果他能长期在三旬社的话,我准备过段时间给他提干了!”

    “你自己安排就行了,人尽其责,物尽其用,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这是培训中心老师说的话。

    “许楚说你很有钱,让我没钱了找你借!”

    “我有七十多亿呢!上次跟你说把握机会,你又不信。”

    “嗯,办公室的天花板牛飞不出去,你可以可劲吹!爆了也没事,这些东西不值钱。”

    李想不相信,她也是那句话,七十多亿,足够每天换一个自己这种身材脸蛋的女孩子陪他打架了。

    “你看着我真诚的眼神没有?”叶修凑近她,很近那种。

    李想往后靠着沙发:“我只看见你想耍流氓!你要沙发咚一下嘛?”

    “我怕挨揍!”李想显然是转移话题,脸都红了。

    A这一波,有效果!

    自欺欺人听说过,没听说过自欺欺心的,有些东西啊,是骗不了人的啊!

    “李总,你害羞了!”

    “我没有!菜太辣了!”李想张口就来,小橘子说的漂亮的女人都会撒谎,一点都没有毛病。

    叶修看了看不带一点辣椒的饭菜,你说的对。

    太辣了。

    “我警告你,不要撩我,撩起来你按不下去的!”李想试探。

    “你都已经把我按下去好几次了,也没见那一次我能把你按下去的,再说了,我又没有撩你,情不自禁而已。”

    叶修有什么说什么,他也不再那么遮遮掩掩的。

    李想不说话,她现在和叶修关系奇奇怪怪的,两人什么都说,又没有特定的关系。

    拥抱,牵手,暧昧都有过,又不是男女朋友。

    这种感觉虽然如同过山车一样刺激,但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关系,好感?暧昧期?友达以上?

    “李总,其实你很好的,以后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

    “那拜托你让开一点,不要调戏别人老婆!”李想撇撇嘴,她也看动漫,不过她不是那个爱脸红的雏田。

    “你也可以调戏别人家的老公,我不介意的!”

    李想:“……”

    说不过,她就把叶修镇压在沙发上,当然代价是大熊熊变成了小熊饼干。

    “李总饶命,女侠手下留情,小仙女……你再不放手我叫老婆了!”

    李想秒松开。

    “臭不要脸!呸!”

    叶修揉了揉肩膀,又一次被镇压。

    “脸,开玩笑!你觉得我会留那种东西?不要也罢!”

    叶修臭不要脸,就是打不过李想,感觉和火箭还有虎妞的情况差不多。

    叶修吧,属于又菜又爱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