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

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这种习性,似乎放在妖怪身上也是适合。

    小蝶妖这会儿好好地伸了一个懒腰,舒服地发出了一声轻嗯整个地方很不错啊,有大量适合自己的食物,种类繁多,一天换一样也足够吃整整的一年长。

    唯一不好的是,白天的时候需要稍微注意一下。因为到了白天的时间,这里会出现许多叫做‘游客’的人类。

    这里其实是市内的植物园。

    自从那天在工厂被某个恐怖的老板还有女仆小姐完全晾在一边之后,唯恐回到山里头又会碰到什么奇怪东西的年轻小妖怪再一次进入了无家可归的状态。

    小蝶妖化作了蝴蝶身,在城市的夜空之上飞行,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嗅到了花卉的芬芳,于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树妖爷爷说过,要不你就远离人类,要不你就融入人类的社会之中。年轻的蝶妖虽然觉得在山里很自由自在,但俨然也希望能够见识一下外边的世界。

    “可是,要怎么融入人类的社会呢……”

    小蝶妖迷惘地看着头顶上的桑树树叶。

    洛翩跹这会儿手上拎着的便是从树上掰下来的一小段鲜嫩翠绿并且硬度刚好的枝条,她一边吮吸着一头的断口处,已经思考着这个问题整整一天的时间。

    乳白色的树汁很快就被吸干净,洛翩跹下意识地舔了舔舌头,然后把树枝吞进去一些,轻轻地咬着,以舌尖卷动。

    这样美味的味道就会再一次出现了!

    就在此时,小蝶妖感觉到腿部的地方似乎被什么摩擦着一般,传来了一种酥酥麻麻的异样感觉。

    她下意识地低头看去,看见的却是一根绿色的藤蔓,这会儿正在她坐着的地方蠕动起来。

    诶???

    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地上的藤蔓一下便开始疯狂地生长起来,并且很快卷到了她的双腿,腰部之上。

    哇呀!!!

    小蝶妖慌乱地叫了一声,整个身体都已经被这些藤蔓给倦了起来,然后倒吊在了树上。

    头发笔直地垂下,视线也彻底地倒转了过来。洛翩跹尝试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越是挣扎,被捆扎得越发的猛烈起来。

    “这么小的妖怪啊……”

    忽然,视线之中出现了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子,笔直、纤细,并且修长。洛翩跹不及细想,身体已经被那些藤蔓给摆正了起来。

    飒爽的短发,带着茶色的大框墨镜,简单的蓝白色条纹T-shirt,以及淡然的,却在质量上让洛翩跹感觉到心惊胆跳的高纯度妖气。

    “姐、姐……你是谁……”洛翩跹喉咙咕哝了一声。

    这种纯度高得吓人的淡泊妖气,让她本能地无比的畏惧,身体僵硬,恐怕就算不用那些缠绕着的树藤,都已经能够让她无法动弹。

    那不知年岁……但相貌至少看起来是年轻的女人(妖怪?)轻轻地压下了脸上的茶色墨镜,忽然走到了小蝶妖的面前,伸手轻捏着她的下巴,随意地左右摆弄了一下,“原来是只小蝴蝶。嗯……金带喙凤蝶,原来还没有灭种啊?”

    小蝶妖目光一下就紧缩了起来……这女人接下来的一句是:“弄成标本的话,应该也不错。”

    “啊!”

    一下子就吓得哆嗦起来。至少,标本到底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年轻小蝶妖还是知道。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只只被顶在案板之上的蝴蝶,永远地封存在玻璃镜框之中的情景,洛翩跹一下子就吓得脸色苍白。

    不料这浑身上下散发着单薄恐怖大妖气息的女子,却忽然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突然轻笑道:“骗你的。”

    紧勒着的藤蔓一下子松开,小蝶妖脚软地坐在了地上。

    “我叫龙夕若,你呢?”

    “蹁跹,洛翩跹。”

    ……

    ……

    “先生,这是你要的颜料。”

    秦初雨从小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记性很好,见过一次的人,很难忘掉……或许是天赐的才能。

    甚至能够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

    只是她并不喜欢张扬,这样的才能并没有告诉谁和谁,她这一生,似乎只是钟情在作画之上。

    郭育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客人的名字就是这个了。

    “啊,谢谢。”

    等候着的郭育硕正随意地看着画室里头的作品,此时笑了笑地伸手结果了秦初雨装好的颜料。

    秦初雨这会儿忽然笑了笑道:“颜料要是彻底干掉了的话,会变得很难清洗的。”

    郭育硕一愣,秦初雨却指了指他的衣角,还有手腕的地方。

    “呃……什么时候黏上的?”郭育硕一愣,随后笑了笑道:“谢谢提醒。”

    他还记挂着家中的女友,便没有打算多说什么即使在他看来,这位画室的年轻女老板是那种质量十分之高的女性也好。

    自己的女朋友已经开始变得完美了……并且自己也只是爱她一个,不是吗?

    “对了,先生的女友看来对画画很感兴趣呢,才几天的时间,就用掉了上次的颜料。”

    “嗯!”郭育硕一脸自豪地道:“她啊,应该是有些天分的吧?下次,我把她的作品给你带来,让你点评一下!”

    秦初雨点了点头,尽管作画这种东西受专门的指导会比自己摸索要好,但要说出这样的话来,确有一些惹人嫌的味道。

    像是推销,快来交学费上课吧,之类。

    郭育硕拎着东西离开了之后,不一会儿,就有一名男子接着走了进来,走近到了秦初雨的面前,“这位小姐,请问一下,刚刚那位在这买了点什么?”

    “你是?”

    “哦!是这样的,我是他的同事,刚好路过看见,所以打算问一下。”

    虽然心中颇为奇怪,秦初雨却没有说什么,简单地道:“只是一些颜料而已,没什么。”

    这男人沉默了会儿,忽然嘀咕道:“颜料?我记得他不会画画的啊?”

    “好像是给自己女朋友买的吧?”秦初雨把话题止步在这里,“先生如果是刚才那位先生的朋友,应该问他比较清楚。”

    男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离开了画室。

    ……

    ……

    台子上躺着的是一句赤/裸裸的尸体,看模样其实已经被好好地解剖过。

    上次是某药厂的试验室,这次是验尸房啊……

    洛老板虽然不是什么胆子小的人,不过看着女仆小姐带着白色的橡胶手套,手上还拿着沾染了一些液体的手术刀的时候,还是膈应了一下。

    “应该是南洋地区的一种古老的炼尸方法。”优夜把手术刀放在了盘子上。

    躺在这台子上的尸体,其实就是几天前从工厂打到的那个从那之后,这怪物的尸体就出现了一些恶心的腐化迹象。

    只是这些腐化并且脱落的肉块,并没有损坏这怪物的真正本源反而是在腐化之后,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那个较早时间,本来应该被抓去了坐牢的灵师。

    “这家伙……怎会变成这个模样?”洛邱皱起了眉头。

    这次也是擅自穿上了人家法医官制服的女仆小姐无奈地道:“本来只是小事情,没想要让主人您操心的,不过似乎还是除了纰漏。”

    洛邱一愣。

    优夜把关于灵师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省去了黑魂18号的事情,“鬼王通天打算给他的徒弟报仇,自寻死路,优夜已经解决了他。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别处炼制了死尸。炼制这种尸体似乎需要一种特殊饲养的虫子,它需要动用到活人的心脏才能够养大恐怕是鬼王通天在寻找饲料的时候,刚好发现了修车房躺着的那几个家伙,所以才直接下手的。”

    “也足够马叔叔他们一伙人忙活的了。”洛邱摇了摇头。

    这大概最终都会变成悬案。

    洛邱看着从灵师尸体身上取出来的水晶头骨,“羊泰子上次说用来交换下篇功法的,原来是这个东西。”

    似乎今天和骨头挺有缘分啊?

    白天的时候还在秦方教授的家中处理着另外一份的骨头只是这种水晶打造的骷髅头骨,到底又是什么人打造的?

    伸手把这个水晶头骨拿在手上,却并没有出现白天的时候摸着的另外一副骸骨的异样,洛邱不禁有些失望。

    但他很快便心中一动如果拥有一个头骨的话,是不是也存在其它的部分。

    一整套的水晶尸骨之类?

    此时,将思绪从这水晶头骨之中抽离出来,洛邱看了一眼安静地站在身边的优夜。

    看着这个沉默不语,微微地低着头,好像是犯了错事等候着主人责罚般的模样,洛邱只好轻声道:“收拾一下,回去吧?今晚上……嗯,素食可以?”

    “主人……”

    洛邱笑了笑道:“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为我解决一些麻烦……如果这样还要觉得没有做好而要责备的话,这今后的日子,大概也没有办法好好过的了吧?”

    ……

    晚上八点半。

    吃着女仆小姐精心烹调出来的,素菜的时候,洛邱不得不停下手来,今天似乎又变得开心了一些的女仆小姐连忙拎着餐巾,贴心地擦拭着洛老板嘴边的痕迹。

    虽然感觉这样真的很不错啦……但感觉一旦就这样沉迷下去的话,会不会就要彻底堕落成为手残党的洛老板再一次迎来了郭育硕这位客人。

    嗯……第三次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