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晚上睡不着 那种网站

说完以后迟清洛将手机放回包里,反正她开了静音模式,后面纪姐会怎么抓狂她都不想管了。

收好手机,迟清洛又看朝秦衍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闭目养神,薄情又寡淡的面相,气息清冷得像雪一般,明明同在一处,但迟清洛却觉得跟他不在同一个次元里。

秦家

“老爷子,您别难过了,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偌大的客厅里,坐着一个孤独的老人。

老人两鬓斑白,脸和脖颈有很深的皱纹,眼窝深陷可是却明亮得很,一身衣衫穿着十分讲究。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喝。”

“老爷子,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既然少夫人已经做了决定,咱们就尊重她吧。”

“唉。”秦老爷子连连叹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有佣人跑过来。

“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回来了?秦老爷子又接连叹了几口气,是回来跟他这个老人家道别的吧?不过这离婚手续怎么办得这么快?

虽然心里舍不得这个孙媳妇,不过秦老爷子还是打起精神起身。

迟清洛下车以后依旧做了推轮椅的那个人,而且她动作挺轻,生怕给秦衍造成什么麻烦似的。

管家跟在后面看着这一幕都觉得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从前少夫人从来不屑于做这些事情的呀,天天回家就是闹着离婚,秦老爷子左劝右劝,终是没劝住。

没想到今天不但没离婚,反而亲自给大少爷推轮椅。

这是终于发现了大少爷的好?

秦衍也觉得今天的迟清洛有些奇怪。

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他不知道,身体还是那个身体,可是芯子已经变了。

“洛洛啊……”

迟清洛刚推着秦衍进大厅,就看见一个面容苍老却面目慈祥的老人朝自己走了过来,他面目带着悲色上前就握着迟清洛的手。

“你放心,就算你和阿衍离婚,你依旧是爷爷的好孙媳,以后只要你有难就随时跟爷爷开口,爷爷保证,就算是豁出这条性命也会护你周全的。”

迟清洛:“……”

听他的自称,这应该就是秦老爷子了吧?

“阿衍,虽然你和清洛离婚了,但以后洛洛有难你记得要伸出援手知道吗?不管怎么样,爷爷只认洛洛这么
嗯??

迟清洛咬着狮子头的动作顿住,原主在节食?

想起来了,女明星为了维持身材都会节食,高热量的东西甚至都不会碰,而她刚才居然一口气吃了很多高热量且还油腻的东西。

“节什么食呀?我们家洛洛这么瘦,再胖个20斤都没有关系啊。阿衍,你是不是嫌弃洛洛胖?”秦老爷脸一板,不悦地问。

被点名的秦衍,他眸色清冷地看了迟清洛一眼,她还在奋战狮子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体重一样。

以前虽然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屈指可数,但每次迟清洛要吃之前,必须用很多纸巾把食物的油吸干,然后再吃一点点,很夸张就是,所以秦衍印象深刻。

而今天,她的行为举止都透着不寻常。

“没有。”他别开脸,淡淡道。

“那就行,你要是敢嫌弃洛洛,爷爷可不会放过你。来洛洛,多吃一点。”

“好啊,爷爷您也吃~”迟清洛也殷勤地给秦老爷子夹菜。

吃饱喝足后,秦衍回书处理公务了,迟清洛陪着秦老爷子聊了会天,又喝了会茶,有佣人进来。

“少夫人,外头有人找你。”

迟清洛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时候能来这里找她的人估计不会有第二个,她慢悠悠地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完,抬手看了眼时间。

差不多了。

“爷爷,我还有工作,今天就先不陪您啦,改天我再过来看您呀。”

秦爷爷立马起身,“外头找你的人是工作上的?”

“嗯,应该是,那我先走了爷爷。”

“好好,路上小心啊,有什么事情给阿衍打电话啊。”

秦衍?吃过饭他就让人推着他回书房了,虽然他和原主迟清洛结婚了,可是这俩一直都是各过各的,秦衍无心情爱,冷漠之至。而原主迟清洛心另有所属,也很嫌弃秦衍。

虽然没有离婚,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了。

迟清洛在佣人的带领下到了门外,便看到一个人倚在车边,来人穿着干练的黑色套装,手里揣着个包,蹬着一双高跟鞋站在那里,瞧见她了,眼神几乎要喷出火。

迟清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赶在她喷火前说了一句。

“上车说。”

来人正是迟清洛的经纪人纪蓝,来这之前她都快把迟清洛的手机打爆了,本想直接开口找她算账的,谁知道她一句轻飘飘的话将她的火气全堵了回去。

保姆车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司机,一个是她的助理小苏。

看见她进来,小苏立马露出甜美纯真的笑容。

“清洛姐。”

谁知道迟清洛收回了目光,朝着最后边走去,然后坐下,压根就没理会她。

小苏的手尴尬在停在半空中,不明所以,清洛姐今天怎么不理她?以前明明看见她的时候最高兴了呀?

纪蓝气冲冲地上车,开启了喷火模式。

“迟清洛,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爬星都太子爷床这件事情造成的负面影响到底有多严重啊?你知不知道我电话都被打爆了,那些代言商都要解约,解约你知道吗?”

“解就解呗,反正我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找我代言之前本来就得做好心理准备,功课不做足,出事就甩锅,违约可以,让他们按照合同把违约金赔了呗。”

说完这句话,保姆车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

然后见鬼似地瞧着迟清洛,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