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屈辱的被迫大张着双腿(白领娇妻办公室屈辱沉沦)

对自己有利的人打交道。

她虽然贵为云家大小姐,却不受宠爱,无论从影响还是实力上都无法帮助他,更或者说对他而言,自己就是个累赘,若说救命之恩,那也不应该轮到他来报答。

想了一会儿,她得出了结论,要么他疯了,要么他想要利用她这个容家未婚妻的身份来挟持容家为他谋取利益。

眼下便是一场心理战,她试着安抚这个魔鬼,企图拉回他的理智。

她撕下身上的衣衫捂住他脖颈的伤口,尽量的语气温柔:“萧先生,你听我说,我只是云家拉拢容家的棋子,而云家的棋子不止我这一颗,所以你利用我,是威胁不到容家的。”

“可云乔只有一个。”

她愕然:“什么?”

他用指腹温柔的为她擦拭掉脸上的血滴:“云乔,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萧先生,你可能误会了,即便容慕白喜欢我,他也会为了容家的利益而接受家族的安排,所以我对你来说还是废棋一枚。”

“呵!我萧君庭什么时候把容家放在眼里了?”

以前没有,现在更不会!

云乔有些摸不透眼前的男人了,她微微眯了眯眸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暧昧的点了点她柔软的胸口:“你的身,你的心。”

她怔怔的看着他,现在可以肯定了,要么是她听错了,要么是萧君庭疯了,否则她就要疯了。

她跟萧君庭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交集,若说他对他一见钟情,那才是见了鬼,这种人永远将理智放在首位。

他扯唇一笑,起身单手去扯皮带。

这个魔鬼想要做什么?更何况这里是密林区,若是抛尸荒野,也无从查证,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

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否则小暖怎么活下去?

她厉声警告:“萧君庭,我们云家虽然比不上你的势力,可是在偃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面对危险保持淡定是云乔的基本素养,毕竟她这份职业见惯了生死,可是此刻她的身子僵硬的可怕。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就像她现在这样,不知道下一刻她要面对的是这个魔鬼怎样非人的折磨。

可她是云乔,一个在看似光鲜亮丽实则畸形丑陋的家庭中成长,总能绝壁生花。

男人涂抹着油彩的俊颜在她的眼眸中缓缓放大,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气息如其人,霸道bi人!

她微微吐纳气息:“萧先生,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问题,密林区往东三十里有一个狂欢酒吧。”

萧君庭治军严厉,绝不允许队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嫖,可有些憋不住的队员便会悄悄去那里解决问题,这已经是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情。

他眸若凉夜,她竟然把他想象成了禽.兽。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戏谑,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这人竟然软硬不吃,她越发的看不透他。

“无耻!”

他轻笑着用指腹摩挲这她的唇瓣,手指划过她细嫩的脖颈:“身材不错,正合我意。”

尽管她很愤怒,但依旧残留着理智,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但她又不能死。

她绝望又冷静的将头偏侧:“做完了送我去机场。”

她的手指缓缓蜷缩,即便是为了小暖,她也要活下去,今天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萧君庭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心中划过一丝心疼。

他用皮带利落的将她拴在后座。

她猛然睁开眼睛,他伸出长臂将她禁锢在怀中,两人呼吸.交错:“我喜欢……玩一辈子。”

她怔了片刻:“一辈子很长,这是你开不起的玩笑。”

诺不轻许,更何况她跟这个男人只是有过两面之缘,若说这个男人会将她爱的死去活来,她是不信的,更何况萧君庭这种人立于雪峰之巅,冷酷理智,这种人多是无爱无牵挂的。

他起身,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

“……”

她一路不安,试图挣脱却无济于事。

他的心情极好,时不时的抬眸看向后视镜,唇角微翘。

车子疾驰过密林,停在了一处A营,四周是连绵的帐篷,行走的队员,庄严肃静。

这大概是他们的秘密军事基地,只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他弯腰将她抱下车,大步朝着中间最大的帐篷走去,她不吵也不闹,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别看了,你逃不掉的。”

他竟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进了帐篷她才知道这是一个手术室,里面都是医生。

难道他要她加入他们?只是她错了。

他将她放在手术台上,命令道:“都给老子滚出去!”

所有的人如风驰电掣般消失在帐篷中。

她挣扎的想要坐起来:“萧君庭,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拿起一把工具,有刀柄,但刀尖极细,像是纹身用的。

“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你既然让我见了血,我也该让你见点红。”
面对危险保持淡定是云乔的基本素养,毕竟她这份职业见惯了生死,可是此刻她的身子僵硬的可怕。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就像她现在这样,不知道下一刻她要面对的是这个魔鬼怎样非人的折磨。

可她是云乔,一个在看似光鲜亮丽实则畸形丑陋的家庭中成长,总能绝壁生花。

男人涂抹着油彩的俊颜在她的眼眸中缓缓放大,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气息如其人,霸道bi人!

她微微吐纳气息:“萧先生,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解决你的生理问题,密林区往东三十里有一个狂欢酒吧。”

萧君庭治军严厉,绝不允许队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嫖,可有些憋不住的队员便会悄悄去那里解决问题,这已经是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情。

他眸若凉夜,她竟然把他想象成了禽.兽。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戏谑,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这人竟然软硬不吃,她越发的看不透他。

“无耻!”

他轻笑着用指腹摩挲这她的唇瓣,手指划过她细嫩的脖颈:“身材不错,正合我意。”

尽管她很愤怒,但依旧残留着理智,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但她又不能死。

她绝望又冷静的将头偏侧:“做完了送我去机场。”

她的手指缓缓蜷缩,即便是为了小暖,她也要活下去,今天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萧君庭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心中划过一丝心疼。

他用皮带利落的将她拴在后座。

她猛然睁开眼睛,他伸出长臂将她禁锢在怀中,两人呼吸.交错:“我喜欢……玩一辈子。”

她怔了片刻:“一辈子很长,这是你开不起的玩笑。”

诺不轻许,更何况她跟这个男人只是有过两面之缘,若说这个男人会将她爱的死去活来,她是不信的,更何况萧君庭这种人立于雪峰之巅,冷酷理智,这种人多是无爱无牵挂的。

他起身,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

“……”

她一路不安,试图挣脱却无济于事。

他的心情极好,时不时的抬眸看向后视镜,唇角微翘。

车子疾驰过密林,停在了一处A营,四周是连绵的帐篷,行走的队员,庄严肃静。

这大概是他们的秘密军事基地,只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他弯腰将她抱下车,大步朝着中间最大的帐篷走去,她不吵也不闹,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别看了,你逃不掉的。”

他竟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进了帐篷她才知道这是一个手术室,里面都是医生。

难道他要她加入他们?只是她错了。

他将她放在手术台上,命令道:“都给老子滚出去!”

所有的人如风驰电掣般消失在帐篷中。

她挣扎的想要坐起来:“萧君庭,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拿起一把工具,有刀柄,但刀尖极细,像是纹身用的。

“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你既然让我见了血,我也该让你见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