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公务员被领导玩弄(办公室人妻胯下浪吟娇哼)

萧君庭不等他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乘风一脸懵逼,署长连个女伴都没有,这是求的哪门子婚?

不过这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毕竟萧君庭这冷面阎罗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谁若是违抗他的命令,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

经历了一天的疲惫,宿舍里传来一阵绵延的呼吸,可云乔却辗转反侧。

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便猫着腰,悄悄的朝着厕所走去,毕竟在这里非军要人员是不能使用手机的。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是挚友徐晓冉发来的微信:容慕白已平安回国,速速归来。

她捂住雀跃的胸口,唇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他平安归国,那他们的婚礼便会如约举行,只要她顺利成为容家少夫人,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带小暖离开。

想到妹妹小暖的病情,她不禁有些黯然。

当年仅有五岁的小暖亲眼看到妈妈坠楼的惨烈,便受到了惊吓,现在虽已十六岁,但却如痴儿一般,时常疯癫。

她只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给小暖安逸的生活,让她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第二天一清早云乔便收拾好随身衣物,留了张便条,悄悄离开宿舍,她需要在婚礼举行之前赶回偃都,一刻也耽误不得。

医疗队的负责人老李听说了她的情况,立刻为她安排了一辆军车,半小时后就到。

她提着旅行箱站在十字路口焦灼的等待着。

嘎吱!一阵刹车声传来,而车上下来一位身着迷彩服,脸部涂着油彩的队员。

他身形笔直,眸若凉夜,向她打了个漂亮的军礼,利落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放入后座,还不忘贴心的为她打开车门。

“辛苦了。”

他只是微微点头,并未言语。

她上了车子,悄悄的拿出手机给容慕白发了一条微信:请帮我照顾好小暖,我会尽快赶回去完婚。

只是这条短信却无法发出,她检查了一下手机信号,这才发现手机上没有任何的信号,大概是这里是密林区信号不好,她也没太在意,收起手机。

她抬眸望去这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去机场的路。

她警惕的打量着开车的队员,迷彩服,牛皮靴,腰间有枪,胳膊上虽然没有肩章,却残留着深深的印记,很显然这人是队员,而且级别不低,只不过刻意将肩章撕下。

她迅速冷静下来,缓缓拿出包里的手术刀,握在手里。

就在军车急转弯刹车的时候,她借着身体的惯性迅速扑上去,将手术刀抵在他的咽喉。

“乖乖听我命令,把车子调转方向。”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释然,只是唇角微微翘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云乔声音幽冷:“别看这把手术刀个头小,却很锋利,我曾经用它剜过心脏,切断过血管,也剔过骨,轻而易举的便可将你脖颈的大动脉切断。我是医生,救人杀人不过翻云覆手间。”

手术刀凉凉的滑过他的脖颈,停在了脖颈的大动脉,轻轻一划,鲜血蜿蜒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

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扭过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魅惑无边,颠倒众生。

血腥味在车子密封的空间里晕开,她微微皱眉,手中的刀子又深入几分,鲜血直流,他依旧笑的颠倒众生,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她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对疼没有概念的人,要么是植物人,要么是经常出入鬼门关的魔鬼,很显然她今天的运气很不好,遇到了魔鬼。

电石头火光之间,手术刀落地,而她已被那人压在身下,两人四目相对,他危险如豹,她倔强相迎。

“呵!我挑的女人,够味!”

竟然是萧君庭,他疯了么?

她冷笑:“萧先生就是这样报答我对你下属的救命之恩?”

他的唇瓣擦过她的耳垂,她的身子如同触电,酥酥麻麻,险些沦陷在他眼眸的深邃中,只是顷刻间被他接下来的话雷了个外酥里焦。

“所以我决定以身相许了。”

他说这句的时候极其认真,脖颈温热的鲜血滴落在她的脸上,灼热的发烫。
对自己有利的人打交道。

她虽然贵为云家大小姐,却不受宠爱,无论从影响还是实力上都无法帮助他,更或者说对他而言,自己就是个累赘,若说救命之恩,那也不应该轮到他来报答。

想了一会儿,她得出了结论,要么他疯了,要么他想要利用她这个容家未婚妻的身份来挟持容家为他谋取利益。

眼下便是一场心理战,她试着安抚这个魔鬼,企图拉回他的理智。

她撕下身上的衣衫捂住他脖颈的伤口,尽量的语气温柔:“萧先生,你听我说,我只是云家拉拢容家的棋子,而云家的棋子不止我这一颗,所以你利用我,是威胁不到容家的。”

“可云乔只有一个。”

她愕然:“什么?”

他用指腹温柔的为她擦拭掉脸上的血滴:“云乔,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萧先生,你可能误会了,即便容慕白喜欢我,他也会为了容家的利益而接受家族的安排,所以我对你来说还是废棋一枚。”

“呵!我萧君庭什么时候把容家放在眼里了?”

以前没有,现在更不会!

云乔有些摸不透眼前的男人了,她微微眯了眯眸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暧昧的点了点她柔软的胸口:“你的身,你的心。”

她怔怔的看着他,现在可以肯定了,要么是她听错了,要么是萧君庭疯了,否则她就要疯了。

她跟萧君庭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交集,若说他对他一见钟情,那才是见了鬼,这种人永远将理智放在首位。

他扯唇一笑,起身单手去扯皮带。

这个魔鬼想要做什么?更何况这里是密林区,若是抛尸荒野,也无从查证,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

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否则小暖怎么活下去?

她厉声警告:“萧君庭,我们云家虽然比不上你的势力,可是在偃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