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放松让它进去你太紧了( 半夜强行挺进她的身体)

她转身便看到萧君庭那张满是戏谑的俊脸。

她此刻真想用手中锋利的刀子把这张厚颜无耻的脸划的血肉模糊,再狠狠的剜下他那双眼睛!

她长这么大就没被欺辱过,可这家伙却三番五次变着花样的欺辱她。

他一手接着她的手腕,一手环住她的腰肢,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语气暧昧:“乖,小心伤到自己。”

他的怀中满是女人的馨香,低头想要吻她,却被她侧开了脸。

“我饿了。”

“我也……饿。”

她狠狠的瞪着他,身体僵硬。

他终究是有些不忍,直接横抱着她下楼:“先把你喂饱,把你养的肉肉的,以后吃起来味道会更美。”

“……”

她现在很饿,可却吃不下去,因为一直被他揽在怀里。

他挖了一勺鱼子酱放在她的唇边:“张嘴,吞下去。”

她乖乖张嘴,可再美味的食物也变得索然无味。

“萧君庭,我想跟谈一谈。”

“寝不语食不言,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她被他强行为了半小罐鱼子酱,一杯温牛奶还有一个牛肉吐司,这顿饭简直就是煎熬。

喂饱了她,他便开始正是用餐,速度极快但优雅如贵族。

“你又想跟我说什么?”

“我不喜欢你这样对我,我也是人,不是你的宠物!”

他的手掌游走在她的身上:“那你喜欢这样?还是这样?”

她放弃了,跟这种人根本就没道理可讲,看来她要换个法子了。

他接了一个电话,便穿上军装准备离,只是走到门口时,忽然转身:“过几日我会送你一份礼物,我相信你会喜欢。”

她微微皱眉,他不会是又想送她几套情趣内衣吧?

他一走就是三天,这倒让她很是欢喜,可是掐指一算还有十天便是她跟容慕白的婚礼了,她必须尽快赶回去。

她要尽快逃离这个狼穴,她相信以容家的势力,定然能够助她摆脱萧君庭这个有着低级恶趣味的魔鬼。

这里虽然是地宫,却恍如外界,阳光清风照射在小花园里,优雅美丽。

她正荡着秋千,忽然跑过一团白融融的小东西,那小东西似狼似狗,正亲昵的舔着她的脚趾头。

她欢喜的蹲下身子,抚摸着它的毛发:“你是谁的小家伙,是不是迷路了?”

“喜欢吗?它是一条小雪狼。”

只见萧君庭逆光而来,一身军装挺拔英俊,简章上的金属熠熠生辉,如同他此刻的眸子。

她淡淡的喔了一声,低头挑逗着小雪狼:“你说我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都说宠物的性子随主人,你主子又黄又暴力,还有低级恶趣味,那我就叫你黄力恶好了,小恶恶,喜欢这个名字么?”

黄力恶?萧君庭的唇角抽了抽,随她了,只要她高兴就好。

他见她心情不错,便凑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后有它陪着你,你也不会太过孤单。”

她白了他一眼:“人和畜生又不能沟通。”

她这是一语双关了?他皱眉,眼眸中戾气纵横:“云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不就是想逃出去见你的情郎么?我告诉你,这辈子都休想!你嫁给了我,生是我萧君庭的人,死是我萧君庭的鬼!”

她被他抵在冰冷的墙壁上,那双眸子像极了饿狼,阳光炙热,可她脊背生凉。

他死死的捏住她的下巴,想要吻上去,她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故意做呕吐状。

他并没有松手,眼眸中满是戏谑:“一个手握手术刀,见惯了血肉横飞的人,还忍受不了血腥味?”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霸道无比。

她张嘴咬他,却被他捏住下颚。

“呵,你属狗的么,动不动就咬人?”

“你丫才是狗!”

“嗯,那你就是狗……日的。”

他继续不管不顾的吻着她,一场吻变成了一场较量,她也瞪眼吻回去,倔强的不肯认输,只可惜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身子发软,瘫软在他的怀里。

她气喘吁吁的趴在他的怀里:“萧君庭,你既然要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就应该给我自由。”

“呵呵,你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刚给我吃了点甜头就想收利息?嗯?”

“我只是不想当废物,我这双手还是习惯拿手术刀。”

他笑着摩挲着她那双细纤长白嫩的手:“日后这双手就只能为我一个人服务。”

“……”
只见一个头破血流的男子死死的拽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医生。

“你个狗.娘养的,老子就是绑也得把你绑去!”

女医生挣扎:“再往前就是D国jing兵团,去了就是送死!”

萧君庭厉声呵道:“老四,怎么回事?”

“大哥,老三心口中了两枪,出血太多,移动不得,只能找个医生去前面做紧急手术。”

女医生吓的哆哆嗦嗦:“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回家。”

老四将枪口抵在女医生的头上:“再说一个不字,老子崩了你!”

女医生吓的尿了裤子,全身发抖。

“还是让我去吧,取出心口的子弹是个细致活儿,她这副状态是做不好手术的。”

“我替老三谢谢小嫂子了。”

萧君庭把云乔拽到指挥室里,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她磨牙咒骂:“萧君庭你个畜生,你兄弟都快没命了,你丫还想着耍流氓!”

他解下自己身上特制的新型防弹衣裹在她身上,一脸严肃:“炮火不长眼睛,你要自己小心。”

他是整个军团的总指挥,不能离开这里。

那件防弹衣还存留着他的体温,她的心里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缝,慢慢裂开,让她有些心慌。

萧君庭送她上了老四的车:“你顶上老三的任务,记得把老三活着带回来!”

老四捶了捶心口:“大哥放心!”

萧君庭看了云乔一眼:“还有把你嫂子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否则拿你试问!”

老四嘿嘿的笑了两声,这大哥要么没女人,这有了女人简直宠起来不要命。

萧君庭像是想到了什么,解下心口的护身符给云乔带上:“这是以前我妈给我求的,能保一生平安。”

其实那只是一个方形的银牌,上面刻着佛经,可云乔觉得这护身符把她的心口烫的难受。

“你也信这个?”

“以前不怎么信,现在开始信了。”

她的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愣了片刻,随即在他的脸颊落下一wen。

再见了,萧君庭,这个wen权当是报答你这几天对我的呵护。

车子启动了,他愣愣的站在原地,抬手想要抚.摸被她亲wen过的地方,却又担心会乱了唇印。

爱情如酒,谁喝谁醉,酒不醉人,人也自醉。

云乔一直盯着后视镜看,直到那抹身影化作黑点,进而渺茫。

她承认自己好像对萧君庭有些动心了,毕竟她活了这么大从没感受过什么是心动。

虽然她跟容慕白是情侣,但他给她的感觉更像邻家大哥,温馨却无波澜。

可她依旧会选择容慕白,因为她能在他的身上看到未来,无论对她,还是对小暖来说,都会是一个好的结果,但是对于萧君庭,她看不透,也掌控不了。

“小嫂子对老大还真是情深意重。”

云乔笑了笑:“谁让他……是我男人了。”

老四偷眼看了她一眼,拍了拍脑瓜子:“咦?我看小嫂子怎么这么面熟,在哪里见过呢?在哪呢?”

云乔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是云家大小姐,偶尔会跟着父亲在新闻上露个模糊的身影。

车子绕过密林,穿过炮火很快来到了目的地。

只见地上横着几具尸体,满地鲜血,耳边传来炮火声,还有飞机轰隆的声音。

几个队员用树枝搭建了一个临时帐篷,一个满脸血迹的男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老四大步走过去握住男人的手:“老三,你要坚持住!”

堂堂汉子,铮铮铁骨,竟然流下了眼泪。

云乔从医药箱里拿出手术刀、止血钳、血浆袋、绷带……

她带上口罩开始为他取子弹。

男人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微弱却坚定:“不用打麻药。”

她知道队员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会很疼。”

“没关系,我能忍。”

从始至终男人没有吭一声,萧君庭带出来的兵果然不是一般的变态。